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2章 心心相印/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鸾儿。”没想到白衣女子更加进了一步,直接叫她鸾儿了。不过司徒汐月也不觉得反感,反而觉得有些舒服惬意。

“今天来的匆忙,没有多余的礼物送给你。这样吧,你跟你的未婚夫联手,我指导一下你们的剑法!”白衣女子笑着说。

“妖孽没来吧。”司徒汐月回头一看,却见妖孽一身红衣从远处蹁跹而来。

“阿鸾,她是谁,你有没有受伤?快给我看看!”妖孽一下来就将司徒汐月挡在了身子的后面,焦急的四处翻查她的身上是不是有什么伤痕。

那一副紧张维护她的模样,看了都知道他俩感情很好。

不知道为何,白衣女子的唇边缓缓浮起了一丝清浅的微笑,好像是在欣赏这一对小儿女这种打情骂俏的感觉似的!

“安啦我没事儿啦,你不用那么紧张,我不是好手好脚的站在你的面前了吗?”司徒汐月看似埋怨,其实心里却甜丝丝的!

“真的没事儿?”妖孽还是有些不放心,又仔仔细细的打量完了一遍司徒汐月,这才转过身看向白衣女子,语气凌冽:“刚才是你动手的,对吗?”

“呵呵,年轻人,怎么,想替你媳妇儿讨回公道啊。好啊,那就来吧。”白衣女子的话语里十分的嚣张!

那意味叫妖孽十分的不爽!

呵呵,他这辈子还从没遇到过敢在他面前如此嚣张的女人呢,好吧,这可是她自己送上门来的!反正他也很久没有练手了,不如就用她练练手!

“妖孽,别——”司徒汐月还没来得及阻拦,妖孽已经流星一样的冲了出去。

结果可想而知,纵然妖孽的武功惊世骇俗,但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比他更惊世骇俗的,眼前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所以妖孽十分的诧异,不过白衣女子倒是手下留情了,没有伤到他的性命!

“你们两个跟我有缘,今日我就指点指点你们。一起上吧!”白衣女子负手而立,衣袂飘飘。

司徒汐月知道这是白衣女子要指导他们了,便拱手道:“那边得罪了!”

“阿鸾,别跟她太客气了,咱们两个联手上!”妖孽的面子被严重的挫败了,当然挫败感满满的。

司徒汐月笑了笑,却要他这股劲儿,便有把事实说出来,只是低声:“咱们联手,用心心相印剑打她!”

那心心相印剑是司徒汐月跟妖孽在无意中玩耍中创立出来的,起初只是为了好玩儿,为了陪着司徒汐月练剑,后来两大高手慢慢的圆满这套剑法,使得这套自创的剑法越来越完满,也越来越有威力了!

“来吧。”白衣女子笑得十分淡雅,仿佛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一样!

司徒汐月跟妖孽相视一笑,两个人联手,朝着白衣女子攻去!

开始的时候,这套剑法是十分缓慢的,缓慢到你以为它是一套十分普通的剑法!

但是当白衣女子想要试图攻破它的时候,却发现这一套看起来平平无奇的剑法,却没有地方可以攻破

她不由得稍微有些错愕,以为自己看错了,毕竟,她还从未遇到过不能破的剑法!

于是她便沉下心来,想要去找到这剑法里的破绽!

可是没想到的是,随着她动作的缓慢,司徒汐月跟妖孽的动作却开始越来越快了起来!

他们的动作由慢转快,然后再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好像有一种奇妙的东西讲他们两个人的心联合在了一起,所以他们的动作总是能配合的天衣无缝!

白衣女子后来发现了他们一个破绽,便故意用手指点向了司徒汐月的胸前一点!

因为只有这一点,她才点得到,而且她点到了之后,后背却露出了一个巨大的破绽,如果妖孽这个时候砍过来的话,她肯定就会受伤了!

可是妖孽却没有砍过来,而是着急的喊了一声:“阿鸾,你没事儿吧!”

白衣女子要的就是这一刹那,当妖孽分神的时候,这套剑法也就等于破了!

这二人的神思不能再结合在一起,那么剑法的威力就没有办法发挥出来,那么这剑法就破了!

所以当白衣女子微笑着点住了妖孽的穴道的时候,司徒汐月真的忍不住笑了笑:“前辈,我们的这套剑法这么快就被你看出了破绽,真的是惭愧呀!”

“惭愧的该是我才对!你们这套剑法看起来平平无奇,但是却在平凡之中蕴含着一种巨大的力量!

开始我并不明白那种力量是什么,后来我终于知道了,那种力量是你们的感情,是你们的心心相印!当你们两个人眼中只有彼此的时候,那套剑法的威力就是爱情的力量。而爱情的力量,是一种最古老的宇宙的力量,是什么力量都没有办法比拟的!我必输无疑!所以后来才想到了破的办法,那就是打破你们这种心心相印,叫你们的心乱了!这是我的想法,所以我故意伪装要去伤害鸾儿,就是为了使得你分心。没想到我的计谋还真的成功了!这也给你们提了一个醒儿,以后这套剑法还需要更加完善,但是却绝对不能再使用了在没完善前!”白衣女子语气温和,温柔的目光一直凝睇着司徒汐月,柔和如水!

“多谢前辈啦!”司徒汐月不知道为什么,对眼前的这个女人的好感度一直一一直的增加,这种信任感是从未有过的,很奇异的一种感受,但是却不难受!

所以司徒汐月倒是放任自己沉浸在这种感受里面!

白衣女人自然能感觉到司徒汐月对她的亲近,不由得也更加靠近她,伸手想要摸摸她乌黑的头发,却被妖孽一把拉了过去!

“喂,你干什么?你打赢了不代表你就可以对我的女人动手动脚的了!她是我的,谁都不准动!”妖孽戒备十足的扫了这个女人一眼,不排除这个女人对女人有兴趣的可能性!

“呵呵,”白衣女人淡淡笑了笑,不但不怪妖孽,反倒有些嘉许的样子,“你对她这样紧张,说明你是真的爱她,这样,很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