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2章 云梵的顺从!/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直在旁边成了背景2C无视众人的司徒汐月听此也忍不住变了脸色。

花依依居然同意了这怎么可能3F花依依是绝对巴不得她去死2C又怎么会让她嫁给云梵心中有些闷闷的2C司徒汐月警惕的察觉到了不安的危机。可是看着花依依那笑脸如花的灿烂2C只能抿紧了嘴角

花依依2C你到底打的什么主意3F

云梵也是有些迟疑2C不过花依依居然答应了这就是最好的消息。心中不再想那么多2C云梵回头看着司徒汐月笑的格外柔和。“汐月2C咱们进去吧”

侧身躲开了云梵的掺扶2C司徒汐月唇角紧抿着看着花依依2C仍旧一脸的诧异。她可不信花依依会那么好心的同意

被司徒汐月的眸光直直的打量着2C花依依竟有种自己被人脱去了外衣看的透透彻彻的2C心中多了几分恼怒。花依依恨不得一掌直接掐死那个碍眼的司徒汐月。

可是看着一旁云梵对司徒汐月的各种爱护。花依依只能咬了咬牙2C暂时忍了算了2C反正这个司徒汐月也活不了几天的2C就算是她的恩赐好了

她之所以会答应云梵的要求,无非也就是想来一个缓兵之计,先把他哄住了,然后把司徒汐月弄进来,就好来一个瓮中捉鳖,好好地对付对付她!

呵呵,就凭她一个司徒汐月,还想跟她对着干?真是太小看她了!

“怎么2C司徒小姐不肯进我万魔山庄3F是看不上吗还是……”

剩下的话2C花依依没有明说但是听起来2C却是满满的不怀好意。司徒汐月唇角紧抿着2C眸光闪烁。“大宫主想多了。”

“你”

“大宫主2C我先带汐月进去了。”

说着云梵直接护着司徒汐月就是进了万魔山庄。将花依依丢在了一旁直接无视。花依依见此2C愣了好半天差点没气的吐血

“大宫主……”

听到有人喊她2C花依依勉强压下了心头的怒火。可是一回头看去2C看到花弄玉却是忍不住冷笑了。“你还有脸回来3F”

“大宫主2C花弄玉知罪”花弄玉上次偷偷跟着云梵出去,也没有跟花依依报备。理论上,这就算是背叛了大宫主,罪该万死!

“哼2C你的帐我事后在好好跟你算算”

花弄玉只剩下了满脸的苦涩。得罪了云梵2C办事不利。回来还要面对花依依这关2C天要亡他花弄玉啊

且不说这边花依依对花弄玉的处罚。那边云梵直接带着司徒汐月去了他的寝殿。一路上碰上不少的侍女纷纷跪下行礼。这场面气派,跟皇宫里倒是一模一样的!

司徒汐月也不得不佩服花依依治理有方,一个万魔山庄,也被她弄的如此秩序森然!

这一路走来,半点咳嗽声也不闻,偌大的一个万魔山庄,除了飒飒的风声跟鸟语,竟是半点人声也听不到!

这花依依,倒是却是有几把刷子!

在云梵的一路陪同之下,司徒汐月来到了云梵的寝殿留仙宫。

云梵的寝殿2C一如他人一样。色彩简单素净2C却处处高贵2C纤尘不染

紫檀木的雕花大门2C走进屋中处处是白色的轻纱。风儿轻柔的吹动着2C便泛起了温柔的涟漪。轻轻的晃荡着2C犹如天空的洁白轻巧的云朵。看得人极为舒适。

云梵喜欢白色。那便是一屋子的白。白色的床榻。白色的摆设。屋中也只是挂了一些书画2C素雅的山水2C淡淡的花香2C幽香之中令人心境开阔不已

司徒汐月可以注意到2C这里的每一样东西都是素净的颜色。而且分外的干净整洁。可以看出屋中主人的爱好和高度的洁癖对一切的需求已经到了极致2C且不允许任何的碰触

“汐月,喜欢吗3F”

“还好。”

这样素净到孤僻的装扮2C老实说司徒汐月并不喜欢。高风亮节2C一尘不染那是云梵。她喜欢的却是红尘滚滚的潇洒的恣意喜欢的是那种肆意跟洒脱,而不是这种拘谨跟刻意

云梵光顾着去介绍自己的寝殿2C却没有看到司徒汐月的神情。以为司徒汐月喜欢自己的寝殿2C顿时心中满满的得瑟和高兴

“汐月2C你知道吗3F我这里2C可没有其他女人来过你2C是第一个”

“……”

听着云梵这么一说2C司徒汐月心里莫名的膈应。想到花依依2C司徒汐月抬头看着云梵极为冷淡的问道3B“花依依呢3F”

“我说过2C你才是第一个进到我寝殿的女人其他的人2C没有能活着进来的。汐月2C你要相信我对你的心”

“……”这一刻2C司徒汐月只觉得云梵极为的病态。变态的爱恋2C变态的固执。这样迟早会毁了他的

“汐月2C今后你就住在这里了这里也随便你来打扮2C不论怎样我都会喜欢的”

云梵以为这是交给司徒汐月主权2C表示自己除了司徒汐月不会再爱上其他人。

冷眸看着云梵2C司徒汐月唇角微勾2C笑的几分邪气2C几分狡黠。

“云梵2C你确定交给我3F”

“恩汐月你要是住不习惯就改成自己喜欢的。只要你喜欢2C我就都喜欢”

听此2C司徒汐月眸光中闪烁着的狡黠更加明亮了。抬头看着周围太过素净典雅2C的陈设司徒汐月这几日来难得舒心的笑了。只不过对于某些人而言2C只会是噩梦

“好,既然这是你说的,那么我就不客气了!”司徒汐月笑了笑,表情狡黠。

“可以,从现在开始你就是这里的女主人了!只要你想,你就可以去做!”云梵用一种近似宠溺的语气对司徒汐月说。

这种口气也叫旁边的侍从们吓了一大跳!

要不是他们有着严格的规矩,此刻他们肯定会惊呼出声!

天啦,刚才那番深情款款的话,真的是从少主的嘴巴里吐出来的吗?

这不可能啊!少主那么冷酷无情的人,平常多说一个字都嫌费劲的人,肿么可能一下子说那么多的话,而且都那么的深情款款?

但是不可能的事儿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就不得不叫人费解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