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4章看人不准/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呵呵,新月,与人为善是咱们做人的最基本的准则。本皇子向来都是敦亲睦邻的。”帖木儿笑呵呵的说着,其实心里是有点儿害怕冥王敖广,得罪谁也不能得罪这尊杀神啊!

他的怂包样儿当然被司徒新月看在眼里,心里不由得为这个男人减了几分,但是却必须要出了这口气:“不行啊,皇子,你如果不替月儿出气的话,要是传出去,还以为您连司徒汐月的一个不沾边的朋友都怕呢!那您的英明何存啊!”

这一番话倒是说到了帖木儿的心坎里了,他最要面子了,当时在客栈被司徒汐月好一个教训,在众人面前丢丑,已经是他这辈子最挫的事儿了!

要是这次连司徒汐月的一个朋友他都怕的话,这话要是传到他父汗的耳朵里,恐怕他的太子梦就更加遥远了!

想到这里,帖木儿倒是壮了壮胆子!

反正眼前这个女人看起来娇娇弱弱不会武功的样子,再说她就算会武功,也不会比司徒汐月那个恐怖的女人更厉害!

今天他就不妨教训教训这个嚣张的女人,也当是给司徒汐月一个警醒了!

想到这里,帖木儿便冷下脸来,将司徒新月护在身后,然后便走到了花楚楚的面前:“道歉,我要你向本皇子的朋友道歉!”

花楚楚呵呵冷笑了两声:“道歉?本姑娘凭什么给她道歉啊?再说你是谁啊,皇子?你算哪门子皇子,怎么本姑娘之前从未听说过你的名字?”

“呵呵,你没听说过我的名字?”帖木儿之前还想着对花楚楚手下留情呢,但是现在却觉得自己根本不需要对她有任何的留情。

“没听说过你的名字不是很正常的吗?”花楚楚冷冷的看向帖木儿,手里慢慢捏起了一个诀,防止这个男人突然袭击!

这个男人看起来一脸的阴险,万一对自己动手怎么办,她可不能吃亏!

“呵呵,当然没什么问题啦!”帖木儿脸上笑着,心里却恨得要死,还真的打算发起暗算!

“这里怎么这么热闹啊?是不是发生什么事儿了?”司徒汐月的声音忽然出现,终止了这一场的对话。

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落到了她的身上,司徒汐月倒是有些奇怪眼前这两个人会凑在一起。

尤其是花楚楚,她什么时候醒了?这么快的醒来,倒是叫她觉得奇怪。

现在还跟司徒新月凑在一起,这两个人怕是要闹起来了。

“汐月,你回来了。”花楚楚倒是十分自来熟,赶紧走到司徒汐月的身边,伸手想挽住她的胳膊。

却被司徒汐月躲开了。

“汐月,你怎么了?我是楚月啊,难道你忘了吗?”花楚楚不是白痴,听了司徒新月把她认错了,就知道她跟司徒楚月应该很相像。而且既然是司徒了,那么搞不好就是跟司徒汐月跟司徒新月都是姐妹关系!

所以她打蛇随棍上,赶紧上前来攀亲带故。

司徒汐月倒是有些吃惊,但是她不会那么轻易的就相信她的话的,这也未免转变的太快了吧!

而且这个跟司徒楚月这么相像的女人,到底背景是什么,她还根本没调查出来,所以她压根就不会轻易相信她“恢复”了记忆!

不过她最会的就是装傻充愣,看着别人的表演,才能看得出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所以她也只是呵呵笑笑,反而握住了花楚楚的手:“呵呵,楚月,你醒了?身体怎么样,有没有什么问题?”

“没什么问题!多谢你出手相救啊!”花楚楚看到司徒汐月这么轻易就相信了她的话,心里不由得暗暗窃喜!

呵呵,看起来自己的这一步走的还是对的嘛!

只要获得了司徒汐月的信任,打入了他们的内部,她就能圆满完成大宫主交代给她的任务,从而能更加巩固在万魔山庄的地位了!

“没事儿,楚月,咱们都是好姐妹,我这么做也是应该的嘛!刚才你在跟谁吵,谁欺负你了,你跟我说!我叫冥王给你出气!”司徒汐月紧紧的握住了花楚楚的手,亲密的说。

“就是这个女人跟这个男人欺负我!”花楚楚倒真的是进入角色了,赶紧指着司徒新月跟帖木儿说。

“哎,别瞎说啊!是你自己先找事的。”司徒新月赶紧撇清,表明自己的清白!

花楚楚冷哼了一声:“不是你先惹我,我会故意去惹你?汐月,你要相信我说的话!”

“好,楚月,我相信你的话!”司徒汐月拍了拍司徒楚月的手,眼睛看向了司徒新月。

这个女人什么时候混到宫里来的?

她一不留神这个女人居然还能立刻混到这里来了,真是有本事啊!

看样子她还得在这个女人身上多费神费神,得早一点把这个女人解决掉!

今天她就先给这个女人一个教训看看!

正好趁着今天这件事,她正好借着这个由头给这个女人一个教训!

“王爷,这个女人居然敢欺负我的人,你要替我做主!”关键时刻,司徒汐月还是把难题扔给了妖孽!

男人在的时候,女人就不需要出头!叫男人来做就好了!

“是么?居然还有人敢欺负本王的人。”妖孽十分听话,立刻挺身而出,要维护自己未婚妻的面子!

“呵呵,误会,误会,一场误会而已。”帖木儿赶紧上前要来打圆场,不过花楚楚可不是那么容易善罢甘休的。

“什么误会啊?误会你要上来打我?你还是个男人吗?汐月,别听他瞎说!”花楚楚丝毫不愿意退让,直接指着帖木儿的鼻子说。

“既然楚月都这么说了,那就是真的。皇子,你说怎么办吧。”司徒汐月咄咄逼人。

帖木儿一看这种情形,心想不好,也不维护美人儿了,赶紧把司徒新月推了出来:“不关本王的事儿啊,是她的事儿,是这个女人吵起来的,是她故意要挑起事端的,不干我的事儿!”

看到他这么孬种的模样,司徒新月的肠子都悔青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