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6章 解除婚约/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谁敢对一国公主动手啊,娘亲要找出罪魁祸首来,把他们碎尸万段,给你报仇啊!”

“护国公主这是怎么了?怎么哭的这么伤心啊!”司徒汐月眨了眨大眼睛,还装出一派无知的样子,懵懂极了!

“哎,曦华公主自己跑出去玩儿,不知道怎么了,就,就被歹人给欺负了,毁了女孩子的名节不说吧,还被全城的百姓看光光!面子里子全都没了!你说说,她以后还怎么做人啊!”满多郎叹了一口气,颇为惋惜的样子!

其实他心里却在暗暗偷着乐:哼,也该有人来教训教训这个不知道好歹的娜拉凌玉了!

平素在宫里就嚣张跋扈的,仗着自己的身份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甚至还对他满多郎也是大呼小叫,指挥来指挥去的!

开玩笑,他满多郎是什么人呐?他可是熬了那么多年才熬上来的宁禧宫的大总管!那地位超然,皇上见了他都得给他三分面子,娜拉凌玉那个小丫头就敢指着他的鼻子训他!他早就看她不顺眼了!

没想到现在还有人替他教训这个不知道死活的曦华公主,他心里总算是出了一口大大的恶气!

“走,进去看看!”司徒汐月赶紧进去了,其实是迫不及待的想看看敖绮之那惨样儿!

果然,一进门,就看到乌压压的一片人全都跪在地上,里屋,敖绮之就坐在娜拉凌玉的床边,哭的跟什么似的!

萧铁茹也站在那里,脸色铁青,再也没有往日的雍容华贵跟从容淡定了!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仇恨跟恼怒!

“皇祖母,孙儿见过皇祖母!”妖孽跪下行礼。

“广儿,你可回来了!”萧铁茹一看到妖孽,一直绷着的神经才算是彻底的松了下来,她上前来赶紧扶住了妖孽,老泪纵横,“你可算是回来了,不然皇祖母都不知道如何撑下去!你快去看看你的表妹吧!她,她被人给糟蹋了!”

“我知道了。”妖孽的反应非常的平静,“刚才在城隍庙那里有人报告给我,我就去看了,然后吩咐人送进宫里来的。我也已经叫人去调查整件事情的始末了,务必要给凌玉妹妹一个清白!”

妖孽的回答叫萧铁茹很是感动,她忍不住拍了拍自己的这个孙子的肩膀:“好孩子,你做的好,做得对!皇祖母刚才脑子一下子懵了,都没想到要找人去调查调查!如果没有你,皇祖母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皇祖母,没事儿,有我呢。”妖孽用自己从容镇定的态度给了这些六神无主的人们莫大的安慰!

一会儿敖战也匆匆赶来了,这还是他过敏好了之后第一次出现:“怎么会出现这种事儿呢!到底是怎么回事!”

“报!已经调查出原因来了!”刚才派出去调查的人回来了,跪在地上复命!

“说!”敖战冷着脸说。

“刚才在郊外发现了一伙人的尸体,头都被人割掉了,而且也被人阉割了!应该是被阉割之后再砍了头的!而且在现场也发现了时水灵时姑娘的尸体,时姑娘也同样被人凌辱了!而且时姑娘的头也被人割了下来,死状十分残酷!时姑娘的头骨已经被秃鹰啃咬的只剩下森森的白骨了!无比凄惨!”

“啊!好可怕!我怕!”听到这里,司徒汐月故作惊慌的扑进了妖孽的怀中,颤抖着缩在他温暖的怀抱中,活像是一只被吓坏了的小兔子。那楚楚可怜的小模样忍不住让人升起一股保护的欲望来!

在场的人都心想司徒汐月可真的是太单纯了!跟那个破鞋娜拉凌玉真是截然不同啊!

虽然大家都没说出口,但是听到侍卫们的报告之后,她们全都认为是娜拉凌玉故意招惹了人家强盗,所以才导致了这样的下场!

不然好好的,人家不去弄别人,为毛要弄你们!

而且时水灵八成也是被娜拉凌玉拐带坏了,所以才遭殃了!

可惜了一个第一才女啊,这么大好的青春年华,就这么香消玉损了!

为毛不是娜拉凌玉死呢?这可不就是好人不长命,坏人祸害千年嘛!

但是大家也不会那么傻的直接说出来,不过在心里立刻分出了高下:娜拉凌玉是个不要脸的破鞋,而司徒汐月才是真正单纯可爱的小姑娘!

也难怪人家冥王殿下从头到尾都只喜欢司徒汐月一个人!不因为别的,人品的高下不同嘛!

“没事儿了阿鸾,没事儿了,我在这里,别害怕,没有人能伤害到你的!”

尽管知道司徒汐月又在演戏,但是妖孽却立刻把握住了这个机会——刚才小女人还跟他闹脾气,现在他当然要赶紧把握机会将功赎罪啦!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哀家真的是越听越糊涂!好好地两个姑娘家家的,怎么会被强盗劫持到了荒郊野外去了呢!今天跟着公主跟时水灵的仆人呢,赶紧叫出来问话啊!”萧铁茹凝眉,厉声说。

“回太后娘娘,今儿公主跟时姑娘出去的时候,都没有叫任何人伺候着。我们想跟着来着,但是公主说要一个人静一静,所以我们也不敢跟上去!”娜拉凌玉的贴身侍女跪在地上说!

“开玩笑!公主说不要跟去你们就不去?那要你们这些宫女是干什么吃的!来人呐,把他们都拖下去,砍了!叫她们再玩忽职守!”萧铁茹虽然知道肯定是娜拉凌玉不叫仆人们去的,但是却十分火大!

娜拉凌玉没脑袋,这一群人也没脑袋!不叫跟去就真的不去?

出了事儿都不知道是怎么出的!

这下子可好了,成了千古悬案了!

强盗也被杀了,时水灵也被弄死了,目击证人是一个都没有!

娜拉凌玉的清白问题,看样子是压根无法证明了!

这下子可好了,她不清白了,谁还敢要她啊?别说是敖广了,就连一个普通的市井之民也不会要这样毁了名誉的女人了!

就算她是公主,也没有用了!谁也不会要一个破鞋了!

何况敖广还是她萧铁茹的亲孙子,她也不会舍得叫他娶一个破鞋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