第384章 谁是正牌男友/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女人的意思就是,她最擅长的就是跟刀枪火炮打交道,挑簪子这样的女人活儿,她真的不习惯。

虽然她开了翡翠阁和琅琊坊,但是设计的是欧阳智啊,她只负责商业运转,只负责挣钱就行了,不负责挑簪子。

所以,她一时也有些窘迫了。

“呵呵,看样子两位都是第一次谈恋爱吧,所以没有经验!不过这没关系,我可以推荐一下。看看这个玫瑰金做的簪子,采用的是99K玫瑰金制作而成,簪子上是一朵缠丝玫瑰花,姑娘您看看,合不合您的心意!”

“这边还有玳瑁做成的发卡,这光泽度,还有这亮度,这可是南海大堡礁出产的哦!”

“还有这猫儿眼的戒指、缅甸祖母绿的耳坠儿……”

“你这里有什么,我统统要了。”云梵大手一挥,潇洒的扔出一袋子金锭子。

“好好好!我这就给公子包起来!”老板大喜过望,心想今晚可算是逮着一头大肥羊了!

刚要给云梵包起来的时候,却听见司徒汐月甜甜的笑着说:“这些我都不喜欢,太子哥哥,我只想要这个。”

司徒汐月扬了扬手里的那颗镶着粉蓝色钻石的步摇,白嫩嫩的小脸上一朵浅浅的梨涡笑的若隐若现。

“步摇?汐月你喜欢步摇?”云梵看了看那粉蓝色的步摇,发现上面的宝石不过就是粉蓝色的萤石,不是很值钱,便有些不喜欢,“这上面的宝石是萤石,不大值钱,不如汐月再换一个贵的吧。”

“不,我就喜欢粉蓝色的,就要粉蓝色的!”司徒汐月紧紧的攥住了那支粉蓝色的步摇,死也不松手。

“好好好,既然你喜欢这个,那就要这个了。老板,包起来。”云梵朝老板说。

老板脸色有些不大好看,这粉蓝色的步摇顶多就几十文钱,他还挣什么钱哪!

“公子,那其他的呢?要不要也包起来。”老板不抱希望的随便问了一句。

“包,全都包起来吧。多一些品种,多一些选择。”谁知云梵却如此说。

“哎,好嘞!”老板这才高兴起来,趁着云梵还没改变主意,赶紧全都把东西包了起来,“一共十两金子。要不待会我给您送到府上去?”

“嗯,好。”云梵淡淡的点了点头,反正自己拿着这东西也碍事。

“啊,糖葫芦,太子哥哥,汐月想吃糖葫芦!太子哥哥快去给汐月买!”

正说着呢,司徒汐月一下子指着不远处一个卖糖葫芦的小贩大叫了起来。

“好,我这就给你去买。你在这里乖乖等我,别走开啊。”云梵轻轻笑了笑,抚了抚司徒汐月的头发,然后便转身朝着卖糖葫芦的跑去。

直到确定他听不见任何的动静,司徒汐月这才转身,瞬间变了脸色。

“老吴,要你打探的消息,你打探的如何了。”

刚才还笑的满脸都是花的店铺老板忽然也变了脸色:“回主子,目前欧阳智已经到达了穆旭国,并且用夜魅生这个身份,化身为一个古琴收藏家,暗中接近爱好古琴的木芙蓉。”

“嗯,好。那丹朱呢?丹朱的消息,你有了吗?”司徒汐月最关心的还是丹朱。

“没有。属下一直派人打听丹朱姑娘的消息,但是还是没有任何的下落。请主子不要着急,我们会尽快打听到丹朱姑娘的消息的。”老吴低声说。

“嗯,好。一定要快。”司徒汐月压低了声音,“待会你送这些珠宝到敖浩的住处,一定要小心那个叫芸娘的。千万不要叫她发现了你的真实身份。”

“是,主子。不过还有一件事需要向您禀报。”老吴说。

“什么事,”司徒汐月问。

“穆旭国的皇后,木婉君可能对咱们的活动有所察觉。最近咱们在穆旭国的卧底基本全都被她随便找了个借口杀害了。所以主子,希望您小心一些敖浩。”

“呵呵,木婉君。这个女人还真的是不能轻视她。”司徒汐月眼中闪过一道嗜血的光芒,语声森寒,“现在我还有没有空闲来收拾她,先暂且让她蹦跶几天,等时机成熟了,再好好收拾收拾她!”

“是!”老吴恭敬地低下了头,无比服从。

“汐月,糖葫芦来了!”云梵举着一根糖葫芦,从远处跑了过来。

司徒汐月瞬间恢复了痴傻的模样,笑的异常娇憨:“糖葫芦,太好了,太子哥哥,我最喜欢的就是这个了!”

“喜欢就好。”云梵看着司徒汐月的笑容,嘴角浮起了一个淡淡的笑容。

如果这个样子被万魔山庄的人看到的话,又肯定得掉下眼珠子来了。

谁不知道,万魔山庄的少主云梵从小就是一张冰块脸,英俊是英俊,但是也太过严厉,总是一脸的冷意,不见半丝笑容。

如果他们看到现在的云梵,就这一个晚上的笑容,加起来可能比他前半辈子的笑容都多,都得吓一跳不可!

当然,有人欢喜就有人忧愁。

云梵倒是欢天喜地了,可是某只妖孽就彻彻底底的抓狂了!

“主子,您别生气了,我看八成,八成司徒小姐是装的……”

乘风和破浪守在妖孽的身侧,想方设法劝慰看起来很不好了的主人。

“装的?她为什么要跟我装?我是谁?我是一个外人吗?我是阿鸾名正言顺的未婚夫!”

妖孽气的都快跳脚了,不住的在客厅里打转,几乎都要水墨青砖的地面给跺出几个窟窿来!

“那什么,额咳咳,好像,好像也不是多名正言顺吧……”乘风挠了挠脑袋,终于憋出了一句良心话。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你说我,我居然不是名正言顺的!”妖孽气的不行,一下子杵到了乘风的面前,伸着手指着他的鼻子,气的鼻子都快歪了!

“少主,我想乘风的意思是,您其实并未亲自去司徒府邸提亲,这件事自然就不能算是名正言顺。毕竟无论在这里还是在云仙大陆上,女子的婚事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您还没找媒婆去司徒家亲自提亲呢,而且司徒易在的时候,您也没趁机去跟司徒易把这门婚事定下来。现在无凭无据,当然可以任意反悔了。要是您早就跟司徒家定下这门亲事了。我相信,就算司徒小姐真的变傻了,真的不记得什么了,那也是有婚约的,婚约也是受到法律保护的。”

破浪难得一口气说了这么多的话,一时有些喘不过气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