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8章原来是美男啊/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青衫转头对着司徒汐月继续说:“从现在开始你搬到落花宫去住。”

宫人们马上收拾起司徒汐月的物品,快速的向屋外走着。

留仙宫是在万魔山庄的中间位置,是万魔山庄位置和环境最好的一处居所,而落花宫却远在万魔山庄最角落的一处居所。

留仙宫和落花宫可以说是相隔着十万八千里的两个宫殿。

那岂不是想见司徒汐月都很难了吗?

云梵很是生气,婚礼取消就算了,起码汐月还在身边,来日方长,大宫主或许会改变了主意也不一定,现在为何还把汐月支走?

“大宫主,不能让汐月搬去落花宫,落花宫太过偏僻,况且与我相隔太远!”

“梵儿!不必多说了,汐月丫头身体刚刚解了蛊毒,正是需要静养的时候,搬去落花宫这是必须的!”

云梵无奈,也只能作罢。

司徒汐月正琢磨怎么能逃过大婚呢,没想到这会儿倒是有人帮了她!

司徒汐月不卑不亢的对着萧青衫福了福身子。

“司徒汐月谢过大宫主!”

司徒汐月看了一眼站在身边的云梵,便带着司徒明月在屋子里收着自己的东西,一件件搬到了落花宫中。

但是司徒汐月没有注意到,萧青衫的目光一直看着她的背影。

萧青衫看着司徒汐月收拾着行李,拉着司徒明月迈步出了留仙宫,萧青衫盯着司徒明月渐渐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

司徒汐月和司徒明月手里收拾了她们随身携带着比较重要的物品,剩下的东西则由宫人们搬运,可是落花宫相距留仙宫毕竟还是太远了,来来回回搬着她的东西,也要走些时辰。

等到司徒汐月和司徒明月将东西全部搬到落花宫,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已是将近了旁晚。

直到她们姐妹倆全部收拾妥当,才有精力重新打量这座宫殿!

落花宫虽然在万魔山庄是最偏远的一处宫殿,但是规格却是很高的,里面的东西一应俱全,也都很讲究,青花瓷的茶杯,紫砂的茶壶,居然还有琉璃的花瓶!

司徒明月拉着司徒汐月走出了屋子,现在虽是盛夏,院子里却是落英缤纷,院子里一棵大芙蓉树正开着淡粉色的花,煞是好看!

司徒汐月已经被蛊毒这么了许多事日了,自从把那蛊虫从妖孽身体里渡到自己身上,司徒汐月时刻都被这蛊毒折磨。

今天是第一次去掉了体内的蛊毒,司徒汐月感觉从未有过的轻松。

“啊”

司徒汐月看着眼前院子里的花,大大的舒了一口气。

“真是舒服呀!身子好久没有这么爽利了。”

司徒明月看着司徒汐月轻松的表情,脸上浮现一个大大的微笑。

“也难怪,你被那个黑黝黝的蛊虫折磨那么久,身子一定被拖得十分疲累。”

“是啊!现在蛊虫被引了出去,我这身上的蛊毒也解了,感觉这身子真是从未有过的舒坦!”

“咦现在想想刚才被萧青衫引出来的那个蛊虫,都觉得很恶心!”

想到那个蛊虫,就让司徒汐月想起被它折磨时候的痛不欲生!

司徒明月看到司徒汐月好不容易拜托蛊毒,难得的轻松,不忍心让她再想起那件事。

“好了,我们不说这个了,只要你好起来了就比什么都重要!”

两姐妹相视一笑。

“如今搬到了这里,倒是可以清静清静了!”

“哈哈,只可惜了你的有情郎,见你可是难喽!”

“姐姐你又取笑我!”

说着就伸手过去开始搔司徒明月的痒。

一阵嬉笑打闹过后两人有些乏了,就手拉着手,在不远处凤凰树下坐了下来。

“姐姐,记得在司徒府时你常常在玉园的芙蓉树下跳剑舞,今日也再来一段吧!”

“你个小妮子!我这才刚坐下,你也不让姐姐我先缓口气?”

“哈哈,好嘛好嘛,那就让姐姐歇一会!我数到十,你在起来舞剑好不好?”

“这还差不多!”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哈哈,到了到了,姐姐快点嘛!”

司徒明月一阵气结,这哪是数数呢?

司徒汐月根本是越数越快!

司徒明月心情也是极好,不跟司徒汐月一般见识,转身吩咐一旁的梨落。

“去拿了屋里的剑来!”

不一会儿,梨落拿了两把纤细的剑来,递给司徒明月。

“看好了!”

司徒明月接过剑,做了一个开始的动作,然就一招一式的舞起了剑,纤细的剑在司徒明月的手里时而快如闪电,时而慢如轻语。

“好!”

司徒汐月看着面前这飒爽的英姿,直拍手叫好!

当司徒明月舞得起劲的时候,司徒汐月不禁也来了兴致,想到上前和姐姐一起。

“拿好了!”司徒明月这时候将手里的一把剑递与司徒汐月。

司徒汐月接了剑,立刻一个箭步冲了过去,跟姐姐司徒明月一起比划了起来!

一时间两抹清艳的身影交织在一起,难分你我,冰冷的剑在她们二人的手中更像是随身的袖带一样,剑法变幻莫测!

此时已是夕阳西下,天空中被夕阳染上一抹娇艳的红,院子里落英缤纷,漫天的凤凰花火红的花瓣随着她们随风起舞。

美人映美景,此时真是十分的美丽!

这时,随着一声箫声,一个一身青衫的中年男人缓步走了进来,吹箫相合着司徒姐妹的剑舞。这个中年人大约有一米八五那么高,身材很挺拔,一身剪裁合身的青衫,被风一吹,十分俊逸!

一曲作罢,司徒汐月和司徒明月将手中的剑放下,一同看着眼前这个外表俊朗的中年人。

“你是什么人?怎么会进到这里来?”

司徒明月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怎么二位小姐忘性这么大,不记得我了?”

司徒汐月和司徒明月相视一眼,确定真的不认识他。

“我们没见你,自然是不认得你的!”

“我就是刚才为你解蛊毒的萧青衫。”

大家立刻惊呆了!

司徒明月的眼睛更是立刻睁得像驼铃那么大。

刚才她们见到的分明是一身脏兮兮的叫花子萧青衫,谁能把他跟眼前这个如此俊逸的中年联想到一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