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6章 妖孽流鼻血了?/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正好走出了门2C回头看着那雅致的宅子。花依依莫名的心情越发烦躁。云梵来还好好地2C怎么出来就这样了3F

心情不好2C花依依自然顾不得其他。单纯美好的脸庞上爬上了狰狞的嫌恶2C冷哼着。花依依直接下命令2C“来人2C给我把这个烦心的地方给我烧了”

“是”

“不行”

谁知道云梵的反应竟是这么大。挣扎的就是要从软榻上爬起来2C扯动了伤口顿时就撕心裂肺的咳嗽了起来。唇角甚至咳出了一丝血迹。要不是周围的侍婢及时拦住了云梵2C怕是云梵都要给掉到地上去。

被云梵的反应惊呆了。花依依一脸的错愕来不及收回2C有些气急败坏的看着云梵吼道3A“云梵2C你疯了”

指尖涂成了浅浅的鹅黄色的丹寇都忍不住直接捏进了手心。看着云梵咳得难受的样子2C眉头紧皱着2C满是不耐和烦躁。

挥手直接推开了侍婢2C花依依一脸不喜的看着云梵。但是急忙出手点住了云梵的穴道2C止住了云梵撕心裂肺的咳嗽声。被花依依按回了软娇上2C云梵挣扎着喘着粗气。

“不2C不行不行你2C咳咳2C不能烧了这里2C不能”

“云梵2C你疯了3F都这样了你还担心这里3F”

心中满满的火气。可是花依依转念一想着又发现了不对劲来。云梵和这羽鹤神医根本没有交集2C现在怎么又突然担心起来了3F不会就因为救了他一命2C就得感恩戴德了吧3F

云梵趴在软榻上气息虚弱2C可是抬眸看着花依依那一贯的思考样子。顿时心中慌了2C可不能让花依依知道司徒汐月就是羽鹤神医2C绝对不能

“大宫主2C我们现在不是还有大事要做吗3F这个关头没必要和羽鹤公子撞上所以2C所以……”

“是嘛3F”

花依依冷笑着2C对于云梵的话自然不会信的。紧要关头2C不能惹3F呵2C笑话她花依依怕过谁3F不就是一个江湖神医2C就算是废了又能怎么样3F

花依依知道云梵是有事瞒着她。但现在也没必要逼着云梵去问2C看着都病怏怏的要是再问吐血了。又得耽搁她的计划。至于这件事2C花依依自然能自己去查个清楚

等司徒汐月和妖孽携手恩爱的回来时2C天已经到了暮色夕阳。回来听到青松和飞鹤说云梵已经离去的消息。司徒汐月愣了愣2C却也没有再问什么。

拉着若有所思的妖孽直接回了屋。却不料进屋就看到了被铺整齐放在衣架子上的婚纱

司徒汐月惊呼了一声2C急忙想要扑上去挡住妖孽打量的眼神2C只可惜一切都晚了。妖孽早已有先见之明的把婚纱看了个透彻。眼中满满的惊艳和赞叹

看着一旁红了脸的司徒汐月2C妖孽笑了笑撒娇似得缠了上去。

“阿鸾”

“恩。”有些懊恼自己本来想打算结婚当天给妖孽看2C好好把妖孽惊呆一番的。结果没想到现在就被发现了2C真是早知道就不让飞鹤拿过来了2C这下一点惊喜都没了。

妖孽一看就知道司徒汐月在懊恼什么了。这个小女人的思想一向好猜2C不就是想给个惊喜吗3F现在不也是惊喜到了2C自家老婆不管怎样都是最美的

“阿鸾2C你不换上给我看看3F”

“啊2C才不许现在看要到结婚那天才能穿的2C你可不能偷看”

气呼呼的跳脚2C司徒汐月看着笑的促狭的妖孽满满的懊恼。原计划都被打破了2C真可恶

妖孽爱的就是司徒汐月这无可奈何的样子2C想要生气却面对他只能懊恼和羞射。伸手捏了捏司徒汐月的脸蛋2C在司徒汐月即将跳脚时2C妖孽又赶紧安抚

“好啦。阿鸾不管什么时候都是最美的你看现在我不也看到了吗2C不如阿鸾你就穿上给我看看也好给你家老公我看看不是3F”

“哼2C就不给”

“好阿鸾2C就穿上看看看一眼就好2C一眼”

……

软磨硬泡2C司徒汐月还是受不住妖孽的恶意撒娇。一个大男人磨着她真是无可奈何2C只能红着脸抱着婚纱跑进了屋去。要捏脚见此还想跟上来着2C结果被司徒汐月气呼呼的直接堵门口了

妖孽摊了摊手2C只能无奈的在外面等着。百般无奈的把玩着手中的茶杯2C一边期待着司徒汐月走出来时的美艳。

不过妖孽再怎么想2C也没有料到司徒汐月到时候的惊为天人

“妖孽。”小声了喊了声妖孽的名字。妖孽抬头看到的就是有些小心翼翼羞涩的司徒汐月。这一看2C就是差点丢了魂。整个人痴迷的看着司徒汐月挪不开眼

天啦好美

火红的婚纱2C炙热而耀眼。那飘逸宽大的裙摆2C就像一朵轻盈的红云2C炙热的燃烧着将司徒汐月包裹了起来。美艳惊人

上身完全不像下身裙摆的轻盈飘逸2C而是贴身的紧致。将那盈盈不足一握的纤腰2C胸口丰盈迷人的山峦勾勒的令人忍不住血脉喷张2C大呼把持不住啊

司徒汐月打散了一头秀发2C让它尽情的倾泄在身后胸前。墨色的青丝2C雪白的肌肤。交叠想印着2C给人以极致的对比2C每一寸都令人痴迷挪不开眼来

直直的看着眼前美艳动人的司徒汐月。妖孽只觉得身体中血脉喷张2C炙热的让人都快燃烧起来。特别是下腹奇异的感觉2C炙热燃烧着根本挡不住

“阿鸾……”低低的呢喃着司徒汐月的名字2C妖孽都有些回不过神了。

“怎么样2C好看吗3F”

看着妖孽直直的看着有些傻傻的样子2C司徒汐月有些紧张的扯了扯裙摆。自己一个人穿的2C也不知道有什么地方不对。这里没有大镜子2C还看不到真麻烦

而司徒汐月这么一扯裙摆2C微微俯身2C胸口大遍的美好顿时尽情展现在了妖孽的眼中。鼻翼中有些瘙痒2C妖孽不由得动了动。一股热流竟是喷涌了出来…

幸好他这样子没有被手下发现,不然真的要笑死了!

堂堂的冥王,居然会流鼻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