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9章乘风得救/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先放着吧!我走的时候再捎上他!”

司徒汐月冷冷的放下这句话,就转过径自向前走去。只是在她转过身的一刹那,眼里闪现了一丝担忧。

那琵琶刑的痛楚,再加上被铁链在城楼上吊了两天,任体力再好、功力再高的人,也撑不了几天的!

真的没有想到,妖孽会对乘风用这么重的刑罚。难道失忆了,连他的性情也能变得这么彻底吗?

跟随了他多年的侍从,现在他竟然为了一个女人,对他下这么重的手,真真是太过狠心了!

她的妖孽不该是这样的!

妖孽见到司徒汐月这么无所谓的样子,一颗有所疑虑的心顿时一扫而空。

这么多年来,他的防备之心一直没有退减!

只是他突然意识到,貌似对于司徒汐月的戒备之心越来越少,他已经不知不觉的就会去相信她的话。

看着司徒汐月灵巧的步伐,和她那曼妙的身影,妖孽的心里却又突然生出一股莫名的保护欲。

那娇小玲珑的身躯,是需要人去保护的。

他突然有种想一直去保护她的想法,这个想法把他自己也吓了一跳!

顾不了那许多,妖孽大步追上已经落下一小段路程的司徒汐月,与她并排的又在慈悲城里逛了一会儿。

慈悲城里的人们看到城主和司徒汐月并排的身影,无不惊叹,这是多么登对的一对璧人啊!男的高大威猛,女的娇小玲珑,连背影都能画出一幅美丽的画作。

或许,能配得上城主的只有这样神秘而又高雅的司徒汐月!

逛够了慈悲城,天色已近傍晚,妖孽留了司徒汐月用了晚膳。

司徒汐月其实心里一直忧虑着乘风的伤势,所以晚饭也没吃几口,只想着赶紧脱身回去给乘风致伤,但表面上却一直保持着一贯的淡然。

任聪明的妖孽也察觉不出丝毫!

吃完饭,司徒汐月假借天色以晚,便向妖孽告辞,回到了客栈。

一路上尽量让马车驶的平稳些,好减轻一点车马劳顿再次对乘风的伤害,可还是不断看到乘风时不时的皱起的眉毛。

将乘风安置好,司徒汐月立刻找了司徒明月来给他治病。

当司徒明月看到重伤的乘风,也不禁皱起了眉毛。

这得受了多大的罪啊,妖孽何须对乘风用了如此重的刑罚?

光是这穿肉刺骨的疼痛,这一般人也早就见阎王了,好在乘风武力高强,练家子的身子骨硬朗,不然,连现在这仅存的一丝气息都不会有。

司徒明月立刻拿了针灸先封住了乘风的七经八脉,免得等会治疗的时候有更大的损伤。

随后自袖中掏出了一个小瓷瓶,到了一滴黑色的药丸放进乘风的口中。

这是续命丹,以乘风现在的体力如果不吃下这续命丹,怕是挨不过一会儿的治疗。

司徒明月看着乘风琵琶骨周围大大小小穿孔,拧紧了眉,这皮开肉绽的痛苦这人是怎么熬过来了?

“汐月,拿我的麻沸散来!”

麻沸散是司徒明月研制的一种集麻醉和消毒为一体的特效药,这药省了她医治时候的两次用药,也省去了许多治病的时间。

司徒明月仔仔细细的将乘风身上的伤口一一的消过毒。

虽说用了麻沸散,可是乘风还是偶尔会皱起眉头,表示出他的疼痛。

司徒明月只能更加小心的为他仔细缝合着伤口,听着那银针穿过皮肉的声音,汐月都不禁再次为乘风捏了一把汗。

待伤口全部处理完,汐月将乘风好好安置在了床上,然后端了一碗水进来,慢慢的用布浸润着乘风干枯的嘴唇。

不过片刻,青瑶就冲进了客栈,一见到乘风就立刻趴到他身边嚎啕大哭起来。

仿佛要将这几天的忍耐全都哭出来,仿佛要将对乘风的担心全都哭出来,又仿佛要把将城主的怨恨全都哭出来。

汐月和司徒明月看到这样的青瑶,轻轻拍着她的背脊,慢慢让她冷静下来。

“青瑶,你先冷静下来,乘风不过是用了麻沸散,再过半个时辰他就会醒过来,你先别担心,让他休息一下吧!”

青瑶慢慢的平复下来了情绪,坐在乘风身边,轻轻啜泣。

过了约莫一个时辰,乘风才动了动手指,缓缓转醒。

青瑶见到乘风醒了过来,顿时高兴地又满脸泪花。

乘风忍着痛楚,让青瑶将他缓缓扶了起来,两个人一起跪在司徒汐月面前。

“谢小姐的救命之恩!”

司徒汐月赶紧将他们二人扶了起来:“快起来吧!跟我就不用这样客套了!”

司徒汐月温柔的看着眼前的一对伉俪,直觉得无比美好,患难才能见真情,他们经过了这样的磨难,今后也会更加珍惜陪伴在彼此身边的美好时光!

“小姐的大恩我们定将铭记在心!没齿难忘!今后我们为了小姐,定将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青瑶和乘风不顾司徒汐月的推拒,依然跪在地上感谢司徒汐月的救命之恩。

如果没有司徒汐月的搭救,只怕,乘风这条命就捡不回来了。乘风不能活下来,青瑶又该怎么办呢?

这滴水之恩还当涌泉相报呢,更不用说这救命之恩了!

况且救命之恩犹如再生之恩,乘风这可是好不容易才从鬼门关捡了一条性命回来。

既然两个人这么固执,司徒汐月也没有办法,只好由着他们。

“好啦?说完了吧?那现在总算可以给我起来了吧?”

司徒汐月无奈的看着两个人,摇了摇头。

不用他们表忠心,司徒汐月也知道这两个属下,对她有多么的忠诚。

“我倒是不用你们赴汤蹈火,现在乘风你快回去床上躺好!这伤口要是再裂开,到时候有你好受的!”

司徒汐月既然发话了,青瑶赶紧小心的搀扶着乘风慢慢起来。

经过这么一折腾,乘风脸上已是沁出了一层细细密密的小汗珠,可见刚才定是极力的忍耐着。

青瑶将乘风刚扶到床上坐好,乘风却又惹着痛楚艰难的开口了。

“小姐,乘风还要赶紧回到城主的身边,保护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