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3章 萧太后/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相比起青瑶的惊愕,一脸老神在在的司徒汐月则显得过于平静。

也许在那个时候,对商业一窍不通的青瑶不会想到,多年之后,她的名号会跟四海、梨落一起,成为这个大陆上首屈一指的商界大佬。

而她给司徒汐月创造出来的价值,也远远超过了五十万两白银这个数字……

不过那都是后话了,现在的青瑶也永远无法想到那么久的将来,她只是选择相信司徒汐月,按照司徒汐月的指示去做而已。

为了怕夜长梦多,晚上青瑶就先动身回惊云寨去了。如果想要将分店开到穆旭国的话,那么要准备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

当然最重要的事情还要是在司徒汐月这边。

她还要想办法劝服云梵,让他带着她回一趟穆旭国。

可是没想到根本不用她费劲儿,穆旭国那边就来了一道圣旨,宣敖浩太子回穆旭国一趟。因为他祖母的六十大寿,也就是皇太后的六十大寿就要到了。

据说这个皇太后萧铁茹是一个十分棘手的人物,她的家族是蒙古著名的王族萧家,是一个著名的铁血世家。手中握着蒙古王朝的兵权,并且常年拥有一万铁骑。

这样的一个少女,在刚刚嫁给穆旭国的代王的时候,就参与策划了谋反,将原先的皇帝推翻,帮助自己的丈夫,也就是当时的代王成为了皇帝。

萧铁茹刚刚成为皇后没多久,她就开始在国内发展农工,劝课农桑,大力发展农工商业,同时开创推广制度,不拘一格降人才。

所以很快,穆旭国就从一个积弱积贫的三线国家,一跃成为了数一数二的强国、大国!

成为强国大国之后,萧铁茹就开始推行消藩令,将分散下去的权利从各个属国那里收了回来,中央集权进一步的加强。

不过在这个过程中,也得罪了许多的藩王,萧铁茹的老公穆旭国的景帝,也被暗杀身亡。

景帝死后,萧铁茹伤心欲绝,在景帝的病榻之前发誓,今生今世再也不过问朝政。于是她就开始了吃斋念佛的日子,朝政大权全都交给了自己的儿子敖战来打理,她自己则是整年的呆在深山的庙宇里,只管一心念佛,旁事不理。

就是这样一个传奇的女人,她的六十大寿,自然是要十分轰动和隆重了。

更何况萧铁茹一向对自己的孙子们疼爱有加,身为太子的敖浩如果不回去祝寿的话,那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

所以云梵接到圣旨之后,也根本没得选择,只能领旨谢恩,表示自己不日即将启程回穆旭国。

“呵呵,这就叫做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凉亭中,正在欣赏蝴蝶绕兰花飞舞景象的司徒汐月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不由得绽出了一个由衷的笑颜!

既然云梵要启程回穆旭国了,那么她自然会想办法跟着他一起回去的!

不过很显然,她想去,更有人不想让她去。

这不,花丝雨这个女人又阴魂不散的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呵呵,你倒是挺悠闲的嘛!”花丝雨今天穿了一身粉红色的裙装,企图装出一副粉嫩水灵的少女模样,可惜她脸上那过于浓厚的粉出卖了她脸色极差的这个事实。

“呵呵,生活这么美好,日子这么清闲,我有什么道理不悠闲?倒是芸娘你,脸上的粉都扑簌扑簌的往下掉了,我劝你没事多敷敷面膜,别整的跟个霜打了的茄子似的!女人哪,靠的不就是这张脸?尤其是像你这样靠脸蛋和身材吃饭的女人。”司徒汐月鄙夷的上下扫了一圈花丝雨,话里话外都是在暗示她是个!

“你!”花丝雨气的脸都气歪了,“司徒汐月!昨天的事儿,你别以为我会就这么算了!既然知道你是装傻的,这次去穆旭国,你休想跟着一起去!”

“不让我跟着一起去?呵呵,这好像不是你能说的算了的事儿吧!”司徒汐月冷冷的扫了花丝雨一眼,“别忘了,你现在的身份不过就是敖浩的一个姬妾而已,不,连个妾都算不上。人家妾起码还是明媒正娶了呢,你呢?你不过就是一顶轿子从偏门抬进来的!像你这样身份低jian的女人,你说谁没资格去?”

“你!”花丝雨被司徒汐月这么一奚落,气的顿时要扬起手,扇她一巴掌!

没想到司徒汐月不但不躲,反而笑笑:“打啊,你随便打!只是你这一巴掌下来,我可不保证到时候会不会恰好又被敖浩碰见,到时候别说我没提醒你。”

一下子被司徒汐月戳到了软肋,花丝雨倒真的不敢打了。

“呵呵,算你识相!”司徒汐月扬起一个笑容,看到云梵从那边走来。

“皇太后六十大寿,宫里来了旨意要叫我回去。我去去就回,芸娘,这些日子你就好好地在这里照看府邸,也照看汐月。”云梵淡淡的说,话里的意思很明白,他想孤身一个人回去,不想带任何人跟他一起同行。

花丝雨虽然有些难过,但是同时也觉得开心!

呵呵,少主要自己一个人回去,连司徒汐月也不带!这下子她可以假借照顾之名,好好地收拾收拾司徒汐月了!

但是她的这点小心思如何能瞒得过司徒汐月?而且司徒汐月也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于是她不过略施小计,就轻松将云梵拿下!

“太子哥哥,是不是不喜欢汐月,不想带汐月回家……汐月知道自己是傻子,太子哥哥怕丢人,所以才不带汐月回家的……”

看到司徒汐月低下了头,越说越委屈,甚至都带着哽咽,云梵不由得心疼了起来。

“不是这样的。我不带你主要是怕旅途劳顿,你会累。”

“那还是嫌弃汐月傻……”司徒汐月低着头,小手不停地搅动着手里的丝帕,营造出一种纠结不安的假象来。

当然,还时不时的滴下一两滴晶莹的泪水,飞溅到丝帕上,给人一种我见犹怜的感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