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7章越挫越勇/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慈悲城里的妖孽听到下人回来报告的消息,听说司徒汐月把他送的玫瑰全部扔进了海里,还把他送的珠宝全部发给了别人,这让他大吃一惊。

这个女人,面对着这些价值连城的东西居然这样轻易的放弃掉了,面对这么浪漫的求爱,居然也无动于衷,她到底是怎样的女人?

下人们以为听到这个消息城主肯定会大发雷霆,没想到城主不但没有生气,脸上居然还露出了一个若有似无的微笑。

微笑?对,没错,就是微笑!

下人们顿时傻了眼,不禁抬起手揉了揉眼,真的不敢相信城主是真的在微笑!

司徒汐月这样的举动不仅没有打击了妖孽的热情,反而妖孽还被挑起了对汐月无限的斗志跟兴趣。

你越是对我不屑一顾,我就越要征服你。

妖孽男性的征服欲,已经被司徒汐月大大的挑了起来!

“去,把我的汗血宝马牵过来。”

既然鲜花珠宝都不起作用,看来只能我亲自出马了!

妖孽骑着一匹高大的汗血宝马停在了司徒汐月的客栈门外。

“汐月,你快来我有东西要送给你!”

妖孽不由分说的拉着司徒汐月下了楼,站在汗血宝马的面前。

“这匹汗血宝马可是万里挑一的,我把它送给你,你喜欢吗?”

妖孽期待的看着司徒汐月,希望听到她收下的回答。

可是司徒汐月却突然对着马屁股抽了一鞭,汗血宝马受了一惊,就跑走了。

妖孽奇怪的看着司徒汐月,这女人到底怎么想的,连这难得的汗血宝马都不要吗?

“你为什么把它放跑了?”

司徒汐月抬起头,淡淡的看着面前的妖孽。

“你别费劲了,我绝对不会吃这一套的,我对你的心已经死了,你做什么都没有用的!”

司徒汐月撂下这样一句无情的话,就头也不回的了,留下妖孽一脸茫然的站在那里。

就在汐月即将踏入客栈的时候,妖孽突然跑过来拽住了汐月的手。

“告诉我,告诉我要怎么做你才能回心转意?”

妖孽一脸期冀的看着司徒汐月,他不会放弃的,可是当他看到汐月那决绝的面容时,却又感到那么的无力。

“不管你做什么都没用,你走吧!”

司徒汐月面无表情的说完,就径自上了楼。

妖孽还想要继续纠缠,可是却被突然出现的迟雪飞挡在了门外。

“你快走吧!汐月不想见你,你就别在这里烦她了!”知道汐月明明就不想跟他在纠缠了,迟雪飞毫不客气的赶紧出来撵妖孽走。

汐月独自回了房间,却对着窗子在发呆。

迟雪云进来看到这一幕,轻轻走去过想要去安慰安慰她,却发现汐月就那么站在窗子前,一直看着窗外。顺着汐月的视线看过去,却看到了妖孽默默离去的背影!

“汐月,如果你还是这么的痛苦,为何不能再给他一个机会呢?”

看着汐月偷偷看着妖孽的背影,所有的情绪都已经从汐月的眼睛里流露出来了。纵使她伪装的多么好,这一刻也倾然崩塌了!

“没什么机会了,我们是兄妹,根本就没办法在一起!”

司徒汐月难过的说着事实,眼中一片落寞。

有些事,是谁都无能为力的!我们只能选择漠然寂静,独自忧伤。

迟雪云一阵惊讶,怪不得汐月对于妖孽如此的追逐,也丝毫不为所动,原来是因为这个原因。既然不能在一起,何必再痴缠?

也罢,也罢!

“只是苦了你了。”

迟雪云慢慢走过去,揽住汐月的肩膀,让她轻轻地靠着自己。如果不能安慰她,那就陪她难过一会儿吧。

“如果想哭,就哭出来吧。”迟雪云也只能如此说了。

日子还是要过,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所以,汐月也只会允许自己难过一阵子,明天还要照常生活!

此时在申之芳的房间里,沈曼倩在房间里来回踱着步子。

自从知道了妖孽在大庭广众之下,努力讨好司徒汐月,还向她示爱以后,沈曼倩在申之芳的屋子里气的直跺脚。

“这个笨蛋司徒汐月,她哪里好啊?哪里配得上城主这么用心的追她?”

沈曼倩越说越生气,顿时瞪圆了眼睛,叉起腰来。

“不行!她简直是气死我了!我去给她点厉害瞧瞧,让她以后再也不敢勾引城主!”

沈曼倩说着,就气冲冲的要开门出去找司徒汐月算账。

申之芳看见沈曼倩这么冲动的就要往外走,立马站起身来挡住了沈曼倩的去路。

“姑姑,这都什么时候了?你别拦着我!”

沈曼倩看到挡在她面前的申之芳,有些急了,伸手就想要推开她。

“你先别急,稍安勿躁。”

申之芳倒是极淡定的拉下沈曼倩,坐了下来。

“姑姑,都这个时候了,我能不急嘛?这样下去,如果那个笨女人司徒汐月答应了城主,那王妃的位置哪还有我的份?”

沈曼倩一拍桌子,还是要起身出去。

“倩倩,你先冷静一下,听我说。”

看着自己姑姑并不着急,反而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沈曼倩不禁好奇。

她慢慢坐了下来,身子稍稍向前倾着,想要更加靠近申之芳。

“难道,姑姑你有办法?”

沈曼倩一脸期盼的看着申之芳,不过,申之芳倒是没叫她失望。

申之芳得意的一笑,仿佛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中一样。

“鲤鱼跃龙门杯的比赛马上就要到了,反正到时候她司徒汐月也会参加比赛,那到时候我们稍微动动手脚,就可以要她好看!”

申之芳边说着边得意的笑。

一旁的沈曼倩哪还有刚才的怒火,脸上瞬间露出了一副阴险的笑容:“姑姑,你的意思是?”

“呵呵,这些天她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去,给她一个尽情折腾的机会!咱们也好好在这里韬光养晦,好好地休养休养,等着参加比赛的时候可以顺顺利利的!咱们这段时间老老实实的,等到比赛的时候,她司徒汐月被别人的武器所伤,那就怪不到咱们的头上了!”申之芳不愧是姜是老的辣,一下子就点中了要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