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8章 就算你傻了/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我哪里知道!谁知道你们家主子从小吃过什么药受过什么伤!自己身体不行就别埋怨药不好!”青瑶这小辣椒的脾气还是一点儿都没变,一点就着!

“好了好了,都别说了!都什么时候了,还吵吵!都闭嘴吧!”楼楠在一边听着,心烦的不行,粗暴的打断了这两个人的争执,尽量放低声音,好声好气的问青瑶。

“青瑶姑娘,现在不是吵架的时候,救命要紧。请您赶紧看看吧。”

青瑶也知道事情轻重缓急的,只好先把对破浪的气压下来,走到妖孽的跟前,看了一眼。

“对不起,可能是他吃了不对的药丸。这些药丸有很多种,每一种都对应着不同的病症。如果吃错了,很可能就会造成相反的效果。到时候就得不偿失了!”青瑶缓缓的说。

“那,那怎么办?吃错了药丸,本来主子就有病,这下子岂不是雪上加霜了?”破浪着急的不行!

青瑶摇了摇头,轻声说:“只能请小姐来看看,除了小姐,我想不出其他人谁还有这个本事了!”

“那赶紧去请司徒小姐来看看啊!”楼楠着急的赶紧要去请人。

“楠叔,没有用了,小姐现在脑子有问题了,顶多就是三岁小孩的智商,根本不能给人看病。”青瑶说。

“那难道只能看着少主死吗?”楼楠紧紧盯着青瑶,噗通一下子跪下了!

“楠叔,您这是干什么呀,快起来,快起来!”青瑶没想到楼楠居然一下子给自己跪下了,吓得赶紧上前把他拉起来。

但是楼楠却死活不肯起来,还老泪纵横的说:“青瑶姑娘,求求你了,少主都这个样子了,求求你一定要帮帮少主啊!老奴在这里求求你了!求求你了!”

“哎呀!”青瑶跺了跺脚,咬咬牙,“你求我有什么用啊,小姐,小姐她是真的傻了啊!”

听到她这句话,原本正在垂死状态的妖孽眼中忽然闪过了一丝寒光,他朝破浪点了点头,破浪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算了楠叔!既然青瑶小姐宁肯叫少主死也不愿意搭把手,那就算了!只能怨咱们自己的命不好了!乘风,时候也不早了,赶紧送青瑶姑娘回家去吧!咱们也不欠她的人情!”破浪搂着昏厥过去的妖孽,咬牙切齿的说。

“这……”乘风犹豫了一下,还要再说什么的时候,早被楼楠一把推了出去,“赶紧走吧,还磨叽什么呀!难道等着看少主死?”

乘风一向老实,被楼楠这么一说更没主意了,可恨青瑶不愿意看他受人欺负,一把拉住他的手,大声说:“叫你走你就走呗!在这里跟这些人磨叽什么呀!看你老实专门欺负你!走,咱们走!”

乘风扭不过青瑶,只好被她强拉着走了。

看着他们走了,楼楠悄悄跟了上去,一会儿回来,下跪道:“少主,青瑶确实已经拉着乘风走了。”

“哦,是吗?你看他们是去哪儿了?还是回了敖浩那里了吗?”

原本垂死的妖孽此时却忽然坐了起来,精神矍铄,满眼精光,哪里有半分吃错药丸人的感觉?

“是的,还是去敖浩那里的方向。少主,接下来的话要怎么办?要不要属下跟上去听听?”楼楠低声说。

妖孽轻轻摇了摇头,凤眸中一轮精光闪过,嫣红的唇边缓缓勾起一抹如春风般的笑意。

“不必,以阿鸾的身手,你们谁去都会被她早早的察觉到的。”

“那少主的意思是?”楼楠抬起头来看向妖孽。

“我亲自去。”

敖浩那一掌对他来说根本就是小case,只不过是当时他毫无防备,所以被冲击的暂时晕厥了过去而已。

你要说对他有什么样实质xing的伤害,那基本上不可能滴。

毕竟妖孽的武功已经到了天阶上品,所以平时一直都会有气功护体,根本不会对他的身体造成任何实质xing的伤害。

不过他倒是借着这个机会演出了一场好戏,借以试探试探司徒汐月,是否如他所想的那般,是假装痴呆。

因为他实在是无法接受他的阿鸾从此傻了的事实。

尽管无论阿鸾变成什么样子,即便她真的是傻了,真的已经白发苍苍,他也能毫不嫌弃,一生一世都陪在她的身边,不离不弃。

可是,如果阿鸾真的傻了,那么他作为她未来的夫,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把她的病给治好了,而不是任由她这样浑浑噩噩下去!

如果阿鸾真的仍然那么在乎他的话,那么苦肉计,就是最好的试探法子了。

所以妖孽倒是十分感谢敖浩给了自己一个可以使苦肉计的机会!

眼下就是最好的时机,他一定要亲力亲为,绝不可以把今晚这个最佳的试探机会放过了!

所以他才会安排楼楠和破浪陪着他一起,演出了这场戏!

当然是要瞒着乘风的,因为乘风这个人心眼太实在,不会撒谎。要是他知道了自己是在撒谎的话,肯定会表现的不自然的。

这小子尤其在青瑶面前,连说话都结巴,更别指望着他肯撒谎了!

所以瞒着乘风,这个计划才能万无一失的进行下去。而且司徒汐月也知道乘风这个人实在,乘风如果表现的很真实的话,她应该也不会怀疑整件事情的真实xing,才能瞒过她。

哈哈!

想到这里,妖孽都忍不住要为自己的雄才大略感到自豪了!

不过高兴归高兴,正事儿还要办,只见他施展轻功,风一样的追了出去。

望着那一袭红衣在夜色中迅速消失,破浪的唇角勾起一个无奈的弧度。

“楠叔,为什么我总是有一种少主会做无用功的无力感。”

楼楠那双看透世事的老眼里闪过一丝智慧的光芒,他拍了拍破浪的肩膀,扔给他一句话:“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小伙子,等你遇到那个能让你如此动情的人,你就明白少主此时此刻的作为了。”

说完这番话,楼楠就离开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