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7章 妖孽吐血了!/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姐千万不要这么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凡事都得往长远里看。”梨落赶紧安慰司徒汐月。

“也对,凡事都该往长远里看……比如现在吧,咱们就得好好利用利用花丝雨对云梵的这一片情,好好地给这个狠毒的女人一些苦头尝尝!”司徒汐月把目光转向那个悲伤欲绝的女人,清艳的眼睛浮上了一层冰霜。

花丝雨,你休怪我辣手无情,实在是你作恶多端欺人太甚。

你们万魔山庄嚣张的日子,到头了!

看到司徒汐月眼睛里的冷光,梨落不由得笑了笑。

每次小姐眼里放出这种光的时候,都代表着有人要倒霉了。

这一次不用说,倒霉的肯定是那个花丝雨了。

“不过小姐,还有一件事,我不得不说。”梨落迟疑了半天,终于说出口了。

“什么事,你说。”司徒汐月转过身看向她。

“是,是冥王……他刚才好像受伤了,且伤的不轻……我在后台都看到了。小姐要不要去探望探望他。”梨落轻声的说着,一边说一边观察司徒汐月的反应。

司徒汐月却只是站在那里,半天没有反应。

“对不起小姐,是我,是我想的太单纯了。”梨落顿时领悟到自己犯了什么样的错误,赶紧低头道歉。

良久,司徒汐月才轻声叹息了一下:“你以为我不想去探望他吗?我比谁都更想去探望妖孽。可是,我不能。梨落,如果我此时不顾一切的去了的话,那么之前我们所做的一切,就全都白费了。包括你所受到的伤害,就全都白白受了。所以梨落,我不能去。起码,这个时候,我是不可以去的。”

“那,那怎么办。我看敖浩这一下子打出去可不轻,万一出什么事呢?”梨落很赞同司徒汐月的话,可是也提出了另外一个担心,“我现在武功尽失,但是还有青瑶啊,不如叫青瑶去给冥王送药吧!”

司徒汐月点点头,轻声叹息:“也只能如此了。”

月光依然明亮,照得地上的两个人影孤孤单单的,甚是冷寂。

当青瑶将药送到冥王府的时候,乘风和破浪正在外面守候着,见到她来,赶紧迎了上去。

“这是我从羽鹤公子那里取来的药,大大小小一共有108种药丸。因为着急,所以我就都拿来了。你赶紧拿进去吧!”青瑶将药箱递了过去。

“我来吧,乘风你在外面吧。”破浪接过药箱,赶紧进了屋子里。

“冥王,他还好吧。”青瑶看了看里面,小心翼翼的试探着问。

“没什么大碍,不过就是挨了一掌,身上的伤容易好,心里的伤才是最难以痊愈的。”乘风叹息了一声,本就严肃的脸,此刻更严肃了起来。

青瑶看了他一眼,难得柔和了神情。

“你不要太担心了,你家主子吉人自有天相,神仙会保佑他的!”青瑶说着将手搭在了乘风的肩膀上,重重的拍了拍他几下,以示安慰和鼓励。

乘风看了看她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感激的笑笑:“谢谢你,青瑶,有你这句话,我心里就好受多了。”

“对嘛,这才是我喜欢的那个乘风嘛!”青瑶看到乘风振作起来了,一高兴,不小心说漏了嘴巴!

“你,你说什么?青瑶,你,你说你喜欢我……”乘风眨了眨眼,直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他没做梦吧,青瑶居然说她喜欢他!

这,这简直是白日做梦一样的啊!

“切,谁会喜欢你呀!你耳朵有问题,听错了听错了!”一向大大咧咧的青瑶忽然闹了个大红脸,一个劲的否认。

“呵呵,呵呵呵呵。”乘风知道女孩子脸皮薄,所以干脆什么都不说了,光顾着傻笑去了。

“瞧你那憨样儿!”青瑶撇撇嘴,嘴巴上埋怨乘风笑起来太傻气了,可是心底里却是甜甜的……

不得不承认,有的时候,恋爱就是要这样,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男女合作才能干活不累。

比如她吧,开始的时候也没看上乘风。可是一来二去的,不也就那样了么?

所以男女之间的感情啊,真的是看不懂啊看不懂!

青瑶忽然又想起妖孽和自己家小姐的感情历程来了,或许,他们两个人之前也曾经有过这样一段感情经历吧。

否则感情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深厚,至死方休的。

只不过,这段感情历程小姐从来没有跟她们说过罢了,但是也不代表没有,不是吗?

现在说实话,看到小姐的现状,青瑶倒是有些怀念过去的时光了。

与其现在这样装疯卖傻,还不如回到当初他们初初相见的时候,打打闹闹的,多开心啊!

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的是,自己脸上居然露出了遗憾和感慨的表情。这在以前,她根本不会希望妖孽跟小姐在一起的!

哎!

她正在叹息着,忽然听到屋子里传来了破浪的惊呼声。

“少主,少主您怎么了?为什么,为什么吐血了!”

“什么?吐血了?”青瑶和乘风听到这话,大急,立刻也窜了进去。

果然,只见洁白的被单上,盛开了几朵嫣红的花朵……

而妖孽,正奄奄一息的靠在破浪的怀中,长发无力的洒在被单上,好像是他的生命力一样,也被完全带走了。

“天哪,这是怎么了?怎么回事!破浪,怎么会这样!”

青瑶吓得脸色都白了,她定定的看着妖孽那过于惨败的俊脸,还有那半眯着的眼睛,忽然很害怕出现一种她最不想看到的结果。

“吃了里面的一味药丸,主子就忽然吐血了!青瑶,你确定这药丸没什么错吧!”破浪心急火燎的问。

“这药丸绝对没什么错!这可是我家小姐亲自研制的,都是保命的救命良药,怎么可能有什么错呢!”青瑶大步走到药箱前,把那些丹药一颗一颗的取出来。

到了这个时候了,她还是无法容忍任何人对司徒汐月的怀疑和批判。哪怕只有一点,也不行!

“那怎么主子吃了会忽然吐血呢!”破浪也生气了,铁青着一张脸质问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