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4章 儿歌里的秘密I/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瞧您这话说的,我跟新月正在商量要送什么礼物给汐月呢!”司徒青云提心吊胆的赔笑,生怕被青瑶看出点儿什么不正常的地方来!

青瑶却懒得花费那么多的心思在这上面,她朝站在旁边的乘风使了个眼色,乘风立刻将一个篮子拿了上来。

“既然你们都这么费心了,所以小姐特地吩咐我亲自准备了一点儿小酒小菜犒劳犒劳你们。乘风,端上来吧。”青瑶笑了笑,朝乘风说。

“好。”乘风立刻从篮子里拿出了四个碟子,一个壶,还有一锅热气腾腾的饭出来。

“这,这怎么好意思啊。”司徒青云说实话正饿着呢,看到司徒汐月派人送来吃的,心里窃喜,嘴巴上却谦虚着。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您可是王妃的亲哥哥啊,来,吃吧!”青瑶抿嘴笑了笑,示意他俩都坐下来吃。

司徒新月的屁股疼得不得了,感觉鲜血正从伤口处往外流呢,所以就勉强坐在凳子上,希望不会引起青瑶的注意。

司徒青云抢先弄了一碗米饭,然后加了一大筷子的菜放进了嘴巴里,不过,他还没咽下去就卡住了自己的喉咙,一个劲地咳嗽起来!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这,这到底是什么饭?怎么这么粗糙!里面,里面居然还有米糠!”烛光太阴暗,所以司徒青云开始居然没有看到里面有不少粗糙的米糠皮!

所以一下子就被卡住了喉咙!咳又咳不出来,咽又咽不下去,只能如鲠在喉,难受万分!

“这是米糠饭啊!”青瑶眨了眨大眼睛,一副无辜的样儿,“你不知道吗?米糠里含有一百多种营养物质,比白米饭营养多了!小姐生怕你们天天米吃的得了脚气就不好了,所以才特意嘱咐在里面加了米糠的!怎么,你们觉得不好吃啊?”

“不,好吃,好吃,真的太好吃了!多谢王妃,为我们想的这么周到!”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头?

司徒青云这个道理还是懂的!反正大不了等青瑶走了他就把这些东西全都扔了呗!

哪里想得到青瑶好像看穿了他的心思一样,一下子将那几碟子小菜也全都放在了他的面前!

“这是苦瓜炒苦菜莲心,降热清火是最好的了,小姐怕您路途遥远上火,所以特意找人做的!”

“这是梨水猪大肠,用最好的梨跟最好的猪大肠一起熬制的,主要就是通便!”

“这是月饼炒辣椒,小姐说了,难得一家团圆,肯定得吃月饼。至于这辣椒嘛,穆旭国湿寒之气比较多,所以要吃辣椒去去寒去去湿气!”

“最后这一壶汤,是用糙米跟夜明砂,也就是蝙蝠屎熬制成的,润嗓子是最好的了!这些都是小姐精心为您跟新月小姐准备的,请一起慢慢享用吧!对了,小姐还说了,要我盯着你们吃完了才行!因为我还要把你们的反应反馈回去供小姐参考!所以二位,请吧。”青瑶看了看司徒青云跟司徒新月那呆若木鸡的蠢样儿,不由得暗自好笑。

哈哈,小姐真是太牛逼了!

居然能想出这么多奇奇怪怪的菜式来整这两个货!这些菜虽然从医学上讲都是十分通达的药,但是从口味上来说真的就不敢恭维了!

“多,多谢王妃的厚爱,我们,我们吃!”司徒青云算是知道司徒汐月是故意整自己了,既然躲不过了,还不如硬着头皮吃下去算了!

所以就拉着司徒新月一起,埋头苦吃了起来!

但是这东西可不是那么好吃的,一顿饭足足吃了一个多时辰,到了后来司徒青云都快吐出来了,但是就还剩下那个糙米跟蝙蝠屎熬的汤,实在是喝不下去了!

“没关系,喝不下去我来帮你喝!”青瑶笑得肚子都要炸了,却还要忍着,上前去一把将司徒青云的下巴给掐住了,然后端起那个大铁壶来,一下子给他灌了下去!

等那壶糙米汤喝完了,司徒青云也给撂在地上了,青瑶冷冷一笑,上前踢了踢他几脚,这才转身带着乘风出了门!

“哥哥,大哥,你怎么样,要不要紧啊?”司徒新月赶紧上前去扶起了司徒青云,却见他脸色发青,一下子冲到了窗边,大吐特吐了起来!

那股子酸臭的味道传来的时候,司徒新月忍不住捂住了鼻子,不想闻那么难闻的味道!

好不容易司徒青云吐完了,这才浑身虚脱的躺在了床上:“妈的,司徒汐月这个小贱人,以为自己有了冥王当靠山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

“那她可不就是可以为所欲为了吗?谁叫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人敢得罪冥王的呢?”司徒新月赶紧落井下石,撩拨起司徒青云的火焰来!

“哼,那可未必!”司徒青云冷冷一笑,如毒蛇般修长的眼睛里陡然射出了一道冷光,“有个人,我知道,可以克制住这个冥王,而且还可以把他克制的死死的!”

“哦?天下还有这样的人?你不会是在说笑话吧?”司徒新月怀疑的说。

“哼,笑话!等会儿你就知道这到底是笑话还是真话了!司徒汐月,我一而再再而三的退让,可是没想到你却总是这么咄咄逼人,狗急了还要跳墙,何况是我这么一个大活人!哼哼,你就等死吧!”说到这里,司徒青云的脸上忍不住浮现出了一个残酷的笑意!

上次母亲薛姨娘将父亲珍藏的那本儿歌给他的时候,他还以为上面只是一些普通的儿歌,就没当回事。可是等他按照上面的古诗来到望峰亭的时候,却发现了一个巨大的秘密,一个可能只有他一个人才破解的了的秘密!

看样子,是时候叫这个秘密出世了!

司徒青云眯了眯眼睛,从他的衣袖里摸出了一段短笛,然后开始吹奏起了一段古怪的调子!

这调子的意味十分的凄凉,而且调子的旋律也是十分的奇怪,一般人听了会以为是野兽在呜咽,可是懂行的人却知道这是一种咒语,在召唤着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