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9章隔阂/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妖孽可是从没有发烧过的人!毕竟也算是经历了腥风血雨过来的,身体素质就是好!

可是现在他居然如此脆弱的躺在床上,脸色苍白憔悴,眼神暗淡,不由得就叫司徒汐月觉得后怕!

其实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感冒而已,根本成不了任何的问题!司徒汐月之前治疗的疾病,哪一个都比这个要厉害多了!

可是她却从未发怵过,更别说是害怕了!但是面对着妖孽仅仅的一个小风寒,司徒汐月却怕的要死!

“妖孽,你怎么了?怎么会发烧呢?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司徒汐月忍不住俯下身去再次试探了一下妖孽的额头,语气中带着些许的责备,但是更多的则是担心跟害怕!

听到她话语的颤音,妖孽不由得笑了笑:阿鸾还是很关心他的嘛!这个小女人,整天就会装的那么彪悍,其实心底里却柔软的一塌糊涂!

不过心中的软化却在想到她治疗的病人是云梵的时候又撤退了下去!

她居然会给云梵治病?

这简直就是超乎了他的预料!

而且是瞒着他!而且居然那么着急,要骑着马一夜狂奔来到了禾姜国!

这说明了什么?难道在阿鸾的心里,云梵的地位已经那么重要,甚至比他还要重要了么?

妖孽的担心全都反映在了他的身体上,司徒汐月立刻感受到了他身体的僵硬,忍不住低声问:“妖孽,你怎么了,怎么身体又僵硬了?是不是很不舒服?我去给你熬一下药吧,你喝完就肯定会舒服一些的。”司徒汐月站起身来,想要去给妖孽煎药喝!

“不用了,阿鸾,我这个不要紧,熬一会儿就好了。千军万马都过来了,还能倒在一个小小的风寒上?”妖孽拉住了司徒汐月的手,顿时大男子主义的思维又开始构筑起来了!

“小小的风寒?你说的倒是轻巧!你可知道,风寒如果不治愈的话,待会就会发生肺炎。得了肺炎就完蛋了,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你,知道了吗?”司徒汐月站起身来,握起小拳头,十分严肃的说!

“好好好,那就麻烦阿鸾给我熬一副药吧!”妖孽紧紧的抓住了司徒汐月的手,心里不由得升起一种温柔的情绪!

阿鸾这么紧张他,这就说明了她心里特别在意他!

只要她这么在意他,那就说明在她的心里,他妖孽还是第一位的!

那个什么云梵,可能只是阿鸾一时的心软而已!

根本算不了什么!

他还是不要纠结在这件事上了!对他来说,现在好好的享受跟阿鸾的每一刻才是最实实在在的东西!

“好了,我去熬药了,你乖乖的躺在这里。”司徒汐月站起身来,宠溺的摸了摸妖孽的头,然后就转身离开了。

司徒汐月离开了,来到了后院,亲自给妖孽准备熬药。

这叫青松飞鹤吓了一大跳:“公子,您,您怎么亲自来熬药了?这样的粗活儿,还是叫我们来干吧!”

“不用,今天我亲自来做,你们两个,一边歇着去吧!”司徒汐月挥了挥手,亲自熬起药来!

“公子!是不是我们做错了什么?所以您要这么惩罚我们!我们改还不行吗?”飞鹤跟青松吓得啊,脸色煞白煞白的。

这当然很恐怖啦!因为司徒汐月亲自来熬药,这样的事儿可是破天荒地的头一次!

根据以往的经验来看,如果出现了什么反常的事儿,那就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他们俩有啥地方做的不对了,惹得公子生气了!

因为公子一直都是这样的,一旦她发生了反常的举动,那就意味着一场风暴的即将到来!

“哎呀,真的没你俩什么事儿?只是简单的熬药而已!安啦!怎么,难道我就不能自己熬药吗?”司徒汐月真的是被这俩小童儿给气的笑了!于是拿起了手中的蒲扇,轻轻地拍了拍他俩圆滚滚的脑袋!

没想到这俩货一下子跪了下来,痛哭流涕道:“公子,是我们错了!是我们错了!我们不该瞒着你的!”

“瞒着我?瞒着我什么?”司徒汐月一看到他俩的神情,就知道这俩货又给她惹了什么祸害了,不由得冷下脸来!

“是,是昨儿冥王殿下问我们,说是你给谁治病呢……”飞鹤吞吞吐吐的挤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什么?他居然问你们这个?”司徒汐月的脸色一下子凝滞了起来,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你们怎么说的。”

“额,我们,我们说我们也不知道……公子,那个病人到底是谁呀。”飞鹤忍不住问。

“哼,不该你们知道的事儿,你们最好别知道!”司徒汐月冷哼了一声,目光犀利,“不准告诉冥王我知道这件事了,知道了吗?”

“嗯,知道了!”飞鹤跟青松狂点头,恨不得把脑袋当成蒜臼!

“好了,你们两个先下去吧,我自己在这里静一静!”司徒汐月的脸色还是不好看,但是已经恢复了昔日的冷静和镇定!

“是。”闯了祸,他俩也不敢像平日那样跟司徒汐月嘻嘻哈哈的了,赶紧下去了。

庭院里,树荫下,司徒汐月静静的站在那里,慢慢摇动着手里的蒲扇,给小火炉里的火扇风。

妖孽,你既然有疑问,为何不来直接问我。

这根本不是什么为难的事儿,只要你来问我,我肯定会告诉你的。

可是,你为什么不来问我?难道你的心里,已经跟我的心,有了隔阂了吗?

一会儿司徒汐月的药就熬好了,给妖孽端了上来。

“来吃药药啦,小盆友。”司徒汐月此时脸上满是笑容,已经没有了刚才的那种低沉和压抑!

看到她的笑脸,妖孽觉得病似乎都好了一大半似的!

可是闻了闻那黑漆漆的药,妖孽又皱起了眉头:“好苦,阿鸾,可不可以不吃药?”

“不行!生病了怎么可以不吃药呢!”司徒汐月故意拉下脸来,“乖乖吃了药,我还给你准备了红果蜜饯,喝了药,吃个蜜饯就好啦!”

“光有蜜饯啊?不够!”妖孽依仗着病情撒娇了起来。

“那你还要什么?”司徒汐月有些无奈了。

“我要你亲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