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1章圣仙/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也许这就是绝世剑招所能带来的感染力跟悲怆感!

叫你明白,终其一生,也根本无法到达这样的高度,唯有仰望,仰望,不停地仰望!

而梨落和青瑶在这一刻才终于见识到了司徒汐月真正的实力!

那是一种大江大河才有的泥沙俱下的威猛实力,如狮子吼一般,足以震彻寰宇!

而之前的那些比武,无非都是小打小闹罢了!

她们这一刻真心给司徒汐月跪了!真的真的是真心拜服在司徒汐月的脚下!

为了这一刻如此的风范,如此的气度,如此的浩大!

司徒汐月的剑招越来越纯熟,到了后来那种力量也越来越浩大,呈几何级的增长!

到了最后,简直都是山呼海啸一样的狂猛力量,以排山倒海的姿态朝着白衣女子狂猛的涌来!

呵呵,司徒汐月的唇角挂着一丝浅浅的笑!

因为她知道,这几招连续使出来的话,那么那种惊天劈地的力量,估计是谁都无法抵挡的!

这下子她倒是想看看,这个白衣女人还能用什么办法来抵挡自己的招数!

清艳的眸子里划过了一丝胜券在握的浅笑,因为司徒汐月知道,这个白衣女人必死无疑了!

不是她狠心,实在是这女人逼她的!逼得她不得不动用从未使用过的“九问”!

那一股浩大的力量朝那白衣女人狂涌而去的时候,那白衣女人却出乎意料的不躲也不逃,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然后双膝微微下沉,气沉丹田,然后微微闭目,双手划成了一个圆圈,微微侧身,当那股力量冲过来的时候,她的双手像是一个半圆形的容器,将这股巨大的力量全都容纳在其中,然后她微微后仰身子,胳膊一转,手掌微微用力,整个人就好像在春水中荡漾一般的随意自在,然后只见她纤细的手掌微微往外一推,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那股巨大的力量竟然就这么乖乖的被她推了出去!

“砰”的一声巨响,是对面的那座残破的客栈齐齐被炸飞的声音!

那破客栈虽然也有百年,但是规模也不小,却能在弹指间被瞬间炸成了粉末!

足以见得,刚才司徒汐月发出的力量是多么的强大,多么的充满了力量!

可惜的是,这股力量却被一个柔弱的女人,轻轻松松的就排除在外了!

足以见得,这个女人的修为,实在是深不可测,已经达到了一种“神”才有的程度!

看到这一幕,司徒汐月的眼睛也不由得瞪大了!

不得不承认,眼前的这个看似文静沉稳的女人,身上拥有着的,却是她无论如何都无法企及的一种高度!

司徒汐月,服了!

“呵呵,怎么,不打了?不是还有一招才对吗?”白衣女人抖了抖衣袖,笑得温润。

从始至终,她的眼底都是一片清浅的笑意,看司徒汐月的眼神儿,就好像在看一个不懂事的小女孩儿一样。充满了爱怜跟温柔!

那种眼神儿,是司徒汐月所不熟悉的,所陌生的!

可是她本能的知道,眼前的这个女人不会伤害她!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感受,但是这种感受就好像是一种本能一样,叫她无来由的信服!

“你怎么知道还有一招!”司徒汐月眯了眯水晶双眸,看了看眼前的这个女人。

“你的力量,虽然已经够大了,但是还缺少最后一招毁天灭地的力量!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最后的一招应该是苍生何辜!为何不用?”白衣女人的眼神忽然变得凌厉了起来,话语也带了丝丝的金石铿锵之色!

面对她的眼神儿,司徒汐月发现自己不想隐瞒真相,便如实说了出来:“最后一招的力量太过强大,用出来会造成不可估量的伤害。到底苍生何辜,我又何必给苍生再添麻烦!”

“好,说的好,好一个何必再给苍生添麻烦!”白衣女子听到司徒汐月的回答,眼睛陡然亮了起来,充满了神采,好像极其欣赏司徒汐月的思想境界一样!

“我们武者第一任务并不是要用武功来争权夺利,取得什么。而是要用自己的武力,为天下苍生尽自己的一份力量!所以你不用最后那一招,是对的!尽管你也知道,很可能我会败在最后那一招里!这一场比武,我输了!”白衣女人轻声说。

“什么?你输了?可是你明明赢了啊!”司徒汐月愕然了!这是她今晚的第二次愕然!

第一次是被这白衣女子的武功所震撼!

“我输在了我的心胸,我低估了你的心胸!我没想到一个如此年轻的小辈儿就会有如此宽阔的胸襟!我错在了自己太自以为是!刚才看到你不顾一切的用出前八问的时候,我的确以为你跟其他的人没什么两样。为了自己的名誉,不惜一切!可是刚才看到你没有动用最后一招,我才惊觉自己对你的推测是错误的!年轻人,你的前途不可限量!你的未来会是十分光明灿烂的!所以你要努力啊!”白衣女子笑了笑,手中微微一挥舞,那枝嫩条忽然绽放了簇簇的白花!

“送给你,当做是见面礼。”白衣女子温婉一笑,想把那束鲜花递给司徒汐月。

“谢谢你的好意。”司徒汐月接过了那束鲜花,闻了闻,“很是清香。前辈,我可以问一下您的名讳吗?为何之前从未听说过您的名字?”

“呵呵,名字本就是一个幻象,又何必在意?如果你非要知道的话,那么就叫我圣仙吧!”白衣女子翩然一笑,姿态翩迁。

“圣仙?”司徒汐月喃喃了一下这个名字,忽然绽出了一个清丽的笑容,“你倒是衬得起这个名字!”

“多谢,小姑娘。”白衣女子温柔一笑,目光中满是暖暖的春潮,“我也很喜欢你,你叫什么名字。”

“汐月,我叫司徒汐月。你可以叫我阿鸾。”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白衣女子的面前,司徒汐月愿意叫她称呼自己为阿鸾,这个只有妖孽才知道的名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