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7章 一地鼻血/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穆旭国离禾姜国的距离并不近,但司徒汐月胯下的马可不是凡品!

与那夜行千里的汗血宝马也不相差。心中挂念着信中所说的金针封髓,司徒汐月一路丝毫不停歇。竟是赶在暮落之时就到了穆旭国。

夕阳西下,青松和飞鹤正商量着晚上怎么玩些好玩的。突然听到“咚咚”的敲门声,不由得被吓了一跳!

这都晚上了,谁啊真是的!

“青松你去开门!”

“喂,怎么不你去啊!”

“刚刚猜药谁输了?”飞鹤一脸的嘚瑟,挑着眉看着青松丝毫不客气。输了的家伙可不能耍赖!

“你……行,我开就我开!”

一脸的不乐意,青松嘟囔着大步上前开了门。正打算一脸怒气发泄给来人看,抬头看到是司徒汐月时,青松不由得惊呆了!

司徒汐月一路赶回来,跑的风尘仆仆,额头也沁出了些许薄汗。不仅没有花了妆容,反了多了几分动人的风尘诱惑。

加之那身上还穿着火红婚纱,诱人的锁骨,皎洁的脖颈。青松年轻气盛,哪里受得住这番刺激。当下急忙背过身,伸手捂住鼻子下已经是流下了刺激的鼻血。

老天,可不能被公子看到了,不然可就死定了!

风尘仆仆的赶了回来,司徒汐月也松了口气。当下伸了伸懒腰,松了松骑了一天而变得酸乏的身子。抬头看着青松遮遮掩掩的样子,不由得疑惑。

“青松,你小子怎么了?”

怎么几日不见,见了面就这样躲着躲着的。该不是这小子犯了什么大错,不敢见她吧?!

就在司徒汐月好奇着时,飞鹤一直不见青松进去。给谁开了门也不说。纳闷着,飞鹤摸着脑袋走了出来。抬头看到司徒汐月时,竟是和青松一样的反应。

不过不同的是,飞鹤没有转过身躲着。而是憋红了脸,一脸难为情惊呆了的看着司徒汐月!

“我说你们两到底怎么了?!”

没了往日逗弄下两个家伙的心思,司徒汐月可谓是被两人的反应弄得一愣一愣的。半天摸不着路子,这到底算哪门子事儿啊!

“额,那个……”青松可就别指望了。飞鹤涨红着一张脸,伸手默默地指了指司徒汐月。

司徒汐月更加迷惑了。顺着飞鹤的手看向自己,因为不明白还仔细的看了几眼。没事啊!到底怎么了?

看着司徒汐月还没明白的样子。飞鹤深呼吸了口气,一脸豁出去了的架势大吼了一声:“公子,你的衣服!”

……

飞鹤一吼,场面顿时陷入了死寂的沉默。好半响,司徒汐月回过神来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喂,你们两该不会害羞了吧?本公子这样难道不美吗?!”

说着,司徒汐月还故意恶作剧似得伸手抚了抚鬓角的秀发。灵动娇美的眼眸弯弯的看着两人,火红的婚纱妖艳而媚人。

这一刻意诱人的动作,顿时连飞鹤也把持不住了。吸了吸鼻子,一股温热的红涌了出来。心中难堪又害羞,飞鹤只能恨恨的陪青松去作伴了!

公子怎么可以这样啊!

看着两个小家伙羞射得恨不得撞墙的样子,司徒汐月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那豪爽直接的样子和先前的妖媚惑人完全两个样子!

想起自己此次来的目的,司徒汐月咳了两声收住。看着青松和飞鹤,直接切入主题询问道:“不是说有个病人吗?在哪儿呢!”

“啊?”青松愣了愣,转过身便想说话。但是手一松看到自己手心的鲜红,顿时又红了脸想要转过身去。

还心急着自己病人的司徒汐月自然不能再让拖了。伸手就拽过青松,挑眉看着青松戏谑的说道:“好了,不用再藏啦!不逗你们了,说正事!”

“哦,那个病人是一个小姑娘的哥哥。她说他们住在同福客栈,就等着公子你回来给治病呢!”

听着青松这么一说,再看着青松那副快要神游的样子。司徒汐月摸了摸下巴,顿时明白了。“是个漂亮姑娘吧?”

“那是!公子你可不知道,那小姐可美了!那双眼睛,简直……哎哟!”

青松压根就藏不住话,司徒汐月这么一问。就滔滔不绝的说了起来,那神情那一个痴迷!看的飞鹤一脸不成器的急忙一周拐子戳了过去,把某人戳回神了。

虽然他也觉得那小姐好看极了!但是也不能再公子面前这样啊,青松你这家伙还想不想活了!

说的正起劲,被飞鹤这么一戳。青松愣了愣自然生气了,可是一回头看着飞鹤一个劲打着眼色。晃了晃神,青松瞬间明白了,当时就出了一头汗。

“那个,公子,我那啥,那……”

“好啦!”直接打断青松苦兮兮的想要求饶的话,司徒汐月表示现在自己看病人要紧。你这点事,就别搬上桌子麻烦了。

“还是说说那个病人吧,看病情可一点也不轻松。还不快点带过来,迟了可就不好说了!”一牵扯自己的神医兼职,司徒汐月那可是极为有耐性的。

一路的舟车疲劳,没有先想到自己休息。而是想到病人,这一份心可就远超了世间那些什么有名的医生。也担得起那神医之称!

“可是……”青松和飞鹤没有司徒汐月想的那样,立马去带人过来。而是一脸迟疑了,伸手指了指天色,两人有些无奈。

自家公子啊,遇上病人可就不分时候罗!

“公子,现在可是大晚上呢。过去可不好吧?再说了,公子你不得先休息休息,一路赶回来肯定累了。要不明儿一大早我们就过去?”

“明儿?”

司徒汐月还有些迟疑。可是抬头看了看天色,又看着自己一身风尘衣衫稍许凌乱的样子,司徒汐月只能听了两人的建议。

也是,自己好歹是一介神医。可不能顶着这一身见人,到时候暴露身份可就不好玩了!

想着,司徒汐月朝两人摆了摆手,算是同意了。伸了个懒腰,司徒汐月懒懒的伸手拉着婚纱的裙摆往自己的屋子走去。

她虽然不在,但屋子青松他们还是天天打扫了的。对于这一点,青松和飞鹤盛得司徒汐月的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