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8章 救命恩人/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为什么?”云梵充满了疑惑。

“师叔们在竹林小筑闭关修行,而竹林小筑是我们风之谷的圣地,外人是不能进去的。”

云梵眯了眯眼,有些迟疑:可是汐月如今昏迷,交给陆逊他还是不放心。

陆逊看出他的担忧,扫了一眼众人:“这是谷内的规矩,请恕我实在是无法通融,如果少主不放心,只能让薛治抱着司徒汐月进去,大家都是风之谷的弟子,也符合规矩。”

云梵无奈,但也只能这样做,这里毕竟是风之谷,人家的地盘他这个外人确实不能随便硬闯。平常他一个人灭了风之谷都是绰绰有余,但是现在他不是一个人,他还要有求于人,为了司徒汐月,他只能遵守规矩!所以他小心翼翼的将司徒汐月交与薛治,肯为汐月拼命的人,他多少能放心点。

薛治从云梵手里接过司徒汐月,抱着她跟着陆逊走出了松风厅。

楼楠听到竹林小筑,心中生疑,趁众人未察觉,悄悄的跟了过去。

陆逊带着薛治绕过后院,一会儿就走到了竹海,三人走到竹林小筑跟前。

陆逊踟蹰着不愿再往前走。

“师兄,快走啊,这就到了!”薛治催促着。

扑通一声,陆逊却突然跪在薛治面前。

“薛治师弟,请你原谅师兄!”

“师兄,你快起来!你这是干什么?咱们赶紧去找师叔啊!”

“师叔……师叔们并不在里面。”

“什么?师兄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师叔们不在竹林小筑?”

后面悄悄跟上来的楼楠听到陆逊和薛治的对话,马上冲到竹林小筑前,一把打开房门。

果然,里面哪有什么瘦老头和胖老头,只有两个风之谷里很年轻的弟子。

“师弟?”

薛治抱着司徒汐月也冲了进来。

“你们为什么在这里?师叔呢?”

“我们……是陆逊师兄叫我们在这里假扮师叔们。”两个小师弟诺诺的说。

陆逊师兄为什么会安插在这里两个师弟呢,还假扮师叔?

“风之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瘦老头还有胖老头去了哪里?”楼楠急切的问着陆逊。

他的直觉向来很准,风之谷果然是出事了!

可是连瘦老头和胖老头都不见了是怎么回事儿,他们去了哪里?还是被陆逊弄去了哪里?

“这……”

“师兄,你倒是快说说看师叔去了哪?”

“陆逊,你快说,风之谷究竟出了什么事?”

面对师弟和楼楠的一再追问,陆逊有些动摇。

陆逊刚要开口说什么,突然从竹林深处射出一根梅花镖,径直扎在了陆逊的脖子上,随后陆逊就晕倒了。

见势,楼楠寻着梅花镖飞来的方向追了出去。

薛治赶紧轻轻放下司徒汐月,上前观察陆逊师兄的伤势。

“他怎么样?”

楼楠追出好远,却是没有发现任何线索,一无所获,他只得又返了回来。

“好在梅花镖上没有剧毒!只是梅花镖上带了一种叫人昏睡的药,只是这药很厉害,看来陆逊师兄要足足昏睡个十天半个月的了。只是迷药而已,师兄昏睡个十天半月就会醒了。”

“看样子那人并不想要他的命,只是想叫他闭嘴而已。”

两人没有任何线索,瘦老头和胖老头又找不到,薛治只得抱着司徒汐月回到了松风厅。

云梵见到他们回来,疾步上前,观察着司徒汐月,可是她完全没有好转,连气息都越来越微弱。

“这是怎么回事?”云梵质问着薛治。

“师叔们并不在竹林小筑。”

“什么?”在场的师兄弟们无不被薛治所说的话震惊到。

“不在是什么意思?既然出关了就找来给汐月医治啊!”

“我,我也不知道师叔们去了哪里。”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云梵喃喃自语起来。

瘦老头和胖老头是云梵唯一的希望,现在没有了两个老头,他唯一的希望也破灭了。

此时司徒汐月已经不在翻来覆去的绞痛着了,她慢慢的安静了下来,但却仍然是昏厥不醒。

冷汗浸湿了她的秀发,脸色白的吓人,隐隐透着寒光。

这样子来看,再不赶快医治,恐怕就会回天无术了。

众人站在屋内,全都是束手无策。

屋子外面,楼楠正向妖孽报告着刚才竹林小筑发生的事情,事出蹊跷,风之谷的瘦老头和胖老头却同时都找不到人,而陆逊似乎是知道什么,可是他现在又说不出来,看来只能继续调查了。

这时,一声轻快地脚步声响起,慢慢接近松风厅,一个少女飞奔到了司徒汐月身边。

“把她放到床榻上面去!”

一声令下,不容置疑,刻不容缓。

薛治轻轻将司徒汐月放到床榻上面,闪身站到了一旁。

来的这位女子,看得出的胸有成竹,莫非她真的能救下师姐?

少女一把推开挡在司徒汐月身前的云梵。

“若想让她活命,就快让开!”

随后,她坐到床榻边,伸出手自拂袖中掏出了一个羊皮卷。

她轻巧的将手中的羊皮卷打开,里面是一根根纤细的银针。

“拿个烛台给我!”

薛治拿了烛台过来,并将它点燃。他也是习医之人,他知道拿烛台是为了给银针消消毒。

众人看着眼前的少女,轻轻捏起一根银针,然后在烛台上放了一会儿,然后抬起司徒汐月的手,缓缓将银针扎进了虎口的位置。

之后,又拿起一根新的银针扎了起来。

她的动作如此娴熟,定是位医术高明的女子,难道是谷中的人?

不一会儿,司徒汐月的手臂上就被密密麻麻扎了许多银针,但是她的脸色却渐渐好转了,那层淡淡的寒光也不复存在了。

过了半刻,待司徒汐月的脸色褪去了一抹惨白,少女将插在司徒汐月手上的银针一一拔了出来。

将银针又放到火烛上面烫烤了一番。

拿起银针,少女又将银针对准了司徒汐月的腹部一根根扎了下去。

司徒汐月缓缓舒展了拧在一起了眉毛。

过了一盏茶的功夫,少女又将插在司徒汐月腹部的银针拔了出来,在火烛上面烤了烤,然后拿起一根银针慢慢插到了司徒汐月锁骨中央下方的位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