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7章冤家路窄/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晚的屋顶,一片静谧,只留下天空中的星星还一闪闪的眨着眼睛。

司徒汐月看着远方的慈悲城,默默的一杯接着一杯的喝着酒。

迟雪飞知道她是有心事,也并不多问,就在一旁一直默默地陪着。

司徒汐月开始还一杯一杯的喝,后来觉得甚是不痛快,干脆拿起酒瓶,灌起了酒。

“酒不能这样喝的!”

迟雪飞实在看不下去了,慢慢劝着司徒汐月,“慢慢喝,酒大伤身!”

司徒汐月听到迟雪飞说话,便扭过头看向他,那双总是璀璨的眼睛有一片显而易见的悲伤:“命都可以不要,身子又有什么所谓的呢?”

“呵呵,瞧瞧你说这话!别总是这么悲观嘛,安啦安啦,虽然那个小白脸长得确实够好看的,但是你也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啊,再说了,长得好看有啥用?对你不好也白拉倒!”

“呵呵。”司徒汐月听到这话只是微微一笑,不发表任何看法。

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司徒汐月这才问:“对了,你为什么要来慈悲城呢?”

“我来慈悲城,是来参加一年一度的鲤鱼跃龙门杯的比赛。”鲤鱼跃龙门比赛,是望天学院的学生可以进入慈悲城的唯一途径!

考核极其严格,选拔极其的残酷,淘汰率极其的高!司徒汐月记得迟雪飞不是一个这么热衷比赛的人啊,怎么?

“你怎么也对这个感兴趣了?”

“只有通过这个比赛,才能进入到慈悲城里,而我,一定得进到慈悲城里。”

听到迟雪飞充满决心的这么说,司徒汐月不免来了兴致。

“你来慈悲城难道是有什么事情吗?”

“汐月,不瞒你说,我这次一定要来慈悲城,是为了找一个人。”

“找人?找什么人?”

迟雪飞不禁露出了一丝微笑。

“羽鹤公子!”

听到这个名字,司徒汐月一下子怔住了。

迟雪飞完全没有感觉到司徒汐月有什么不一样,继续自顾自的说着。

“汐月,你知道吗?羽鹤公子就是神医羽鹤,他医术非常的高超,每年只发布五枚飞羽令,且价高者得。只有拥有飞羽令才能到他那里看病。他真的是特别特别的厉害!”

其实司徒汐月就是羽鹤公子,司徒汐月一直假扮着羽鹤公子,没有人知道羽鹤公子的真身就是司徒汐月!

“有一次羽鹤公子救了我,当我张开眼的一瞬间,就看到了一身雪白衣袍的羽鹤公子,她正附手立在窗前,背影如此的清高。”

“我慢慢坐起起身来,却不小心惊动了她,他转过身来看着我,问我‘你可好些了?’,汐月,你知道吗,那是我听过最悦耳的声音了!”

“你见过他?”

“是的,我见过,只是羽鹤公子面上带了一块纱巾,遮住了面庞,我只见到了那双露在外面,清澈灵动的眼睛。”

“那双灼灼其华的眼睛,直到现在我依然记忆犹新!”

“那你怎么会来到慈悲城?”

“我听闻羽鹤公子来到了慈悲城,所以前来找他!”

“呵呵,我听说那羽鹤公子是个男的啊,你怎么还要来找他?你也是个男人,莫非……”司徒汐月说出了自己的疑问。

“哦,没事儿,别人嫌弃就嫌弃吧,笑话就笑话吧!我早就想明白了,管他是男的还是女的,只要我喜欢就行了!其实一开头我也特别纠结!我纠结自己怎么会喜欢上一个男人呢!不瞒你说,我开始的时候以为自己病了,所以有半年时间我躲着不见任何人!可是后来我想明白了!爱一个人是没有错的,不管那个人是谁,身份地位是什么,只要是我爱的,我就只管去爱就好了!呵呵,汐月,我是不是特别傻啊!”

迟雪飞说完就挠了挠头,一脸的憨厚笑容。

司徒汐月一时无语,她没有想到这个迟雪飞居然对自己如此的痴情,一直在追随着她。但是,司徒汐月同时却又有一种感动!

“呵呵,你是个傻子,真是个大傻!”司徒汐月白了迟雪飞一眼,嘴巴上虽然很刻薄,但是心底里却是柔软一片的!

没想到,这个迟雪飞居然是这么想的!

要是他知道羽鹤公子就是自己的话,又会怎么样呢?

算了算了,不管他了,还是喝酒重要!

两人喝着酒,有一搭无一搭的讲着话,也讲着各自的心事。

酒过三巡,迟雪飞有些醉了。

司徒汐月抬头看着远方的慈悲城,心里无可避免的还是想到了妖孽,他怎么能当着她的面去亲吻别的女人呢?

妖孽啊妖孽,你我究竟还能不能回到当初?

司徒汐月想着想着,眼睛渐渐含满了泪水,一滴清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迟雪飞醉了,双眼有些迷蒙的看着身旁的司徒汐月,看见司徒汐月熠熠生辉的双眼,那纤长的睫毛,还有那白皙的面庞,突然觉得,眼前的人就是他朝思暮想的羽鹤公子!

迟雪飞伸手将眼前独自神伤的司徒汐月当做羽鹤公子揽入了怀里,紧紧拥抱住了她。

“汐月,别动,就叫我抱一抱你,抱一抱就好。”迟雪飞紧紧抱住司徒汐月,在她耳边轻轻的说。

司徒汐月并没有挣扎,只是静静享受着此时的宁静。

此时,司徒明月正满世界找司徒汐月,她不过是出去一会儿,怎么会折腾的连客栈都没有了呢?

也难怪,平了人家的客栈,她司徒明月找人倒是好找了!

她一路打听,终于找到了司徒汐月和迟雪飞暂住的客栈。

司徒明月顿时轻功飞上屋顶,一脚把迟雪飞踢了下去!

“好你个登徒子,注意都打到了我妹妹头上了?”

迟雪飞一下子酒劲儿全醒了,瞪大了眼睛,看着司徒明月。

“你说什么?你说谁是登徒浪子?”

“哼!我说的就是你!敢打我妹妹的注意,看我不给你点颜色看看!”

说着,司徒明月一个旋身,也飞下了屋顶。

司徒明月一个乾坤掌就劈向了迟雪飞,迟雪飞也不躲,立刻用真气档回了那一掌!一时间两个人谁也不让步,打做了一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