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2章 敢动我的人,杀无赦!/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而且如果是丹朱,为什么连说话的声音都变了?

一个人可以易容,但是说话声音却是无论如何也难以改变的如此彻底的!

所以说司徒汐月怀疑她不是丹朱,简直是理所当然的!

“小姐,您忘了吗?天长地久有尽时,此恨绵绵无绝期!小姐,这是您当时在玉山顶峰的时候做得一首诗!当时是个雪夜,只有我跟青瑶守在您的身边您还记得吗?”梨落见司徒汐月不相信她的话,立刻冒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司徒汐月一震——这句诗确实是她做的。也确实是她在玉山顶峰的时候,看到连绵不断的雪山还有那皎洁的月光,一时诗兴大发,才窃取了唐朝白居易的《长恨歌》。这个时代的人,根本不知道唐朝,也不知道白居易,那就更是没有办法知道《长恨歌》了!当时陪伴在司徒汐月身边的,除了青瑶,就只有丹朱了!那是玉山的顶峰,而且还是寒冬腊月,万径人踪灭,千山鸟飞绝的地方,绝对不可能有人偷听到了她们之间的谈话。

而且,就算真的有人偷听到了,又何必等到此刻才来假装丹朱骗自己?

所以司徒汐月倒是有几分信了,不过还是要试探试探她。

“你说你是丹朱,那你说,我脚心的痣,是红的,还是黑的。”司徒汐月看着梨落,静静的问。

梨落清浅一笑,缓缓的说:“小姐脚心根本没有痣,所以根本无从谈起到底是黑的,还是红的。”

司徒汐月当然知道自己的脚心没有痣,这么说无非是想试探试探她,到底是不是真的丹朱罢了!

因为只有丹朱,才会跟青瑶一起服侍她洗澡,其他任何人,都不可能被允许的!

“丹朱!”

到了这里,司徒汐月终于可以确定,眼前跪着的这个绝色美女,居然就是自己的侍女,丹朱!

她惊呼了一声,立刻俯身下去将丹朱拉了起来,眉头紧锁:“告诉我,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为什么你会变成这个样子?是易容了吗?而且,为什么你会回来,为什么一直没有你的下落?到底是为什么!”

“小姐!”丹朱紧紧抱住了司徒汐月,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悲苦,痛哭出来!

“丹朱真的没想到,此生还能再见小姐一面!小姐,小姐……”丹朱抱着司徒汐月,显然已经情绪失控了!

“嘘,别害怕,别害怕,我就在这里,你别害怕,一切有我,别怕了……”司徒汐月紧紧抱住了丹朱,用自己的体温给她最坚强有力的依靠!

她能感觉到手底下丹朱的身体颤抖的多么厉害,可见她在过去的几个月里到底经历了一些什么非人的遭遇!

但是从此之后不会了

只要她司徒汐月在一天,她发誓,她一定会护丹朱周全!

而且,她一定会把那些伤害过丹朱的人一一揪出来,全部,碎尸万段!

在司徒汐月的安抚下,丹朱的情绪渐渐平静了下来。她渐渐止住了哭泣,一张脸又恢复了以往的淡定和坚强!

“对不起小姐,刚才丹朱看到您,一下子失态了,对不起。”

“没关系,”司徒汐月紧紧握住了丹朱的手,虽然佩服她的镇定和从容,可是心底还是剧痛无比。

她必须强忍着痛,才能问出口来:“丹朱,你的脸,还有你的声音,到底是怎么了?是谁做的?”

“小姐……”丹朱咬了咬牙,轻轻地将自己的袖子翻了上去,扭转手腕给司徒汐月看。

“这,这是……”司徒汐月看到那白皙的手腕上居然有一道深深的割痕的时候,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

天哪,这难道是?

“是的,小姐,丹朱已经被挑断了手筋和脚筋,纵有一身的武功,却也不能施展了。从此之后,跟个废物没什么两样了。这也是丹朱,为何被人受制,强行改换了容貌,改变了声音……丹朱,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个丹朱了……”

纵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可是司徒汐月的泪还是一下子滚落了下来!

“天哪!丹朱!是谁?是谁这么残忍!居然先把你制住,然后挑断了手筋脚筋,然后再给你动了整容手术吗?”司徒汐月哆嗦着,颤抖着,说出了那个最不堪的答案。

“是……”丹朱低下头来,一行清泪缓缓滑落!

“岂有此理!”司徒汐月大怒,一出手,手中金光大盛,顷刻间击毙了前面守门的几个壮汉!

只见殷红的血液飞溅到了窗纸上,几个大汉还不知道是为什么,就这么送了性命!

而这,显然只是司徒汐月怒气的一丁点!

她绝不会就这么算了!居然敢这么样对待她的人!她一定,一定要亲手宰了那些人!

“到底是谁!”司徒汐月语气森寒,脸上的表情凝重,宛如杀神!

“是木婉君。我本来潜入了皇宫,成功的成为了她身边的一个宫女。她表面上对我很是器重,但是应该早就开始防备我了。那天我晚上夜探冷宫,却被她抓了一个正着。她叫人把我绑了起来,然后就挑断了我的手筋和脚筋,然后就是给我改头换面。”

“她说要把我变成绝世美女,然后再把我扔到奴隶市场上去,让那些猥琐的老男人买回去任意糟蹋!”

“我被挑断了手筋脚筋之后,她给我吃了一种药,很快我的外伤就好了。可是却不能使用武功了。我被他们卖到了奴隶市场,被一个富商买了去……”

司徒汐月小心翼翼的问:“那你有没有,有没有被那个富商怎么样?”

如果丹朱真的连清白都毁了的话,那么她司徒汐月真的可以就地自尽了!

谁知丹朱却摇了摇头:“那个富商的老婆很厉害,我想办法让她知道了我的存在,那个老婆就杀了过来,把我卖到了禾姜国来,她也不是什么好人,把我卖给了李妈妈,让我当ji女。李妈妈看我看得很紧,我根本没有办法给小姐您送信。要不是李妈妈被我说动了,答应让我先用清倌儿的身份钓钓凯子,先给她挣一笔大钱。要不是她贪心,答应了丹朱的要求,丹朱此刻就算见了小姐,也没有脸继续活下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