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6章 心,愧疚无比!/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过即便大姑姑不在了,她还在自己的身边。这样就够了吧。

云梵眷恋的目光细细的萦绕在司徒汐月的身侧,将她那张平凡至极的容颜尽收眼底。

永远忘不了第一次见她的时候,那张面具下,是那样惊心动魄的一张容颜。

一张跟大姑姑一模一样的容颜。

都是那样的美,那样的纯净,仿若闪电一样,击中了他心底深处那不轻易示人的软肋。

那个时候,她的身份还是羽鹤公子,戴着一张黄金面具,骗尽了全天下的人。

但是却骗不了她。

这个世界上,她最不能骗的,或许就是他了。

因为她和他的身上,存在着一对相生相杀的蛊虫。

鸳鸯蛊,他该多感谢给他下了蛊虫的人呵。

就是因为这个蛊虫,因为这雌雄蛊虫之间微妙的心电感应,才让他无论在何时何地,永远都能撕下她的伪装,找到真正的她。

所以无论她伪装成什么,伪装成谁,他总是能在第一时间,得到微妙的感应……

所以他轻易就知道了她的种种伪装:什么羽鹤公子,什么司徒家的小姐……

所以无论她变成什么样子,他都深深的眷恋。

因为他知道,在她的伪装下,藏着的,永远是一张让他那么眷恋的脸……

所以他永远无法拒绝司徒汐月的任何一个要求,他希望看到这个女孩子幸福单纯的笑容。

为此,他云梵,愿意付出一切来换。

所以当云梵带着欢天喜地的司徒汐月还有梨落回到府邸的时候,面对花丝雨那充满质疑的表情,云梵只给了她一句话。

“这是梨落,是醉花楼的头牌,以后你们就是姐妹了。要好好相处。”

扔下这句话,云梵便不再理会这两个女人,而是将目光又落到了司徒汐月的身上。

“汐月,你累不累,很晚了,我陪你去睡吧。”

习惯性的把她当成小孩子来看待,云梵的口气中藏着他自己都无法掩饰的宠溺。

“不累不累不累,我要找梨落玩嘛,我要梨落陪我玩嘛!”司徒汐月看样子很喜欢这个梨落,扭着她就不松手。

“好,叫梨落陪你玩。”云梵宠溺一笑,冷冷的看向梨落。

“你好好陪着汐月小姐,哄她睡觉。”

“是,梨落遵命。”梨落轻声细语,姿态优美动人。

“嗯。”云梵点点头,亲自护送着司徒汐月和梨落回到了司徒汐月的房间里。

看着司徒汐月跟梨落玩的正好,他这才放心离开。不料才转到走廊这边来,就看到花丝雨在一边等着他。

“少主,您怎么,怎么能又带回来一个来路不明的女人来?”花丝雨急急忙忙的质问他,一边观察他的神情,看他是不是因为那个叫梨落的小jian人的容貌而动心了。

云梵冷冷的瞥了她一眼:“什么时候,你也有资格管本少的私事了。花丝雨,你的胆子,真的是越来越大了。真的以为本少不敢要了你的命吗?”

“少主,属下不敢,属下不敢!”花丝雨见云梵动气,急忙跪下来,一脸的惶恐!

“呵呵,你不敢?我看你最近,敢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云梵冷冷的扫了花丝雨一眼,慢慢的走到了她的眼前。

看着云梵的靴子停在了自己的眼前,花丝雨紧张的呼吸都快停止了!

可是她依然还是鼓足了勇气,轻声对云梵说:“少主,并不是属下僭越,实在是大宫主那边,属下根本无法交代。属下想,大宫主肯定不喜欢看到少主为了其他的事情分心,大宫主肯定希望少主把主要的精力放在寻找大地皇者和《五龙天书》上,毕竟,这才是事关万魔山庄未来的大事。”

“呵呵,什么时候,你也学会了拿大宫主来压我了。花丝雨,看样子最近这段时间,你真的是进步了!”

冷漠中带着嘲讽的话语传来,伴随着这冷漠的话语的,还有云梵那毫不留情的掌风!

“啊!”

花丝雨惨叫了一声,身子就被击飞了几丈远!重重的撞到了一颗粗壮的树上!

看着花丝雨唇边流出的鲜血,云梵深沉的眼底不见一丝感情的流动,而是越发冷漠的对她说。

“这次只是一个教训而已,再有下次,格杀勿论!”

扔下这句话,云梵就甩了甩衣袖,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只剩下花丝雨一个人,无力的依靠着树干,脸上是伤心欲绝的表情。

“少主,少主……”为什么你总是不肯让同样温柔的眼神看我一眼呢?哪怕只是一眼,丝雨也愿意为了这一眼赴汤蹈火,在所不惜!别说是万魔山庄了,哪怕您想让我杀了自己,我都心甘情愿。

只要您给我这个机会!

“啧啧,真真是痴心女子负心汉……这花丝雨也算是一等一的恶毒婆娘了,没想到居然还是个痴情种儿。啧啧,看起来,这云梵的魅力还真是不小嘛!”阴暗处,司徒汐月正站在一棵树下,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幕,跟站在一边的梨落笑着评论。

梨落倒是不像司徒汐月那样的幸灾乐祸,眼底还噙着几分对花丝雨的同情。

“自古男人皆薄情,这就是放诸四海而皆准的真理。但愿,但愿她能早点看破这个事实,也早点解脱……因为这样爱而不得的心情,我也尝过……”梨落一边说着,一边黯淡了神色。

司徒汐月轻轻拍了拍梨落的手,顷刻间放柔了声音:“你回来这么久,想不想见破浪?”

“他?”梨落落寞的笑了笑,“见什么呢?有什么好见的,见了面也没什么话好说的,不过就是彼此沉默以对。反而尴尬。不如不见。”

“是我耽误了你,总以为把你派的远远的,眼不见心不烦的,心里或许就能好受一些。等你们两个彼此都静一静,或许才能真正确定彼此的心意是什么。那个时候再来谈婚论嫁,才是真正的想明白了。可是我没想到的是,派你出去,居然害得你如此……”司徒汐月终究是愧对丹朱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