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9章 十二还魂汤/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更何况司徒汐月一眼就认出了花依依的身份。花依依,她怎么会在这儿?

冷冷的应了声,司徒汐月皱着眉越过花依依直接看向了后面的软娇。不看还好,一看司徒汐月就忍不住呆住了。

这个人……一瞬间脑海中涌上了许多画面。一幅幅最后都汇聚在了一个人身上。虽然面纱覆面,但那身型姿态司徒汐月又怎么会忘!

紧抿着唇,司徒汐月抬脚走了过去。云梵,他怎么会这样?

司徒汐月这时候自然想到了就是花依依带着人来医病的。而这个病人就是云梵,金针封髓!没想到受此歹毒伤害的居然会是云梵。

那个人不是那么厉害的吗?又怎么会!她和云梵的最后一次见面还在穆旭国,那时候的云梵可算是耀眼极了。可没想到再见面却是这般场景!

“羽鹤神医?我家哥哥这是怎么了?”

见着司徒汐月一直盯着云梵发呆,花依依眼中不由得多了几分狐疑。当下小心凑近司徒汐月,那神情柔弱而娇媚。心中也有着算盘接近司徒汐月。

悄然躲过花依依靠过来的娇躯。知道花依依这个人,司徒汐月也知道她想打什么算盘。想上她?

虽然厌恶甚至是恶心花依依这个女人,可司徒汐月也不会放过小小的报复一下的机会!抬眸看着花依依,司徒汐月唇角微勾着,言语轻柔极了。

“这是你哥哥?”

“恩。这是我哥哥水天南。羽鹤神医,我哥哥这是怎么了?求求你一定要治好我哥哥,小女子,小女子原意……”话没说完,花依依倒是一脸娇羞了起来。至于没说的话,大概也能猜到是什么了。

心中冷笑,司徒汐月面上没有露出丝毫的破绽。相反对花依依还是分外的温柔如风,那姿势绝对能收了一众花痴少女的芳心。

“花小姐别急,我一定会治好你哥哥的。花小姐只需等等就好,怎样?”

“好。”羞红了脸,花依依娇柔羞射的回答。心中却是满满的自得。什么神医?还不是被她花依依玩弄在手心,看吧!要不了多久,她就会把这个羽鹤神医弄到自己床上,好好的翻云覆雨。

以后嘛,要是有用就留着做个床伴。不行的话,她还可以弄个药人什么的玩玩!

花依依的歹毒心司徒汐月可不管,她现在还得医治云梵的伤。为医者,可不会因为和病人的私人恩怨而弃之不医。更何况,那个人还是云梵!

叫人把云梵抬进了屋,将花依依等人拦在门外。伸手拿开了覆在云梵脸上的面纱,看着云梵那苍白无色的脸颊,司徒汐月的心中极为复杂。

金针封髓。司徒汐月命青松将云梵翻了个身,脱去了衣衫。云梵的后背很光滑,摸上去如丝绸一般令人爱不释手。可是司徒汐月运转内功在手上,再摸上去时,却感受到了那脊椎那里被订了二十四金针!

稍微一动,云梵就疼的冒冷汗,呻吟,嘴里叫着竟是司徒汐月的名字。听此,司徒汐月不由的一愣。也索性云梵呢喃的声音很小,没让青松和飞鹤听去。不然司徒汐月还不知道解释。

看着云梵的样子,司徒汐月发了一会呆。这才开口下命令,让青松去取来天蚕丝。然后看着司徒汐月将云梵用天蚕丝吊了起来,天蚕丝的末梢还埋进了云梵的手腕跟脚腕内。

在一旁帮忙的青松顿时不解了。急忙问道司徒汐月为什么要这么做,不都是开药什么的吗?现在怎么还用到天蚕丝了!

天蚕丝,坚韧,柔软,又不伤害皮肤。但是更重要的是天蚕丝的难得。这些可是司徒汐月绝不轻易用的!

看着青松像个好奇宝宝一样,一个劲询问的样子。司徒汐月忙完了手中的活儿,这才看着青松细心解释。“他受伤很重!普通的药根本帮不了忙,他也喝不进药去。而天蚕丝可以很好的引导药物。这样比其他办法都好。”

司徒汐月没有说的是,天蚕丝也更合适她用内力引导。免得出了差错。金针封髓,这也是她第一次医治。可轻松不得!

听着司徒汐月的细心解释。青松顿时明亮了一双眼眸。亮闪闪的看着司徒汐月,满是佩服!果然还是公子最厉害了,懂得好多!

对此,司徒汐月早就习惯了。她厉害的可不止这一处,要是都满足自傲的话,那可不忙死了!将云梵放在一旁,司徒汐月开始抓药配药。

她司徒汐月的药方上到世间珍惜难得的药材,下到大街小巷流传的药材可是应有尽有。丝毫不用担心找不到药材。

细细的思量了半天,司徒汐月这才定下了药方。柏树十二钱、牡丹花十二钱、王不留行十二钱、仁丹十二钱、桑叶十二钱!每一样都是十二钱,叫做“十二还魂”!

将药递给稳重些的飞鹤,司徒汐月还不忘叮嘱。这药一定要用后面那口井水中的水熬药。煎煮一小时后放凉了才能喂食,而且丝毫不能出错!

飞鹤做事司徒汐月一向放心。谁叫青松是个马虎劲呢?等飞鹤端来了熬好放凉的药,司徒汐月将药汁注入天蚕丝,再注入了云梵的体内。

并不着急,细细的观察了起来。果然云梵的脸色慢慢变得黑了起来,最后看着吐了一口黑血出来,司徒汐月才松了一口气:瘀血已经吐了出来,气血就开始活。

但是因为气血活,带动了脊椎里的金针,云梵又开始很痛起来。因为昏迷着,云梵只能低低的呻吟着。断断续续的,偶尔能听到唤着司徒汐月的名字。

看着云梵难受痛苦的样子,飞鹤和青松不由得提议麻沸散。等睡过去了,可就免得受罪了。但司徒汐月却拒绝了。

现在可就要这痛吊着他,不能松开气。不然不能及时观察到云梵的情况,出了问题就麻烦了!

而且,到时候云梵还得保持清醒被拔掉那一颗颗封在骨髓中的金针。到时候的痛,才是真的生不如死。这才是一种巨大的折磨!

叹了口气,司徒汐月诧异了。不知道是谁,居然和云梵这么大仇。金针封髓,这歹毒的害人法子居然又是出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