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1章司徒明月的心计/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司徒明月的开朗,汐月倒是难得也跟着开心的玩了一会。

白天在风之谷发生了那么多事,现在司徒汐月的心里一定很难受。

云梵看到司徒汐月笑得那么明艳,更加肯定自己的决定是对的,看来还得好好拉拢拉拢这个司徒明月!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吃过晚饭司徒明月赖在汐月的房间不肯走。

“今天我要跟你睡!”

“可是上房已经为姐姐收拾妥当了。”

“我就是要跟你住一起嘛!”

“好好好!”汐月拗不过她只得同意。

夜晚,司徒明月打发走了所有人,将司徒汐月拉到床上坐下,神色无比凝重的开始给司徒汐月把脉。

一般蛊毒是不会发作的,她要做出详细的诊断,才能知道白天折磨汐月的毒蛊为什么会发作。

“姐姐,你这是?”

“嘘!万魔山庄人多嘴杂,我只能避过所有有心人的眼,才能避免被监视。”

原来姐姐白天故意拉着她一起玩,让别人都以为司徒明月是个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人,这样就可以骗过所有人的眼。

“姐姐!”司徒汐月明白了姐姐的良苦用心,很是感动。

“别动!我得再给你详细的检查一下,毒蛊发作可没有那么简单!”

司徒明月检查过后,皱紧了眉头。

“啊,原来是这样!”司徒明月惊呼了一声,“汐月,你这次蛊毒发作,想必是有人下了母蛊,所以才引动了你身体里的蛊虫。”

“会是谁呢?”

“虽然目前还不知道是谁下了母蛊,但是,我有办法!”

“姐姐你有办法?是什么?”

“你明天就知道了!”司徒明月得意的笑了。

夜深了,司徒明月跟司徒汐月躺在一起,渐渐睡下。

深夜,司徒明月感觉到司徒汐月悄悄地起身,走下了床。

她好奇司徒汐月这时候起来干嘛,却看见司徒汐月慢慢的走到窗边。

司徒汐月站在窗前,望着窗外一轮皎洁的明月,默默留下了一行清泪,嘴里还不自觉的叫着一个人的名字:“妖孽,妖孽……”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月光如水,倾泻而下。

洁白的月光照映在司徒汐月皎洁如玉的面颊上,微风轻轻吹起一丝司徒汐月如水的秀发,雪白的衣袍随风起舞。

本该是一副美人如画的场景,此时看起来却是如此的落寞。

司徒汐月抬头看着窗外的月色,眼神却是游离的。

此时的她,回想着白天发生的一系列事情,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司徒汐月害怕打扰了司徒明月的睡眠,看到出,她已经极力压抑了。

她从来都不愿意在人前露出自己的情绪,尤其是现在如此脆弱的自己,情绪都是自己的,即使说给别人听,别人也不会理解你的悲伤。

司徒汐月默默流着眼泪,神情无比的落寞。

司徒明月在汐月起身的那一刻就已经醒了,她悄悄看着司徒汐月走到窗前推开窗,仿佛是看着明月,眼神却是毫无焦点的。

司徒明月看着汐月默默流泪的样子,很是不解,也无比心疼。

隐隐听到司徒汐月口中默默念着什么,好像是一个人的名字!

司徒汐月慢慢下床,走到了司徒汐月身边,轻轻将手搭在了司徒汐月的肩膀上。

“汐月,为什么哭了呢?”

“姐姐!”司徒汐月有一霎的惊讶。

“有什么事嘛?干嘛一个人大半夜起来哭呢?”

“姐姐,我打扰到你了吧?”司徒汐月有一丝的抱歉。

“哪有什么打扰不打扰的!”

“怎么了,有什么事儿吗?怎么宁可自己一个人默默掉眼泪也不跟姐姐说呢?”

“姐姐……”

“有什么事都可以跟姐姐说啊!出了什么事都有姐姐给你撑腰呢!”

司徒汐月轻轻将头靠在司徒明月的肩头。

不是什么事情都可以那么容易说出口的,但是对于二姐,现在的汐月真的很想发泄一下她的情绪。

人前她可以伪装的很好,可是面对二姐她还是原来的她。

“姐姐,我很想他!”

“想谁?”

“妖孽。”

“你说的是慈悲城城主娄?”

“是的,就是他。”

“想他就去见啊!你在这抹眼泪也不是个办法呀?”

“他未婚你未嫁的,既然想他那你就去见他!有什么好怕的?”

“姐姐,我没有那股子冲劲儿了。”司徒汐月极其悲伤的说道,“白天的情景你也看到了,他根本都忘了我了!还那么样的对我!姐姐,我不是没脸没皮的人,白天的事儿,已经是到了我的极限了!我不想再重复那样的阶段了!”

“汐月,幸福是要靠争取的!你什么都不做,又怎么会知道结果是怎样的呢?没准儿他也在等着你去找他!”

“我不知道他还会不会再爱我……”

“不要管他会不会爱你,问问你自己的心,你还爱他吗?”

“我当然爱他!”

“既然你这么爱他,就该去找他,心会告诉你你的幸福在哪里!”

是这样吗?可是妖孽他……

司徒汐月轻轻摇了摇头。

“姐姐,今日在风之谷,当我醒过来的时候见到了他,可是他失忆了,已经完全不记得我了,还让我如此的难堪。”

曾经司徒汐月,可是妖孽捧在手掌心的宝贝,越说越伤心,司徒汐月已经渐渐抽泣起来。。

看着司徒汐月越来越落寞的得神情,司徒明月扬手就扇了司徒汐月一个耳光!

司徒汐月一脸错愕的看着一脸严厉的姐姐司徒明月。

“不就是失忆了吗?多大的事!至于你这么灰头丧气的吗?”

“姐姐?”司徒明月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指着司徒汐月的鼻子说。

“你就是个懦夫!他不记得你,你记得他就行了啊!你以前那种做一件事非要成功的风范哪去了?你这样简直是给司徒家丢人,也是给我司徒明月丢人!”

“已经没用了!都没用了……”司徒汐月伤心的流着眼泪。

“怎么会没用呢?只要你还爱他,就没有什么晚不晚的!”

“妖孽已经不记得我了,白天在风之谷见到他,他的眼里根本就没有我了,连林月如在他眼里都比我好上千倍百倍,他再也不会为我担心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