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5章解除蛊毒/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司徒明月见这么多人都不能为汐月解毒,顿时恼了!

“哼!这些人,根本就是为了赏金来的,一群群都是饭桶!”

“姐姐,你别着急!这蛊毒不是一般的蛊毒,他们解不了也很正常的。”

“这么多能人异士怎么会解不了呢?”

司徒汐月顿时也有些失落,却还是劝起了司徒明月。

“姐姐,别生气,大不了这蛊毒不解了!”

“怎么能不解!大不了我们自己解!哎,看来这个方法行不通啊!”

就在大家一筹莫展决定放弃的时候,下人们却进来禀报说,院子外来了一个穿的破破烂烂的人,看起来跟乞丐一个样,非说要进来给司徒汐月治病。

本来大家都不想让他进来,可是她却说只要让他进来,他就绝对能治好司徒汐月,于是院子里的下人才极不情愿的带着他进来。

这个人衣衫褴褛脏脏兮兮的,而且身上有股特别大的味道,臭臭的!

路过的下人们躲得远远的,有的甚至还露出了一脸的鄙夷。

这个叫花子模样的人一走进来,云梵的脸就忍不住皱巴了起来:“你说你能治好这蛊毒?”

“是。”叫花子的脸隐藏在一团乱发之下。

“若是你治不好呢。”云梵显然不放心,所以犀利的问。

“你还治不治了?不治的话我走了,真是罗嗦!”没想到这个叫花子脾气还挺大,一下子转身就要走。

“哎你这个老叫花子,脾气倒是挺大!”司徒明月一下子火了,冲着那个老叫花子开始嚷嚷开了!

“老先生,请留步。”关键时刻,还是司徒汐月站了出来,“我相信老先生可以的,请老先生为我医治。”

不知道怎么回事,面对这个老叫化,司徒汐月总是有一种莫名的感觉。

“呵呵,”老叫花听到司徒汐月如此说,这才转身回来,“小姑娘,你真的敢叫我老叫花治疗?”

“当然,这条命是我自己的,我自己能做的了主,我相信老先生就是相信!请老先生为汐月治疗吧!”司徒汐月尽管被蛊毒折磨的面色苍白,但是气势还是不减半分!

老叫花的眼里闪过一道光,点了点头:“行啊,小姑娘够可以,起码比那俩人强得多!来吧,老夫给你看看。”

“是。”司徒汐月走到老叫花的面前,任由他把黑漆漆的手指搭在了自己的皓腕上。

老叫花的身上那股腐臭的气息一下子冲到了司徒汐月的鼻腔之中,她却面不改色心不跳,如如不动。

那副镇定的样子,倒是叫老叫花微微点了点头。

“嗯,你这身体里面有蛊虫,是鸳鸯蛊里的雌蛊。”老叫花眯着眼睛,不过随便一搭,就极其精准的诊断出了问题所在!

听到老叫花如此说,司徒汐月的眼睛一下子亮了!从来还没有这样轻松而准确的说出司徒汐月身体里到底是什么,看样子这个人,真的是有两把刷子!

“老先生,接下来呢,应该怎么办。”司徒汐月看向老叫花。

“嗯,待会你就知道了。”老叫花卖了个关子,挥了挥手,“去,找一个装满蜂蜜的木桶来,要大,越大越好,里面要装满蜂蜜!”

老叫花的这个要求也叫人吃惊!

“快去准备。”司徒汐月赶紧吩咐人去做。

“是。”下人们赶紧去准备了,一会儿就把一大桶蜂蜜抬了进来。

“你们几个,都出去。”老花指着云梵等人,很不客气的赶他们走。

“呵,开玩笑,谁知道你这个老叫花到底卖的什么药!万一我们走了你对汐月不利怎么办!”司徒明月当仁不让!

“老先生,可以叫明月留下来吗?她不放心也是情理之中的。”司徒汐月柔声说。

“好。”老先生倒是没在这个问题上多纠结,点了点头便同意了。

其他人都被赶了出来,只剩下司徒汐月跟司徒明月。

“脱衣服。”老叫花冒出了这么一句来。

“啊,好你个老色狼!我就知道你没安什么好心!”司徒明月一听这个就火了,上来就要跟老叫花子拼命!

“明月,既然咱们已经选择了听老先生的,那就听到底吧。”司徒汐月淡淡的止住了司徒明月的行为,“帮我宽衣吧。”

“汐月!”司徒明月跺了跺脚,但是却发现司徒汐月异常的坚定于是也只好作罢,不情不愿的上前来帮她宽衣。

一会儿就脱得只剩下褥衣,老叫花子点了点头,拉过屏风来:“脱光了,然后到木桶里做着,洗蜂蜜澡!放心,老夫是不会偷看的。你,还不够老夫看的资格!”

“切!他倒是挑三拣四了!”司徒明月撇了撇小嘴,却还是乖乖的招办,她倒是想看看,这个老叫花子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司徒汐月脱光了浸在蜂蜜之中,老叫花子在外面,隔着屏风,开始运用内力给蜂蜜加热!

不到一会儿,那蜂蜜就开始渐渐升温,跟司徒汐月的身体交融,司徒汐月的身上慢慢冒出了汗珠子!

“啊。”仿佛也能感受到这种力量,她身体里的蛊虫开始蠢蠢欲动起来,司徒汐月疼的叫了一声,却听到老叫花子在外面说:“生亦何欢,死亦何惧!世人都道神仙好,唯有娇妻忘不了!君生日日说恩情,君死又随人去了!咄哉迷人,难道还要沉迷在情yu之中无法自拔吗?去去去!”

他连说三声去,那力量就如同一口巨大的洪钟,在司徒汐月的耳边回响,震的她浑身都跟着轻颤不已!

“啊!”司徒汐月只觉得那蛊虫在她体内飞快的盘旋了起来,躁动不安,到了最后,终于忍不住一下子从她的嘴巴里飞了出来,发疯一样的朝着屏风后的老叫花子身边飞去!

“呵呵,终于逮到你了!”老叫花子伸出一根手指,一下子捏住了那个肥嘟嘟的雌蛊,说也奇怪,那雌蛊在他的手里乖的跟什么似的,老叫花子从腰里拿出一个酒葫芦,把雌蛊放了进去。

司徒汐月自从蛊虫离开自己的身体之后,便犹如大病初愈,整个人都虚脱了,靠在浴桶上面,不能动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