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0章 云梵的要求,汐月的真面目/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是第一次接触传说中的金针封髓,司徒汐月丝毫不敢松懈。更何况,那个人还是云梵,不论为何,司徒汐月也要医好他!

听着云梵不断的呻吟,司徒汐月的眉头也越发皱紧,可也没有办法。倒是看得青松和飞鹤一脸的于心不忍。想劝司徒汐月用了麻沸散吧,但又怕出什么差错。

还真是不说还好,一说什么都准了!

就在司徒汐月迟疑时,云梵却突然吐血了!大口大口的黑血从口中流淌出来,染红了床被触目惊心。司徒汐月脸色顿时变了,伸手抚向云梵后背。

不出司徒汐月的猜测,云梵身体内的金针居然自己动了起来!见此,嘴角紧咬着,司徒汐月只觉得浑身都绷紧了有些喘不过起来!

怎么会这样?!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因为金针一直都很牢固,稍微一动就会死亡。但是云梵居然还没死,这就说明下金针的那个人太牛逼了!

本来绝不会有事的,现在怎么又……黛眉皱的紧紧地,神情难得的严肃紧绷。司徒汐月烦躁的在屋子大步走来走去。

忍不住敲了敲脑袋,司徒汐月这才想起。该不会是自己先前用内里给云梵喂药,然后间接催动了云梵体内的真气。所以现在才?

越发想越发证实了自己的猜测。本身被金针封髓,内力就被定住无法动弹。但是因为她先前输入了内力,无意间催动了云梵体内的内力,现在自己行走起来自然就推动了体内的金针!

为今之计,只有冒险将金针拔出来!

紧皱着眉头看着床上一脸痛苦挣扎的云梵,司徒汐月紧皱着眉头。可也没有办法,为今之计只有这样了。云梵你一定要挺住!

将咋咋呼呼的青松喊了出去,守着大门。关键时刻决不能让人打扰!而飞鹤则在房中给司徒汐月打下手,以备不时之需!

翻过云梵的身体,让云梵趴在床上。伸手运转着内力,司徒汐月可以清楚的感受到云梵背后游走的金针。细小而且极其不容易取出。

内力被司徒汐月巧妙的运转在掌心,游走在云梵背上。像个吸盘一样,精准的捕住金针。眼疾手快的直接取出!

每取出一根金针,云梵都忍不住吐出一大口黑血。但脸色却是逐渐好多了,见此还是有所效果的。至少目前没有错!

见此,司徒汐月来不及擦去额头的汗。继续分外专心的继续取金针。可就在司徒汐月徒手取金针时,云梵竟是辗转苏醒了过来。

眨动着眼帘,云梵分外吃力的转头看着司徒汐月。明明这个时刻他稍稍动一下,都是刻骨的痛。但是为了看到心中痴痴念的人,云梵强忍住了疼痛。

“汐月,我,我”分外吃力的开口,因为过分的疼楚云梵不由得捏紧了手中的拳头!“汐月,我,我知道是你!我,我现在可能就要死了……”

“不许胡说!”

司徒汐月手下一重,顿时让云梵痛的堵住了嘴。司徒汐月心中有些混乱复杂,手下的动作也有些颤抖摸不准。见着云梵还想说什么,不由得更加烦躁了!

可是看着云梵那含泪的双眼,司徒汐月只剩下无力了。

“你不会有事的,相信我!”

“不,汐月。我,我可不可以再次看看你的真实样子?就当,就当我死前的遗愿可,可好?”

“你……”

瞪大了眼,司徒汐月看着云梵满满的不可思议。都这时候了,司徒汐月猜不透云梵到底想怎样。就为了看她一眼?

很是迟疑,司徒汐月心中可以说乱成一锅粥了。她的真面目就连妖孽都未给过看,虽然云梵看了她的真是面容了,可是现在再要求看一次,这个要求,还是有些过分的!可是,看着云梵此时凄惨的样子,司徒汐月狠不下心。

云梵他,金针封髓司徒汐月心中也没有把握。万一要是,不,绝对不会有万一!但是,反复纠结下司徒汐月还是败在了云梵那期待的苍白脸庞下。

伸手屏退下了一脸担忧的飞鹤,司徒汐月这才伸手缓缓的取下了面上的蝴蝶面具。露出那面具下的容颜,没有人皮面具,属于她的最真实的一面。

完全没有带上人皮面具后的平凡只能说清秀。露出真面具,那祸世的绝美容颜可谓是片刻间便能夺了人的呼吸!

一笔一划的勾勒,犹如上天赐给的礼物。惊人的美,令人舍不得移开视线去。生怕这上天赐予的礼物就此消失不见!

汐月,果然,你不会让我失望……

再次亲眼目睹了司徒汐月的真面目,云梵心中的执念突然达成不由得松了口气。顿时失去了那份坚持,眼眸微眨着,歪着头再次陷入了昏迷。

见此,司徒汐月急忙重新带上了蝴蝶面具!大步上前,继续自己的工作。金针,不能再迟了,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司徒汐月先封住了云梵周身的十二处大穴,阻止气血乱冲。和避免云梵再次醒过来徒增麻烦。然后便开始用金镊子夹住了金针的尾部,开始往外拔!

每拔一根金针,司徒汐月都要停下来观察云梵的反应。看到他无碍才会接着拔下去。

因为司徒有些催动了体内的真气,白色的雾光一直笼罩在手中。把握着精准的弧度,所以内力消耗也是十分巨大的!

不时,司徒汐月的脸色也渐渐的变得苍白了起来,额头上都是汗珠子,但是却不能停止,因为一旦中途停止了,云梵就会死!

先前的取针,是选的最轻松的外围。还不会这么严峻。可是越到后面,越不能掉以轻心!

眼看到了最后一根金针的时候,司徒汐月刚刚松口气。可是鼻翼颤动着,忽然闻到了空气中传来了杉木清香的味道。

司徒汐月的脸色顿时忍不住变了变。杉木清香,这是妖孽身上独有的香味。司徒汐月知道,妖孽追来了!

可是现在,决不能让妖孽进来!不然一切将前功尽弃。而且,若是妖孽看到她医治的居然是云梵,怕是后果就大发了!

只是现在司徒汐月根本不能脱身去阻止妖孽。只能寄托希望在门外的飞鹤青松身上。希望那两个家伙这时候有点用,一定要拦住妖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