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8章 不作死就不会死/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司徒汐月瞥了老房一眼,老房会意,立刻积极的上前献殷勤:“呵呵,原来李嫣姑娘要去见未来的公公了,真是恭喜了!这里面还有几套极好的首饰和衣服,李嫣姑娘不妨进来瞧一瞧。”

“呵呵,好啊好啊,”李嫣听到有人恭维她,立刻高兴地跟了进去。

一会儿出来,李嫣果然挑了好几身衣服,还有珠宝首饰,胭脂水粉的。

算账的时候,老房故意多报了几百两,这样打折下来,其实不但没便宜,反而多挣了他们一百多两。

这些李嫣和妖孽当然不知道,她只知道穿着那身招摇无比的羽衣,叫下人捧着那许多的衣服,欢天喜地的走了。

“老房,你知道我们那里有句古话吗?”看着李嫣离去的背影,司徒汐月忽然蹦出了这么一句。

“不知道,请小姐示下。”

“不做死,就不会死。”司徒汐月淡淡的说完,嫣唇勾起一个微弯的弧度,好笑的看向了外面。

果然,当走到了闹市口最繁华的十字路口的时候,原本得意洋洋,急于展示自己身上这件超凡脱俗的羽衣的李嫣忽然sao动了起来。只见她伸手这里抓抓,那里挠挠,好像身上脸上头上爬满了虱子跳蚤一样!

“好痒,好痒,好痒!啊,痒死我了!痒死我了!救命啊,王爷,快救救我,嫣儿痒死了!”

身上好像爬满了一万只跳蚤和虱子一样,李嫣痒得抓心挠肺的!恨不得把自己身上这张皮也给揭了下来!

“不对,这衣服有问题!这衣服肯定有问题!”李嫣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一下子把那件羽衣拔了下来,扔在了地上,狠狠地的跺了两脚!

可是无论她再怎么跺脚,还是无法止住她身上那奇痒!

只见不一会儿,她就用锋利的指甲把自己的脸抓出了一道道的红痕,连带脖子上,也都是一道道的血印子!

“小姐,别抓了,再抓下去你会死的!”她身边的丫鬟想拉着她,不让她在继续抓下去,免得毁了容。

可是也被她一下子掀到了一边,“走开!我快要痒死了!快帮我抓痒啊!”

“小姐小姐……”两个丫鬟着急的跟什么似的,只能求救的看向妖孽。

“冥王,求求您救救小姐吧!求求您了!”两个丫鬟给妖孽跪下了。

没想到妖孽只是淡淡的扫了李嫣一眼,接着毫无所谓的抬脚跨过了她。

“你们以为她当众丢人丢成这个样子,本王还会要她做本王的女朋友吗?哼,你们把本王当成什么了。”

妖孽一句冰冷的话语,吓住了两个丫鬟,也寒了躺在地上的李嫣的心。

她没想到这个男人居然会凉薄如斯!

可是明明看到他对那个废物白痴那样的温柔,就算她只是个傻子,他也会那样温柔的看着她,对她说话!

李嫣这一刻的心里无比的怨毒,她一下子从地上翻了起来,用尽全身的力气,朝着翡翠阁门口站着看热闹的司徒汐月扑了去!

“jian人,我要你的命!啊!”

李嫣使出了最后吃奶的力气,当然扑过去的势头也是十分迅猛的!

贵妇人们全都捂着头尖叫着逃开了,唯独司徒汐月站在那里十分淡定,好像早就算准了她要来这么一招似的。

等到李嫣的爪子到了跟前了,司徒汐月才十分淡定的从背后掏出来一样东西,杵到了李嫣的面前。

“李嫣师姐,你看这是什么。”

李嫣定睛一看,却见她手里握着一杆“不求人”,也就是痒痒挠。

顿时,她身上的奇痒就好像是蚂蚁一样,又开始钻心的痒痒了起来!

她顿时忘记了什么怨毒,什么仇恨,只是盯着那根痒痒挠:“给我!快给我!”

“好啊,看到李嫣师姐你这么需要的份上,那我就给你吧!”司徒汐月叹了一口气,一扬手,就把那根痒痒挠扔到了一边的臭水沟里。

那臭水沟里全都是泔水和生活污水,甚至还飘着一些隔夜的粪便,臭不可闻!

那根痒痒挠扔在了那臭水沟里,就漂浮在了上面,跟一堆秽物混在一块!

可是李嫣竟然好像什么都没看见一样,一下子扑到了臭水沟前面,伸手把那根痒痒挠从臭水沟里捞了出来。

然后用力的用那根带着秽物的痒痒挠使劲的伸进衣服里,开始疯狂的挠了起来。

一边挠一边还不住的叹息:“好舒服,好舒服,好舒服!”

“恶……”看到这一幕的人全都捏住了鼻子,不敢相信李嫣竟然会做出这么恶心的举动来!

只有司徒汐月知道个中缘由。

刚刚她帮李嫣穿那件羽衣的时候,最后整理的时候,她在李嫣的胳膊上轻轻一拍,顺势就将衣袖里暗藏着的痒痒粉洒到了李嫣的衣服上。

那件羽衣美则美矣,只是缝隙太大,那痒痒粉很快就通过羽毛遍布了李嫣的全身。

所以当李嫣走到闹市口的时候,随着她的走动,痒痒粉见风自然就发作了起来。

于是,也就出现了刚才的那一幕幕景象。

“小智,我不会让你送给我的东西落到别人手上的。哪怕我毁了,我也绝对不要别人得到。物是如此,人更是一样!”司徒汐月眯眼看了看那件零落不堪的羽衣,只见那身原本纯美洁白的羽衣已经被玷污的脏乱不堪了。

而当她抬起头看向妖孽的时候,却发现他站在那里,远远地瞧着她,唇边竟然也悄然绽放了一丝了然的笑意。

呵呵,妖孽,你必定是懂我的吧。知道我的感情洁癖,所以才在这个时候选择不要这个替代品么?

哼,算你识相。因为如果你真的敢把她带回去见你的父皇,那咱们两个那就算是彻彻底底的完了!

“老房。”司徒汐月沉声吩咐一边站着的老房,“待会她闹够了就把她送回去吧,不然,人家还以为我们师姐妹们闹别扭,对我的名声不好。我跟她的恩怨,另说另道,但是别叫她在咱们门前这么闹,真是有辱斯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