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6章汐月吐血/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妖孽和沈曼倩在前面走着,楼楠慢了他们一步,刚好看到司徒汐月昏了过去,心里很担心,就带了大夫来给司徒汐月瞧瞧。

“快!快给司徒小姐看看病!”楼楠焦急地说。

迟雪飞看到来了大夫,立刻让开来,让大夫为司徒汐月把脉。

过了片刻。

迟雪飞忍不住问道,“怎么样?她是不是伤了哪里?”

给司徒汐月看病的大夫,慢慢站起来。

“老夫已经为这位小姐把过脉了,伤嘛倒是没有大碍,只是这位小姐是动了肝火,不要让她再动怒了,她更需要静养。”

“我先开几副方子,你去抓药吧!”

迟雪飞谢过大夫,拿了大夫开的处方,就冲出了客栈。

大夫所开的处方很是特别,在同一间药铺里根本找不齐。迟雪飞紧张司徒汐月的病情,拿着药方子到处抓药。

迟雪飞只希望能快点抓齐了各味药,好赶快回去熬药给司徒汐月喝!

此时,妖孽正带着沈曼倩在慈悲城最大的珠宝店里挑选沈曼倩喜欢的珠宝,沈曼倩正一脸欣喜的看着眼前的珠宝,左挑挑右选选的,一会儿拿起个珍珠项链,一会儿又拿起个翡翠戒指。

纵然她才女的名声在外,平日里伪装的也不错,可是见到这么多名贵的珠宝首饰,她也一下子控制不住,露出了贪婪的神情。

“这些珠宝,我都可以挑吗?”沈曼倩的目光在珠光宝气的珠宝上一一划过。

“当然,随便。”妖孽斜斜靠在柜台上,端着笑容看着眼前的美人儿。

“呵呵,你真好!”沈曼倩露出一个笑容,赶紧抓了一条水头极好的翡翠项链挂在脖子上:“好看吗?”

“不错,不错。”妖孽点了点头,不知道为什么却有些百无聊赖起来。

好像女人除了爱珠宝,就啥都不爱了?

这些天他泡了好几个女人,虽然个顶个的漂亮,不过好像都是喜欢珠宝。

有没有例外的呢?

想到这里,一个身影却忽然闯进了妖孽的脑海里。

他一怔:额,为毛会想起那个丑八怪?他不会是生病了吧!呸呸呸,真不吉利!这么一大早就想起那个晦气的女人来!

妖孽正在自我清除回忆,看到了刚才跟他交手的迟雪飞,迟雪飞从一个药店里出来,又急忙忙跑到下一个药店,不多时又会出来,再去其他的药店。看到迟雪飞一脸的焦急,妖孽不由得想到,难道是那个丑女人受伤了?

这个家伙,帮着那个丑女人跟我打架,现在还这么积极的给她抓药,真是碍眼的很!

看到迟雪飞这么热情的为司徒汐月抓药,妖孽心里居然有几分不痛快!

妖孽步出了珠宝店,向着迟雪飞刚刚走进去的药店走着。

妖孽刚走到药店门口,就听到迟雪飞问店主有没有甘罗这味药。店主刚要帮他拿,妖孽一下子迈步进了药店。

“这里没有。”

迟雪飞见是妖孽,眉头一皱。

“怎么会呢?刚才店家还说有的!”

妖孽看着迟雪飞。

“现在我说没有,那就是没有!”

知道他这是故意在找茬呢,迟雪飞不理会妖孽,转回头对店主说。

“请店主快点拿来,我有急用!”

“不卖!现在不准任何人卖给这个人药材!”妖孽提高了声音对店主说。

店主一时间左右为难,客人买药照理说,就要卖给人家,毕竟可能是人命关天的事儿。可是,慈悲城城主发话了,谁敢违抗?

看到店主一脸为难的表情,迟雪飞大怒!他必须抓药赶快去救司徒汐月。

“今天这药我必须拿走!”

“哈哈,我说不能卖谁敢卖?”

迟雪飞看着一脸狂傲的妖孽,抬手就给了妖孽一掌,掌风穿透空气冲着妖孽就来了。

妖孽赶紧拿出附在身后的手,轻轻一扬,扫开了迟雪飞的掌风。

迟雪飞怒瞪双目,就要上前跟妖孽打架。

“慢着!”一声娇呼,原来司徒汐月突然出现了,叫住了迟雪飞。

“汐月,你醒了?”

面对迟雪飞的提问,司徒汐月点点头算是回答她了。

“迟雪飞,我们走,咱们没必要理会这样的人!”

说罢,拉着迟雪飞就走出了药店。

妖孽看着司徒汐月从他面前淡然地走过去,眼神落在他们交握住的双手上,此时他却觉得非常的碍眼!

这时沈曼倩发现妖孽并不在珠宝店,正出来找他。

妖孽看到了前面的沈曼倩,立刻大步流星的走过去,经过迟雪飞的身边时还不忘故意撞了他一下。

走到沈曼倩的面前,妖孽突然揽过沈曼倩的腰,吻了下去。

妖孽当街吻了沈曼倩,沈曼倩惊讶的睁大了眼睛,就那样直直的看着妖孽,然后就陶醉的闭上了眼睛。

司徒汐月看到妖孽在她面前上演的这一幕暧昧场景,面无表情,好像他们这一对不过就是一幕背景罢了!

甚至,她的心里还是觉得有些可笑的!如果他是刻意表演给她看的,那么她只有说那没必要!

这样低劣的戏码,她没必要继续欣赏下去!

所以司徒汐月连一秒都没耽搁,就拉着身边的迟雪飞继续走了。

走了很久,越走人群越少,司徒汐月已经不知道走了多久,只是拉着迟雪飞一直往前走,直到到了一个身边没人的地方才停了下来。

刚一站定,司徒汐月就又吐了一口鲜血!

“汐月!汐月!你怎么了?”迟雪飞赶紧赶了上来,将司徒汐月搀扶住!

“我,我,我没事儿……”司徒汐月还想逞强,结果一下子就晕倒在了地上!

“汐月!”迟雪飞赶紧抱起司徒汐月跑回了客栈,将她轻轻放到床上,就又跑了出去。

迟雪飞又去其他的药店抓齐了剩下的药,回到客栈后,就亲自为司徒汐月煎起了药。

等到终于煎好了药,迟雪飞赶忙端进了司徒汐月的房间,小心翼翼的让将药喂她喝了下去。

忙忙活活的到了晚上,司徒汐月总算是醒了!

“酒!我要喝酒!”谁知道她一醒就要找酒喝!

迟雪飞忙劝道,“汐月,你现在刚醒,你这身子不适宜喝酒的。”

“不!我就要喝酒!现在,马上!”

司徒汐月说着,就下床要出去买酒,迟雪飞想要拦着她却被她一把推开!

迟雪飞见实在是拦不住她,索性陪她一起去买了酒回来。

回来后,司徒汐月却说要到屋顶,边看星星边喝酒,迟雪飞无奈,只得拿着酒陪着她上了屋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