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5章蛊王/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是什么呀?这么古怪的调子?别吹了,快别吹了!难受死我了!”司徒新月也不知道怎么了,一听到这个古怪的调子,心脏都突突跳个不停,就好像有一万种小虫子在她的心脏里四处爬似的!

所以司徒新月才阻止司徒青云,不叫他继续吹奏下去了!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司徒青云的神色变得怪异起来,好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一样,不但丝毫不停顿,反而吹的更加响亮了!

那曲子渐渐的变得十分的紧凑起来,就好像是一曲流动的小溪水,渐渐的汇集到了一起,最后形成了气势宏伟的万丈瀑布!

这里面的力量,巨大的叫人惊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可是这样的力量司徒青云也根本掌控不了,所以他吹着吹着浑身就不由自主的哆嗦了起来,到了最后,他整个人都摔倒了地上,口吐白沫,全身哆嗦的不能自已,但是却依然拿着那段短笛,死死的放在唇边,似乎被钉在了上面似的!

“大哥,大哥你怎么了,你这是怎么了?”司徒新月一看到这个样子下了一大跳!

赶紧奔到了司徒青云的身边,想要把他从抽搐中解救出来,可是看到他两眼翻白的样子,实在是不敢蹲下去扶他起来!

现在的司徒青云就好像是被什么东西掌控了一样,全身上下都邪门的紧!

她可不敢轻易去碰他,万一也被传染上了这种疯狂的痉挛咋办!

所以司徒新月就只是站在一旁,远远地看着司徒青云,等待他的疯狂过去!

忽然哗啦一声,雕花门窗好像被一股风给吹开了一样!

司徒新月下了一大跳,在这样的夜晚里,在这样诡异的气氛里,这样的当然会吓她一跳!

她连忙想去关上一扇窗,可是刚刚关上这一扇,另一扇又被风给吹开了!

然后她就去关另外一扇,结果其他的窗子忽然在同一时间都被吹开了!

那股冷风冷的十分邪门,还带着隐隐约约的腥气,扑面而来!

司徒新月哆哆嗦嗦的看向窗外,只见明月高悬,天地一片银白色,好像是一个琉璃世界一样的清亮!

可是这如水的月光,也清楚的照亮了一番叫司徒新月终身难忘的景色!

宽敞的中央大街上,传来了一阵沙沙低哑的声音,一股黑色的潮水,慢慢的从街道的那一端,缓缓地朝这边涌来。

这股黑色潮水的速度不快,肉眼可见,可是那里面带来的压力还有那种奇怪的诡异感,却是叫人身上忍不住浮现一层一层的鸡皮疙瘩!

沙沙,沙沙,沙沙……

像是春蚕啃噬桑叶时候发出的声音,又像是蜜蜂发出来的嗡嗡的声音,是一种极其细微的声音汇集在了一起,渐渐的形成了一种极其稳定的频率,就像是巨人从胸腔里发出的巨大的嗡嗡的声响……

这到底是什么声音?

那股黑色的东西,又会是什么呢?

为什么会有一种如此压迫的感觉压在心头呢?就好像是被一条巨大的蟒蛇盯着的感觉……

蟒蛇!

蛇!

天哪,那该不会是蛇群吧?

司徒新月后知后觉的扭过头去,强迫自己仔细看清楚那到底是一些什么东西的时候,却发现那股黑色的潮水已经无声无息的蔓延到了客栈的楼下。

几个看守的守卫就这么在无声无息之间被那一股股黑色的潮水弥漫遍了全身,甚至连一声惨呼都没有发出,就在顷刻之间变成了一具白骨……

“啊……”司徒新月捂着嘴,明白自己必须要赶紧逃命了!

这些侍卫可都是冥王手下的数一数二的好手,如果在这样的情况下不堪一击的话,那么她司徒新月就更完蛋了!

所以她得赶紧跑,赶紧趁着这些黑色的水没上来之前,赶紧溜!

想到这里,司徒新月顾不得司徒青云了,赶紧打开窗子,施展轻功,飞到了房顶上!

也是她运气好,居然给她无声无息的到了房顶上,等到那里的时候,她趴在房顶上,悄悄看了一下下面,却忽然发现在黑色的潮水中,一个穿蓝衣服的女子正骑在一条通体金黄的巨蟒上,朝这边滑行而来!

要不是亲眼所见,司徒新月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这个世界上居然会有这么大一条的蟒蛇!

那么粗的一条蟒蛇,差不多要有五个成年男人的腰身那么粗,长度就更别说了,差不多要有一百米那么长!

这么一条巨大的蟒蛇,居然还是金黄色的,而且还不是普通的金黄色,居然还能是在黑夜中发光的金黄色!

那黄金巨蟒的头顶上还长着一个高高的犄角,司徒新月想起老人说的,但凡是成精的巨蟒,头顶上都长着一个犄角,这是它成精作怪的象征,同时也是它有剧毒的意思!

这样的一条黄金巨蟒,绝对是森林之王,百兽之中的毒王!

这么一条巨蟒的身上,居然还骑着一个小女孩,而那女孩就用手揪着巨蟒的犄角,好像是抓着马的缰绳一样的轻松自在!

这巨蟒是百兽毒王,身边跟着的那些黑不拉基的东西肯定都是小毒虫,这么多的毒虫,忽然在这一瞬间出现在了穆旭国,要说这跟司徒青云刚才吹的那个该死的短笛没关系,司徒新月都不信!

不过他怎么会有那么厉害的一根短笛,又是如何召唤出这些毒虫的?那个骑在黄金蟒蛇背上的少女又会是谁?

这些疑问,就好像是潮水一样的席卷而来,将司徒新月的心房塞得满满的。

她其实不该想那么多的,她本来可以逃跑的,但是却因为这一秒钟的耽搁,被黄金蟒蛇发现了!

一条金色的软绳子从半空甩来,牢牢的缠住了她纤细的腰肢,将她一下子拉了下去!

朝着汹涌躁动的黑色浪潮笔直的摔了下去!

“啊,不!”

司徒新月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声音居然可以如此的凄厉,就好像是即将被宰割的猪一样,发出了那种徒然但是却无比凄厉的喊叫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