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 玩个游戏而已/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汐月……”云梵摸了摸自己的脸,居然笑了笑,“你可知道,从小到大,你是第一个敢这样打我的人。”

“为什么。”

“为什么?”司徒汐月沉下一张小脸来,佯装发怒,“刚才那个女人想害我,你明明看见了,为什么不来救我?”

这话让云梵没有办法反驳,因为刚才他确实是袖手旁观了。

“哼!说不话来了吧,你根本就不喜欢我,也不在乎我!好,既然这样,那我走!青瑶,梨落,咱们走,不在这里呆了!”司徒汐月说完转身要走。

“对不起。”云梵一把拉住了她,薄唇吐出了这一辈子都没说过的三个字,“是我错了,我不该那样的。”

“光有对不起就行了吗?”司徒汐月转身过来,依然是一脸不爽的样子。

“那你还想怎样。”云梵看向司徒汐月。

“哼,想让我不生气,除非你给我去买智美斋的绿豆糕还有山楂糕,否则我绝对不会原谅你!”司徒汐月嘟嘟嘴,说出了这么一个答案。

“呵呵,”云梵在听到这个答案的时候轻松一笑,瞬间卸下了心防。他在想什么呢,汐月绝对不会骗他的。如果真的是骗他的话,他也就看得出来了。

刚才那一幕,他故意不出来,就是想看看这个司徒汐月到底是真的傻还是假的傻。

如今答案已经出来了,他还有什么好怀疑的。

笑了笑自己的多疑,云梵的心中升起了无限的愧疚之情。

到底,他的身上还留着万魔山庄的血,面对一个人,他始终无法全心全意的去相信。

也许,现在是该他改变的时候了……

那么,就从眼前的这个单纯的少女开始,不好么?

看着云梵眼底的宠溺,还有那不自觉流露出来的温柔。司徒汐月在心中冷冷一笑:呵呵,云梵,你终于也开始卸下心防了……

“小姐,您还够花吗?”经历了刚才的那一幕,所有人对司徒汐月这个白痴更是刮目相看了!

一个白痴,居然能让万魔山庄的少主低头,居然还能对她说对不起!

天啦!这个世界是怎么了!

不行,他们可得好好地伺候这个小白痴,要不然一不小心,容易人头落地啊。

高傲的扫了一眼那些跪在地上的下人,司徒汐月扬起一个冷冷的笑容。

“花都没了,还够什么呀!你们几个,去,把这个女人给我抬起来,扔到荷花湖里!让她清醒清醒!居然敢欺负本小姐,我看她是活腻歪了!”司徒汐月伸出了青葱手指,指了指躺在地上的花丝雨。

“这……小姐,芸娘已经晕过去了,要是再把她扔下荷花池里,她万一被淹死了呢?”下人们可不敢干,那可是右使啊。

“怎么,你不愿意?”司徒汐月冷冷的瞥了那个下人一眼,顿时吓得那个人抖了抖。

怎么回事,明明是一个傻子而已,为什么从她的眼神里却传来了那么凌冽的杀气?

“不过你倒是提醒我了,扔荷花池里不好玩,我来想个更好玩的。你们几个,快去给本小姐准备一个大竹棍子,几根绳子,结实点的,然后带着芸娘到湖边来!”司徒汐月下了命令,便带着梨落和青瑶朝荷花池走去。

“小姐,你想干什么呀?”青瑶好奇的问。

“我不想干什么,我只想玩儿。花丝雨那个女人,想要我的命,我可没那么狠毒,我只想她陪着我好好玩玩。”司徒汐月冷冷一笑,浑身一股杀气扑面而来!

花丝雨,这就叫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偏要闯进来!

等到云梵回来的时候,见到的就是这么一幕。

司徒汐月悠闲的坐在荷花池的边上,左手捧着绿绿的东西,一脸满足惬意的模样。

而花丝雨则是被绑在了那根大竹棍上,那头被几个下人抱着,像是一个简易的跷跷板。

司徒汐月说“压”的时候,那几个人就会把花丝雨那头沉下去,沉到水里。等到司徒汐月说“拉”的时候,才会压另外一头,把花丝雨拉了上来。

这个过程中,司徒汐月会时不时的跟旁边站着伺候的梨落和青瑶调笑一下子,有时候不小心会忘记要把花丝雨拉上来,花丝雨就会很难过了。

“司徒汐月,你这个小jian人,你不得好死!”

被拉上来的时候,花丝雨就在竹竿的那头,狰狞的大声骂司徒汐月!

“梨落,她好吵哦,我跟她说要玩游戏,她还这么吵哎。”司徒汐月掏了掏耳朵,一脸的无奈,“怎么办呢。”

“把她的嘴巴缝起来不就行了?”青瑶在一边混不在乎的说。

“对哦对哦,你这个办法真的好好哦!我怎么没想到呢!”司徒汐月拍了拍手,吩咐周围的下人,“来人,给本小姐准备一根金针,要很粗很粗的。太细的,我怕缝不住她的嘴……”

“这小姐,这不好吧……”那下人听说是要缝住花丝雨的嘴,吓得也不敢去拿。

“反了你了!你是小姐吗?还不快去拿,不然我拿针封了你的嘴!”青瑶上前就给了那个人一个大嘴巴子,抽的那叫一个清脆过瘾!

“是是是,奴才这就去拿!”那个奴才捂着脸,赶紧灰溜溜的下去拿针去了。

一会儿果然就托着一个紫檀木的托盘上来了,里面果然搁着一根巨粗无比的针,还有一团麻线。

“小姐,针线来了。”奴才把针线盘子递到了司徒汐月的眼前。

“青瑶。”司徒汐月懒懒的抬了一下眼睛,青瑶就上去接了过来,端在了手里。

“司徒汐月,你这个小娼妇!别以为你现在装傻就可以骗过我!你别以为我是好糊弄的!少主被猪油懵了心,我可没有!你现在折磨我,我以后一定千百倍的还给你!”花丝雨被绑在竹竿上,看着盘子里那根粗壮的金针,越来越害怕。

“真吵。”司徒汐月掏了掏耳朵,从椅子上跳了下来,走到荷花池的边上,“芸娘,我只是想跟你玩个好玩的游戏而已,谁想要折磨你了?你不喜欢玩,可以直接跟我说嘛!你只要说,小姐,是我错了,我不想玩游戏。那好啊,我立刻就放了你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