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2章 谎报军情的后果/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眼看好说歹说还是不能去,青松和飞鹤急了!眼珠子转动着,一个劲的想着主意。最后还是看到有人进了门,被两小哥儿热切欢迎着时顿时有了主意。

趁着又有客人进去。站在门口调戏两个小哥儿的当儿,青松和飞鹤打了个眼色。一股劲的冲过去直接撞向了那个客人。

突然被撞,那客人顿时惨叫了一声扑着其中一个小哥儿就摔倒了下去。另一个小哥儿愣了愣,急忙惊呼着跑过去帮忙。

这一手忙脚乱,门口顿时松了警惕。见此,青松和飞鹤眼中计谋得逞。急忙闪身跑了进去。等回过头,两个小哥儿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看着青松和飞鹤跑进去想要阻拦,却又被门口怒骂的客人拖住。只能急的跳脚。见此,青松和飞鹤边跑边得意的笑了。

叫你不让小爷进来,活该!

可是当青松和飞鹤跑进去时。刚好听到的就是老bao一声凄厉的惨叫!

原来老bao询问着时,还不忘偷偷的伸着猪蹄往妖孽身上蹭去。结果被妖孽一把抓住。

妖孽是习武之人,手劲自然不小。就像是一个铁夹子一样,紧紧的扣着老bao的手,丝毫不松。稍稍的挣扎了下挣扎不开,老bao不由得一脸惶恐。

“公子,您放开老身啊!您这是做什么啊,哈”

“司徒汐月在哪儿?”

冷着一张冻人的俊脸,妖孽浑身的气息凌厉似剑,稍一接近顿时被冻的忍不住打了寒颤。那一身的煞气更是让人胆颤心惊。

妖孽突然的举动,顿时吸引了大厅中众人的视线。可是看着妖孽那一身神挡杀神的可怕气势,没有一个人敢冲上去冒犯。

笑话,他们都是来享福的。谁那么傻会冲上去?

倒是有几个机灵点的小哥儿急忙跑进后面去喊人了。只希望能来的及,老bao你只能先撑住了!

老bao心中大呼自己这次是踢到铁板了,可是有什么办法?恨只恨自己都招惹上了,现在能怎么办?

努力的挣扎着,想要脱开妖孽的禁锢。还不忘一直赔笑,“什么司徒汐月啊?公子你说什么老身不懂啊。”

“哼,司徒汐月怎么会不在这儿?她在哪儿?不说,就要你命!”

“哎哎,公子你别急啊!我们这儿真没有什么司徒汐月啊!老身可真没骗公子你啊!”

老bao急的出了一额头的汗,一脸恐惧的看着妖孽。话语颤抖着,都有些吐字不清。可是妖孽偏生不信,司徒汐月不会这里?哼!

紧抓着老bao手腕的手不由得收紧,眼眸中寒光闪烁。轻描淡写的一用力,只听“咔擦”一声骨头断裂的声响。紧接着传出的是老bao撕心裂肺的惨嚎声。

“哎呦!我的手,我的手!哎哟!”

“哼”冷哼着,妖孽一甩手顿时将老bao丢了开来。逃脱了禁锢的老bao这下却站不起来,跪在地上捂着自己的手惨嚎连连。

那鼻涕眼泪水糊了一脸,狼狈不堪。看的妖孽直皱眉。

“司徒汐月到底在哪儿?让她出来!不然我一把火可就烧了这么听松阁!”

“哎呦……”

老bao一个劲惨嚎着,可没精力回答妖孽话。妖孽冷眸看向周围的众人,被妖孽眸光阴冷犀利的扫过的无一不胆颤心惊!

要不是妖孽堵着大门口,肯定都跑光了。那些小哥儿更是被吓得不轻,颤抖着趴在地上不敢说话。就连后面被喊出来,拿着刀枪棍棒跑出来的打手们见此也吓得不轻。

妖孽是谁?穆旭国的战神,当年带兵统领杀伐四方。一把利剑不知斩过多少亡魂,此刻仅仅是站在那里,一身寒气逼人的气势也容不得这些人冒犯!

“司徒汐月你给我出来!不然我就一剑杀了这个老bao,再一把火烧了这个地方!”

低沉寒冽的声音回荡在安静的听松阁中,回应妖孽的是死寂的只听得见周围众人紧张恐慌的呼吸声。还有人忍不住压力的哭泣声。

见此,青松和飞鹤直接吓坏了!他们可没想到后果会这样啊!

妖孽冷眸看着,可是越看越觉得不对劲。要是司徒汐月在的话,那个女人早就一脸不在乎的出现。然后躲在他怀里各种撒娇叫老公了!

可是现在回应妖孽的却是死寂的沉默。皱了皱眉,妖孽后知后觉的发现有些不对劲了!

从先前开头起,就是青松和飞鹤告诉他司徒汐月跑来这儿喝花酒。他一时气不过,便急匆匆的赶来。一路上也没多想什么,就光顾着揪出这个胆大包天的女人来。

可是现在来了……看众人的反应,司徒汐月是不在的。这个老bao都死到临头了却还是一问三不知。难道?

想着,妖孽紧皱着眉头。一转身就是抬头看了过去,正好看到青松和飞鹤一脸惶恐,大惊失色的想要偷偷摸摸的转身离去。

“你们想去哪儿啊,恩?”

听到妖孽的声音,就像听到了阎罗的索命一样。青松和飞鹤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颤抖着畏畏缩缩的回头看了过去。

“司徒汐月到底在哪儿?”

妖孽的声音已经完全压到了低谷。可是青松和飞鹤完全感受到了那低谷下酝酿着的风暴。绝对能席绢出来,把他们撕的粉身碎骨。

苍天啦,现在怎么办?

你看我干嘛,我还不是没办法啊!救命啊!

青松和飞鹤欲哭无泪的看着对方,只差没叫救命了。早知如此,就不该扯这个谎的。说不定说点其他的什么都比这个好啊!

可是现在还能怎么办?公子啊,你可害苦了我们哦!

而在羽鹤公子府邸中,司徒汐月也做好了最后一步!

取出了最后一根埋藏在云梵骨髓中的金针,司徒汐月已经疲惫到浑身都要脱力了。将最后一根金针扔进水盆中,司徒汐月无力的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可算是弄完了!这金针封髓果然不轻松!连她都湿透了身体,要是别人,根本是连想也不敢想的!她这么拼尽全力的对云梵,希望他能跟妖孽之间的矛盾化解化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