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5章对她产生了兴趣/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没用的东西!”

林月如本来想让李嫣去破坏司徒汐月的表演,没想到这笨蛋丝毫没派上用场。

乐声清泠于耳畔,司徒汐月拿着酒碗的手在空中如妙笔如丝弦,轻轻转、甩、开、合、拧、曲,流水行云般若龙飞若凤舞。

最后乐声戛然而止,司徒汐月翩然落下,如一只轻盈的彩蝶,用极其优美的舞姿结束了这支舞蹈。

可是在座的宾客还都愣愣的出神,场上一片寂静,惊觉司徒汐月已经缓缓走出了舞池,忽然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司徒汐月走回桌子,对着司徒明月和迟雪云相视一笑。

“谢谢姐姐们的伴奏!”

“哪里啊,这都是你舞的好!我们两个,不过是锦上添花罢了!”迟雪云拉着司徒汐月笑着说。

“哼!她们三个臭婆娘竟然想看你的笑话,连门都没有!汐月,你放心,有二姐我在这儿,谁都甭想占你半分便宜!”司徒明月气愤的说。

“是啊,有二姐在,我当然什么都不用害怕了。”汐月扫了一眼李嫣,笑了笑,“尤其是李嫣。”

“你看那个李嫣!哈哈哈,躺在场上都起不来了。”

司徒明月指着舞池中的李嫣笑的花枝乱坠。

“那是她自作孽不可活!”司徒汐月无所谓的笑了笑。

“对!谁叫她自找罪受呢!活该!”

司徒汐月其实只想安静的待到宴会结束就回去客栈,没想到她们一个个就是不放过她,正好李嫣送上门,那还不把气全都出在她的身上?

她沉默并不代表她隐忍,而是她实在是看不上这些三姑六婆们!与其浪费时间跟这些个三姑六婆们叽叽喳喳的浪费生命能量,她还不如安安静静的自己待一会儿呢。

再说了,比赛就在眼前,她必须要保存好有限的精力!自从蛊虫被解除之后,她的身体就一直处于一种恢复调试的阶段,在此阶段,她必须要充分的休息调养,这样才能将身体恢复到最佳的状态!

所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可惜,李嫣这仨蠢货真是不知道珍惜自己的福报呵!

这真的是叫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却偏偏要闯进来!

妖孽的眼神一直追随着司徒汐月,仿佛想要看穿她一样。

他多希望刚才司徒汐月的舞,是只为他一个跳得舞!

司徒汐月,你到底是怎样的女人?

妖艳妩媚,淡若冰霜,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却在你身上融合的如此完美!

怪不得那么多男人都为你拼命,你真的是让人忍不住要心动啊!

司徒汐月,你究竟还有多少我所不知道的另一面?为何每次见到你,你都可以让我如此惊诧!

有意思,真有意思!看来你并不是表面上那副笨笨的样子嘛!那我是不是也要对你重新认识一下呢?

妖孽远远看着司徒汐月,顿时露出了一个若有似无的笑……

一曲终了,舞蹈也结束了,大家却都沉浸在刚才的舞蹈中,不能自拔!

舞蹈结束之后,李嫣却仍旧躺在舞池中,显然已经被折磨的晕了过去。

林月如一直陪伴妖孽的身边,含笑撑着看完了舞蹈,她可不能这个时候露出点马脚来,不然容易引起怀疑!看到躺在地上的李嫣,她就气的不打一处来:李嫣你真是个蠢材!看来还得我林月如亲自来!

林月如隐藏起来对司徒汐月的妒忌,换上一副极其委屈的表情,将脸蛋紧贴着妖孽。

“城主,你看李嫣妹妹她啊!被司徒汐月那个坏女人折磨的都昏过去了!城主你一定要为李嫣妹妹做主啊!”

沈曼倩看到李嫣被司徒汐月踩在脚下,心里当然是非常的爽!

哼哼,叫你暗算我,这下好了吧?真是自讨苦吃!

不过这个司徒汐月倒是得防着点了,刚才已经让她抢尽了风头,不能让城主对她太过关注才行。所以沈曼倩也赶紧趁着这个机会参司徒汐月一本:

“是啊,城主,这个女人把李嫣妹妹踩在脚下,还能自在的起舞,心肠未免太狠辣了吧!”

“呜呜呜就是啊,李嫣妹妹她实在是太可怜了!”

林月如这时候倒是和沈曼倩出奇的默契,一起怒斥着司徒汐月的暴行,好像她做了多么大逆不道的事?

可是无论林月如和沈曼倩如何跟妖孽哭诉告状,妖孽好像都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面对林月如和沈曼倩的哭诉,好像没有听到一个样!

沈曼倩和林月如一人一边在妖孽的身边,一直不停地说着司徒汐月的坏话,见妖孽完全不理她们,甚至摇起了妖孽的手臂。

“城主你过去看看李嫣妹妹吧!她好可怜的!”

谁知妖孽完全忽视了她们的话,反而甩开她们,径直朝着司徒汐月走了过去。

司徒汐月和迟雪云还有司徒明月,正开心地庆祝刚才的胜利。

见到妖孽向她径直走过来,原本开心的脸瞬间垮了下来,冷冷的。

“刚才的舞真的很精彩!”妖孽由衷地说。

可是司徒汐月却没有搭理他的想法,根本不理会他!

看到妖孽走到她身前,还跟她说话,突然站起身就要走。

妖孽看到司徒汐月这样无视他的样子,突然就生气了!这女人刚才不还是笑颜如花的,怎么一见他就板起了脸?

妖孽干脆走到司徒汐月面前,拦住她。

“喂,女人,你耳朵聋了吗?回答我的话!”

司徒汐月面无表情的看着妖孽,觉得他简直幼稚死了!

“谢城主夸奖!”敷衍的扯了扯嘴角,司徒汐月就要绕过他,离开。

当司徒汐月走到妖孽身边的时候,妖孽一把拉着司徒汐月的手。

咝!司徒汐月轻皱了眉头,这个妖孽,下手怎么这么重,掐疼了她!

“你刚才一定是故意的对不对?我看你这么做不过就是想引起我的注意罢了!”

妖孽自以为是的笑了笑。

“你这种欲擒故纵的手段,我见多了,像你这种女人,我也见多了!”

司徒汐月漠然的抬起头来,神情冰冷的看着妖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