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2章取消婚礼/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汐月,他只是失忆了而已,可能某一天就好了也说不定啊!”

司徒明月看到她如此忧伤,不禁慢慢安慰道。

“他失忆了,你就去帮他找回你们的记忆!”

姐姐说的对,他失忆了,那我就帮他找回来!曾经的山盟海誓我不相信他就能忘得那么彻底,就算他都忘记了,永远都想不起来,那我就重新让他爱上我!

“姐姐,他已经完全变了,不再是我认识的妖孽了。况且我现在被困在万魔山庄,根本就出不去,根本连见妖孽一面的机会都没有。云梵想要在三天后举行我们大婚,我必须尽快逃出去。”

听到司徒汐月讲出其中的忧虑,司徒明月拉过她的手:“放心,现在不是还有姐姐吗?我会帮你的。”

司徒汐月听到姐姐这样说,感激的一笑。

“汐月,现在那些都不重要!现在重要的就是你要先把自己的身子养好,只有你身体好起来才有力气应付接下来的事情。”

“嗯,我知道了。”

“现在你身体里的毒蛊随时都有复发的可能,你的情绪波动不要太大了。”

听到姐姐的支持,司徒汐月重新找回了勇气,又恢复了之前冷静果敢的样子。

“姐姐你有什么办法让我从这里出去吗?”

“这个嘛!嗯,虽然现在我还没什么头绪,但是重要的是你要先解了这毒蛊,不然你会一直被它牵扯着。”

司徒明月说到这不免担心,如果母蛊让有心之人利用,那随时都可以要了汐月的命。

“那就麻烦姐姐尽快找到这毒蛊的母蛊。”

“放心,我会帮你继续查找母蛊的下落。只不过苦了你了!”

司徒明月心疼的抬手,轻轻帮汐月擦掉未干的泪痕。

她认识的汐月从来都是很坚强的,即使被司徒新月欺负也从来不会掉眼泪,看来这次是真的伤了她的心。

司徒汐月点了点头,轻轻拍了拍司徒明月的手,示意她放心。

“那现在快跟我回去睡觉吧!”

司徒明月拉着汐月走回床上,两人并排躺下。怕汐月又会一个人胡思乱想,司徒明月将她轻轻拥着。

屋中又渐渐恢复了宁静,只留下两人平稳的呼吸声。

第二天一大早,下人们都在院子里忙碌着,云梵第一件事情就是来看司徒汐月有没有好转,顺便找她商量一下婚礼的事情。

云梵刚走进院子,就听到一声东西脆裂的声响,他急忙跑进司徒汐月的房间里。

看到的却是司徒汐月痛苦的趴在桌子上,手里狠狠地攥着桌布。

“汐月,汐月你这是怎么了?难道毒蛊又开始作祟了!”

云梵赶紧找了在院子里赏花的司徒明月进来,让她赶快为司徒汐月诊治。

“快点看看汐月这是怎么了?”

司徒明月看到汐月这样,立刻叫云梵将她抱到床上,开始把起脉来。

诊断了一会儿,司徒明月转过身回答他。

“汐月昨天刚刚被毒蛊折磨的差点丢了命,我虽然暂时控制住了蛊虫,但是很难说它会什么时候在发作。”

“那怎么办?汐月岂不是随时都有危险?”

“现在的汐月身子实在太虚弱了,根本镇不住蛊虫,现在只能先让汐月养好身子,我再慢慢找一找有没有什么办法找出蛊虫。”

司徒汐月脸色慢慢的有所好转。

“云梵,你这么早来这里什么事?”

“昨天你被蛊毒折磨的不轻,我来看看你好些了没,顺便跟你商量三天后大婚的事情。”

司徒明月听到云梵的来意,不免皱了眉头。

“胡闹!以汐月现在的状态,根本就没办法参加三天后的大婚,到时候她肯定支持不住的,现在她必须要好好地养伤,否则会留下病根的!”

云梵没想到司徒明月的反应会这么大,但是听她这么一说,也不免有些担忧。

但是,司徒汐月的毒蛊是司徒明月控制住的,他肯定是最知道这其中原由的,所以云梵很是相信她。

“那汐月要什么时候才能恢复呢?”

“这我也不好说,毕竟还没有找到母蛊的下落。”

反正汐月人在这里,只要让她恢复好身体,婚礼随时可以举行。

“那就先取消婚礼吧!等到汐月你身子好些了,再举行。”

司徒汐月听了,心里很是高兴,可却装出一副愧疚的样子。

“对不起,云梵!看来婚礼没有办法如期举行了。”

云梵心疼的摸摸汐月的头:“傻瓜,你不要太担心了,只要你身体赶快好起来,婚礼随时可以举行,为了你推迟婚礼不算什么,只要你身体能好,我愿意付出一切代价!”

趁云梵出去给汐月倒水的空,司徒汐月和司徒明月相视一笑,看来这招苦肉计成功了。

一时间,万魔山庄的人都在传,说少主为了先让司徒明月养伤,取消了三天后的大婚。

此时,万魔山庄大宫主花依依正在屋里悠闲地喝着茶,听到下人说少主取消了大婚,高兴地笑了。

哈哈,看来给花楚楚下的母蛊管用了,控制司徒汐月取得了初步的成效嘛!

对于云梵取消大婚的决定,花依依很是高兴!

“去那些补品来,本宫主要去看望看望司徒汐月!”花依依对身后的侍女吩咐道。

花依依扭着腰肢假模假样的来到了司徒汐月的屋子,刚要走进去,没想到却见云梵走了出来。

她假惺惺的说,“本宫主听说汐月病了,所以特意带了上好调理身子的药来探望探望。”

“有劳姑姑了,不过我们这里已经有了很多的灵丹妙药了,您还是回去吧!”

花依依气的牙痒痒,但也没有办法,少主她还是少惹的好。

碰了一鼻子灰,花依依灰溜溜的走了,但是心里气不过,一个人来到了天牢里。

“没想到你还挺会享受的嘛!”

花楚楚听到花依依的声音,一阵脊背发凉,手一哆嗦,手里的茶杯应声而落。

“大宫主!”

“看你一个人在这怪无聊的,我来陪你玩儿会儿!”花依依阴森森的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