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3章寻找母蛊/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花楚楚想到那毒蛊发作时的情形,手里直冒冷汗,不知道大宫主现在来又要干什么!

“属下何德何能,不敢不劳大宫主惦念。”

“哼!”花依依手里立刻拿出了控制蛊毒拨浪鼓。

花楚楚见到花依依拿出拨浪鼓,顿时吓得连连退了好几步,可是花依依才不会理会她,阴冷一笑,就轻轻摇了起来。

一听到拨浪鼓咚咚的声响,花楚楚身体里的母蛊就苏醒了过来,拨浪鼓响一下,母蛊就在花楚楚的肚子里来回窜。

花楚楚立刻蹲下捂着肚子求大宫主饶命。

可是,花依依看到现在的被毒蛊折磨的花楚楚反而来了兴致,手里的拨浪鼓摇的更加欢快了,她仿佛已经透过花楚楚看到了同样被蛊毒侵蚀的司徒汐月。

母蛊随着拨浪鼓时快时慢的声响,在花楚楚的肚子里来回折腾,花楚楚时而心被揪的生疼,时而又觉得像是肠子被打了结,五脏六腑就像被万虫啃咬一样。

花楚楚被折磨的满地打滚,浑身都是冷汗。

“求宫主…求宫主饶了我,我一定什么事都听宫主的!…都听宫主的…”

花楚楚痛的根本说不清楚一句完整的话来,只知道求花依依不要再这么折磨她了。

可是花依依却丝毫不理会她的求饶,看着她在地上地上翻来覆去的打滚,一丝阴冷的笑在花依依脸上蔓延。

而此时司徒汐月房里,司徒汐月和司徒明月还在为成功了第一步计划而雀跃,没想到司徒汐月却突然捂着心口皱起眉来。

司徒汐月脸上立刻沁出了一层密密麻麻的冷汗,雌蛊被母蛊唤醒,也开始在司徒汐月身体里游窜。

司徒汐月开始还能强忍着疼痛,但是身体里的蛊虫却越来越放肆,司徒汐月痛的一下滚到了地上,在地上来回翻滚。

司徒明月看到汐月这痛不欲生的样子,心想,坏了!

刚才汐月其实根本没有蛊毒发作,她们是商量好计谋,设计让云梵推迟婚礼,好给汐月逃出去争取更多的时间,但是万万想不到,现在蛊毒却真的发作了。

云梵看到在地上胡乱翻滚的汐月,心中甚是着急,想要上前抱住她,却被汐月甩开。

“蛊毒又发作了!司徒明月快点,快点给她医治!”

云梵拉着司徒汐月,急切的说,他不能再让汐月如此痛苦!

没想到司徒明月一阵担心之后,反而冷静了下来。

“现在不能医治汐月。”

云梵震惊的看着司徒明月。

“少主,你先冷静下来!汐月蛊毒发作,但这却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或许,可以顺藤摸瓜,找到母蛊到底藏在了哪里!”

能趁此机会找到母蛊固然好,那汐月就能彻底好了,再也不用受蛊毒的控制。

司徒明月说完,转身扶住地上的司徒汐月。

“汐月,你要坚持一下!我这就去找到底是什么人搞的鬼!”

原来,在司徒汐月被蛊毒折磨的剧痛的时候,母虫和子虫是会有感应的,那他们只要找到这个感应,自然能找到母蛊。

司徒汐月艰难的点点头,她相信姐姐一定有办法能找到母蛊!

“少主,请你抱着汐月跟我来!”

云梵听到司徒明月这么说赶紧抱起司徒汐月,就跟着她出了屋子。

云梵抱着司徒汐月跟在司徒明月身后,在万魔山庄找了起来。

其实,司徒明月也不敢肯定母蛊在哪里,她只知道蛊虫越接近母蛊反应就会越大!

万魔山庄如此之大,她没有时间一条小路一条小路去找,她怕汐月会撑不住,所以她就在主路上一直走。

如果母蛊是被人控制的,那只要去有人在的地方就好了!

他们绕过大厅,奔着内院走去。

云梵看着怀里的司徒汐月,不忍心就这样让她继续被折磨。

可是,这个查找的过程会很漫长,司徒汐月只能硬生生的熬过去,并且不能吃任何的药物止痛。

司徒汐月尽量控制着自己,强忍着剧痛,冷汗涔涔,浑身上下还是很快就湿透了。

云梵看着汐月扭作一团的小脸,十分心疼。

“司徒明月,先给汐月吃一点止痛的药吧,我怕她这样下去撑不住!”

司徒明月也很是心疼,但还是咬咬牙说道。

“不行!如果吃了止痛的药母蛊和雌蛊之间就会断了联系,到时候就没有办法找了!”

云梵不依,因为他实在是不能再看到司徒汐月痛苦了,非要让司徒明月赶紧给她吃止痛药。

“你快给汐月止痛,我们不找了!”

司徒明月一时间怔在那里,看着云梵。

“我们都走了这么远,难道要前功尽弃?”

但是看到司徒汐月此时被蛊毒折磨的凄惨的样子,司徒明月也犹豫了。

司徒汐月听到云梵这样说,艰难的抬起头。

“不!继续找!”

“汐月,咱们不要找了好不好?我真怕这样下去你撑不住!”

司徒明月也是一脸忧虑的看着司徒汐月。

“不!一定要找!”司徒汐月却是异常的坚持。

她知道,这是一个好机会,如果这次不抓住,在等,去不知道什么时候了,再说,越早找到母蛊,她的疼痛或许就能提前结束。

何况,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拖着这病怏怏的身子怎么办,她又要如何去找到妖孽?

想到妖孽,司徒汐月越发的坚持。

“姐姐,我们快点继续找吧!”

云梵和司徒明月坳不过她,没办法,只好继续往前走。

当他们绕过一个庭院的时候,司徒汐月的疼痛却更剧烈了。

“快走!”司徒明月焦急地说。

“前面是哪?”

“前面就是万魔山庄的天牢了。”

司徒明月看到汐月的反应更强烈了,催促云梵加快了脚步。

就在快要接近天牢的时候,花依依身边的一个小宫女却忽然闪了出来,挡在了他们面前。

“少主留步!”

“你是?”

“我是大宫主身边的宫女,花如梦。”

“你有什么事吗?”

“禀报少主,刚才大宫主回来还是很担心少主夫人,特意让奴婢再去带她探望少主夫人的。大宫主有一盒子清痛丸,说是吃下去就能止痛的。特意让我带给少主夫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