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0章 你是上天专门派来恶心我的吧!/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自己快要恶心死之前,司徒汐月在指缝里悄悄加了一根银针,然后趁着薛治报上来的时候,轻轻地戳了一下他咯吱窝里的心包经。

那根银针上,司徒汐月抹了一点点的麻醉药,分量不大,但是足以让薛治这只麻雀闭上嘴了!

等薛治好不容易分开爱的怀抱的时候,他却发现自己的舌头不知道什么时候麻了,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不过没有人有时间去管他,大家的精神全都集中在捞金鱼上呢。

呼呼,总算可以安静了!

司徒汐月享受了片刻的安静之后,却发现妖孽跟云梵之间的状态实在是太不一般了。

她实在是不明白,两个人都没钓上来,有什么好较劲的呀!

“这东西完全不能体现出咱俩的优势来,要比,就比其他的。”妖孽先出声。

“好主意,我赞同。比什么。”云梵说话一向都很简洁。

“比武。”妖孽站了起来,指了指远处的一处擂台,冷傲的说。

“呵呵,奉陪到底。”云梵点点头,唇边绽出了一丝志在必得的冷笑。

比该死的捞金鱼他不行,但是比武?呵呵,他未必会输!

“请。”两个人同时说了这句话,然后同时看了对方一眼,最后同时出发向着比武擂台走去。

哎!

看到这一幕,司徒汐月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两位杰出的风云人物,请问,你们两个可不可以不要这么幼稚了!OK?

但是很显然,这两个人没有一个人会真的听她的话,所以她也只好赶紧跟了上去。

比武擂台这里显然是整个夜市最热闹的地方。

高高的一处擂台,然后旁边围满了看热闹的人群。看样子,渔阳城里的闲人真的是很多,很多……

今天的擂台是醉花楼的李妈妈摆的。

李妈妈半老徐娘,一身发sao,挥舞着小手帕朝大家笑了笑:“各位各位,今天是我们醉花楼呀,成立十年的大日子。在这样一个喜庆的日子里呀,咱们醉花楼呢,打算办一个擂台比武。一来呢,是热闹热闹,炒炒人气,给平常支持咱们醉花楼工作的父老乡亲们呐,乐呵乐呵。二来呢,也是有礼物的。这里有一二三等奖的礼物。这三等奖呢,是白银一百两。二等奖呢,是已故的追月大师生前最后的一件作品,黄金打造的缠丝凤凰金钗。这一等奖呢,那可就是大礼了!是咱们醉花楼的头牌姑娘,也是清倌儿,梨落姑娘。谁要是赢得了一等奖啊,咱们呀,就把这梨落姑娘的初夜权给谁,各位说,好不好啊!”

“好!好!好!!”

台下的男人一听到梨落姑娘的初夜权,立刻沸腾了,不停地拍掌喝彩起来。

个别的,已经忍不住上台去,准备挑战了。

“这梨落姑娘是谁呀,怎么闹得这些人跟瞎猫碰着死老鼠一样的激动。”看到在场的男人都为这个梨落疯狂,李嫣十分不是滋味的说。

“听说这梨落姑娘风姿过人,清纯无比,超尘脱俗,好像仙人一样。一直都是醉花楼的压寨之宝的。只卖艺不卖身没想到这次李妈妈倒是下了血本了!看样子这次这个擂台,可有得看头了!”薛治在一边很是兴奋的说。

“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呀大哥哥,是不是你也喜欢这个梨落姑娘?也去过这个醉花楼呀?”司徒汐月嘿嘿笑着看向薛治。

“呵呵,呵呵,看戏,看戏。”薛治被司徒汐月这么一说,顿时不好意思了起来,赶紧转开了话题。

李嫣白了他一眼,没说什么,也跟着看向台上。

一开始先是一些小猫小狗们在胡乱打着玩,妖孽和云梵是不会在这个时候上场的,太丢分。

到了后来越来越激烈,越来越激烈,倒是也有些高手渐渐冒了出来。

不少人还是江湖上非常有名气的顶尖高手。

看样子这个梨落的名头实在是很响亮的。

这个梨落到底是谁,为什么之前自己从来没有注意过这个人呢?

司徒汐月眯起了眼睛,开始在记忆库中寻找这个叫梨落的人的资料。

“哇塞,苏轻飏,苏轻飏也上去了?”

她正在回忆,忽然听到了大家这么惊呼的声音,赶紧抬起头看去,果然看见苏轻飏也上了台。

额,他想干嘛?难道也想来争夺梨落姑娘的初夜权?

司徒汐月发觉眼前这场戏,她越来越看不懂了!不过苏轻飏这个人一向都是爱在红尘堆里打滚的,现在为了美人强出头,也没什么不可以的。

所以司徒汐月倒是不是十分惊讶,只是安静地看着那一袭紫衣站在台子上,怡然自得的打败了一个又一个的对手。

本来苏轻飏一个人就足以叫司徒汐月吃惊的了,后来又上来了一个人,那真的是叫司徒汐月惊得下巴都快要掉下来了。

因为上去的而不是别人,正是和越王,清华高贵的轩辕尘渊!

“和越王?和越王也上去打擂台了?”这下子连李嫣也惊住了,“这个梨落姑娘的本事好大啊,连和越王都要卖给她面子!她到底是什么人,居然能引得和越王和苏轻飏两个男人为她打擂台呢?”

李嫣的疑问也恰恰是其他人的疑问,但是此刻,大家除了观望,就真的不能再做别的了。

不过,司徒汐月倒是有些小疑惑,于是,她趁着大家都在紧张的盯着台上的时候,悄悄地跑了出去。

来到了人群之外,司徒汐月立刻恢复了一脸的冷漠淡然,她沿着无人走的小巷,一下子来到了后台。

在那里,梨落姑娘正在那里等待着最后结果的揭晓,一旦谁打赢了,她就会跟着谁走。

司徒汐月悄无声息的潜入其中,没有惊到任何一个人。等她到了梨落姑娘的房间的时候,忽然旁边走出了一个人。

司徒汐月赶紧低下头,装作一副恭谨的样子来。

“哼,你是谁?怎么在这里?”问话的正是李妈妈。

“梨落姑娘刚才吩咐奴婢到前面去看看,比武进行的如何了,到底是谁赢了。奴婢现在要去回话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