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8章 负荆/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过,妖孽将沈曼倩的脸用丝巾给遮了个严严实实的,脑海里,却不经意的浮现出一张淡如芙蕖的脸来……

第二天一大早,楼楠急匆匆的冲进妖孽的寝宫,他本来有一件很紧急的事情要请示城主,可是当他推开妖孽宫殿的大门时,眼前的一幕让他大吃一惊!瞬间傻傻的站在了原地,迈不出要继续向前的步伐。

这是什么情况?

这一室的凌乱,还有城主丝绸的大床上两具衣衫零乱的身体的身体是怎么回事?

城主从来不会让任何女子在这里过夜的,难道?

听到宫殿的门被打开的声音,妖孽缓缓起身。

这里只有楼楠敢这样冒冒失失的就闯进来,这一大早的他就有事禀报嘛?

“楼楠,这么一大早来有什么事?”

听到有人的对话声,沈曼倩突然惊醒,看到室内站着的楼楠,突然一阵慌乱的用丝被挡住自己。

“楼管家,你也太没有礼貌了,进来之前不会通报吗?”

沈曼倩恼怒的说着。

听到沈曼倩的声音,楼楠明显又被震惊到了!

这女子并不是司徒汐月,反而是沈曼倩那个女人!

城主这是怎么了?难道真的被沈曼倩这个女人勾引了吗?虽说她的长相还算出众,但是她哪有这么大的魅力可以让城主这么沉迷啊?

城主这样做怎么对得起司徒汐月?

“城主,为什么床上的女人是她?你怎么能让她在这里过夜呢?”

妖孽听到楼楠这么一说,脑海中突然闪现出了昨晚和沈曼倩的事情,他一直把沈曼倩当做了司徒汐月的。

我怎么会想到司徒汐月那女人?想到这,妖孽一阵烦躁,皱起了眉头。

“这种事情不用你多管闲事!”

“城主,你这样做怎么对得起司徒小姐?”

听到楼楠提到了司徒汐月,妖孽更是烦乱。

沈曼倩见到妖孽脸上明显显出了不耐烦,立刻栖身向前,依着妖孽,慢声细语。

“城主,你的管家也太没有规矩了吧?这一大清早的闯进来不说,怎么还倒要质问起城主你来了?他权利未免也太大了吧!”

楼楠最见不得沈曼倩这种矫揉造作,上次就是因为她挑拨,城主才罚了楼楠和乘风,这次她居然又在扇城主的耳边风。

“你这个妖女,又在说什么?”

“楼管家好大的脾气,怎么这样跟我说话呢?我现在已经是城主的人了,你这样对我不敬,不就也是对城主不敬?”

“哼!你这个妖女不要乱说!”城主现在什么事情都听这个妖女的,连他和乘风的谏言都听不进去,这样下去沈曼倩不就马上可以成为慈悲城的女主人了嘛!城主的一番事业还不都得让她毁了?

沈曼倩故作害怕的贴着妖孽,“呦,城主你看他呀!还敢在您的面前大呼小叫的,摆明是没把您放在眼里嘛!我看呀,在他的心里,没准一直把您就当成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小孩子呢!”

楼楠见不惯她这副狐媚的样子,十分生气,抬起掌打向沈曼倩。

“妖女!今天我就打得你现出原形,免得城主继续被你迷惑!”

就在楼楠出手即将打向沈曼倩的时候,妖孽忽然一掌打了过来,楼楠被这一掌震飞到了门口,立刻吐了一口鲜血。

楼楠不可置信的看着妖孽。城主从没动过他一个手指头,现在怎么?

“楼楠!我的女人你也敢打?胆子未免也太大了!”

妖孽一副居高临下的看着楼楠,显然被沈曼倩刚才的一番话蛊惑,现在很是生气!

“城主,这个女人你不能再留在身边了!她迟早都是个祸害!”楼楠虽然受了伤,可还是忍不住继续劝起了妖孽。

“你的话太多了!”

“你现在给我去思过崖闭门思过一年!”

妖孽冷冷的下达了指令。

“属下遵命。”

楼楠只得不甘心的看了一眼一旁得意的沈曼倩,然后拖着受伤的身体退了下去。

得知城主罚楼楠去思过崖的消息,乘风匆忙赶到思过崖去看楼楠。

“楼管家,为什么这一次城主罚你罚的这么重?”乘风一下马就急切的问。

“哎,早上我去找城主,却发现沈曼倩跟城主过了夜,我一时气不过,就跟他理论起来,没想到沈曼倩那个女人在城主耳边嚼舌根,故意挑拨,我气不过想要去打她,城主非常生气,结果我却被城主生生打了一掌,还罚我闭门思过。”

“你说的这是城主?”乘风蹙眉,简直是无法相信楼楠的话!

这个为了女人不顾一切的人,真的是他们英明睿智的城主?

“哎,是啊,”楼楠顿时皱起眉来,“哼!都怪城主身边那个沈曼倩,一直在城主耳边扇风,我看城主真的是被她迷惑住了!”

“一看那个沈曼倩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乘风一向都不愿意在背后说人坏话,可是现在看到这个沈曼倩这样的过分,他也忍不住开口了!

自从这个沈曼倩进到了慈悲城,就把慈悲城搞得乌烟瘴气,现在连他们这帮城主的死士也都被殃及!

“你等着,我这就去为你讨回公道!”

乘风气愤的转身上了马,也不顾身后楼楠的阻拦,策马回了慈悲城。

一进慈悲城,乘风就让人弄来了一大捆荆棘。

乘风脱掉了上半身的衣物,将那一大捆的荆棘背上,也不顾背上被荆棘刺得疼痛,一步步走进妖孽的宫殿。

他这是要效仿廉颇蔺相如的事迹,也来个负荆请罪。这是很严重的一种请罪的模式了,乘风希望通过这种极端的手段,能够引起妖孽的反思。

妖孽坐在宫殿的上方,看到背着荆棘进来的乘风,一脸疑惑。

这一大早的,一个个得都要干什么?

乘风一进门,就立刻跪在了地上,仰头看着妖孽,质问道。

“城主,难道你失去了记忆就连性情也都变了吗?”

“什么?”妖孽皱了皱眉,眼底浮现一丝冷漠。

“以前的城主是不会这样无缘无故就惩处下人的,现在您却听信这个妖女的话,随便就惩处跟随了您那么多年的楼总管!还听信这个女人妖言惑众!”乘风抬手狠狠指着妖孽旁边的沈曼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