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3章不是冤家不碰头/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呵呵,司徒新月,真是个好听的名字!在下是帖木儿,是凌玉的哥哥!初次见面,不胜荣幸!没想到我妹妹这里居然还有小姐您这样美丽的朋友,真是失敬失敬啊!”帖木儿在美女的面前一向都是很斯文有礼的,装的跟大尾巴狼一样的斯文!

若非这样的话,他又怎么能把一个又一个清纯无辜的少女给勾搭上床呢!

司徒新月的容貌姿色还有身材,在他以往交往的女人堆里,也算是数一数二的了!

尤其是司徒新月在被自己的亲生哥哥无情的蹂躏了一段时间之后,胸部发育的更好了,更显丰满了!

这当然是所有男人的最爱了!

像帖木儿这种色中饿鬼当然不会错过司徒新月这样前凸后翘的好货!

而且按照他看女人的经验来看,眼前这个女人八成已经不是什么处女了!

不然也不可能这么从头到脚都是风情!

不过这样也好,反正他也只是想玩玩而已,又不是想娶老婆,用不着什么清粥小菜!

这样的开胃大餐是最合适他的口味了!

而司徒新月也觉得帖木儿真的是太符合她心目中的要求了:高帅富不说,还是皇子!

这简直就是为她司徒新月量身打造的嘛!

所以她立刻绽出了最甜美的笑容:“呵呵,原来是皇子殿下啊,真是失敬失敬啊!”

“新月小姐,不知道在下有没有这个荣幸,请新月小姐去院子里逛逛呢?”帖木儿当然看得出司徒新月想吊他,干脆就给她这么一个机会!

“好啊,我也正好想去御花园逛逛呢!”司徒新月巴不得呢!

“哥哥,你好好地带着新月逛逛御花园吧,我身体还有些不舒服,先休息了。就不打扰你们了!好好地帮我招待招待新月啊,她可是我的好朋友!”娜拉凌玉含笑着说完,便转身到了屋子里休息去了。

闹了这么半天,她的力气也消耗的差不多了。那个司徒新月,就叫哥哥先玩两天吧!毕竟要物尽其用嘛!

所以司徒新月就在帖木儿的陪同下,两个人一起来到了御花园。

而此时被司徒汐月救回来的花楚楚也从昏迷中醒了过来。

因为是司徒汐月的贵客,所以她也得到了很好的照顾,一大堆的宫女太监都围着她,陪着她来逛御花园。

因为她的人皮面具已经扯掉了,所以当她在御花园碰到司徒新月的时候,她看着那张跟司徒楚月一模一样的脸不由得惊声尖叫起来!

“楚月?你不是死了吗?怎么会在这里出现?鬼啊,出现鬼了!”司徒新月指着花楚楚的脸,吓得花容失色,一下子躲到了帖木儿的身后!

“新月,别怕,本皇子在这里!”看到美人儿躲在自己的身后,帖木儿相当的有成就感,不禁拍了拍司徒新月的小手,顺便抹了一把,享受那种软玉温香!

嗯,手感还是不错的!完全可以想象这个小sao货在床上的表现是如何的精彩了!

帖木儿笑得很得意,就好像现在已经把司徒新月压在床上,撕开她的衣服征服她了一样!

“楚月?谁是楚月啊?你才是鬼呢,你才死了呢!”花楚楚一向在万魔山庄被骄纵惯了,现在被一个女人指着自己的鼻子说自己死了,当然很不爽啦!

“楚月,难道你不记得自己的身份了吗?你是司徒楚月啊,是司徒家的小姐,是我的妹妹啊!”司徒新月躲在帖木儿的背后说。

“放屁!谁稀罕当什么司徒府的小姐,我是——”她才要顺嘴说出自己是万魔山庄的圣女来,总算脑壳没坏掉,反映了过来,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

“如果你不是楚月,那你是谁!”司徒新月仗着自己有男人撑腰,也不是那么害怕了,声音渐渐的嚣张了起来!

“哼,我是谁干嘛告诉你?你是谁啊?”花楚楚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主儿,眼睛一横,就冷声反问司徒新月!

“我是禾姜国司徒府的大小姐司徒新月!”司徒新月不由得挺了挺胸膛。

“呵呵,我倒是什么人呢?原来不过就是一个世家小姐罢了!司徒府?呵呵,连听都没听说过,还在这里拽?拽什么拽?你又不是什么皇亲国戚的,还敢在我面前摆谱?真是丢人显眼!”花楚楚冷笑着扫了司徒新月一眼,十分厌恶她这身过于美丽的皮囊!

哼,她花楚楚最讨厌的就是长得比她好看的女人!

所有比她好看的女人都该死!而且这个女人身边还挽着一个这么俊朗的男子,这男子本来该是她花楚楚的裙下之臣的!

“呵呵,你说我拽?你这个死丫头,你是什么身份!”司徒新月压根不示弱。

“我是冥王妃司徒汐月的座上宾,怎么,这个身份还不够吗?”花楚楚自从醒来之后,已经将自己的周边环境摸的七七八八的差不多了,也知道自己居然是司徒汐月救起来的,虽然很吃惊,不过却也在这个时候运用的得心应手的!

“你是司徒汐月那个丫头的座上宾?”司徒新月忍不住睁大了眼睛,犀利的目光在眼前的花楚楚的身上扫来扫去的。

这一定是有阴谋!

不然司徒汐月怎么会跟司徒楚月勾结在一起?

这个女人如果不是司徒楚月,她司徒新月就把自己的脑袋割下来喂狗!

“是啊,我就是冥王妃的座上宾。你是什么身份,居然敢在我的面前叫嚣?来人,给我教训教训这个不知道好歹的女人!”花楚楚在万魔山庄动不动就教训人,已经养成了这个习惯了,到了这里也根本不假思索,就要打人!

“你敢?”司徒新月瞪大了眼睛,捂住了自己的脸!

有没有搞错,居然一天之内被人连续打了两次!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儿!

如果刚才被娜拉凌玉打是因为她是公主,她不得不被打,那么眼前这个女人,又算是什么东西!

“皇子,您瞧瞧她,这么放肆,皇子,快替新月教训教训她啊!”司徒新月拉了拉帖木儿的袖子,撒娇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