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1章 湖边惊魂/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怕。”司徒汐月看了看眼前这片黑黢黢的林子,诚实的说。

“啊,你怕?我咋感觉你一点也不怕呢。”迟雪飞瞄了瞄司徒汐月那过于淡定的脸色,悄悄说了这么一句。

“呵呵,怕什么有什么用吗?”司徒汐月扫了迟雪飞一眼,“如果怕有用的话,那么我就什么都不干,光怕就好了。但是很显然,害怕屁用也不顶。那么我干嘛要浪费时间来害怕?”

“额……”听到这个彪悍至极的答案,迟雪飞倒是半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因为他想想,司徒汐月说的还真的挺有道理的!

不过为毛他感觉司徒汐月这个小丫头的气势真的是越来越强大了呢?

感觉像极了他记忆中的某个人……

“喂,你还愣着干什么啊,还不快走啊。”司徒汐月白了迟雪飞一眼,自顾自往前走了。

“哎,来了来了。”迟雪飞也顾不得想了,赶紧屁颠屁颠的跟了上去。

开玩笑,叫他自己一个人在这么险恶的原始丛林走?他非吓死不可!

司徒汐月跟着迟雪飞在一起,两个人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也慢慢的走进了原始森林之中。

两个人在一起多少还能有个照应。

这个原始森林真的是很大,一棵棵参天大树将阳光遮挡住,只于零零散散的阳光照射进来,由显得这个森林僻静而又神秘。

一队人马略有规律的自成一个队形,胆子大的人走在前面,胆子略小的人紧跟其后。

“这个森林也没什么嘛!”

大家小心翼翼的走了一段路程,发现并没有什么事儿,不由得都开始放松了警惕。

“这里面倒是别有一番风景!”

大家开始边走边欣赏起了风景,完全忘记了这还是一场未知危险的比赛!

只有司徒汐月依旧跟在大家身后,依然很冷静的分析着眼前这谜一样的大森林。

试问,既然这个森林作为最后的题目,那又怎么会如此简单地就通过呢?

生于安乐,死于忧患!

司徒汐月深深地了解这句话的含义,所以即使现在没发生什么事,她也同样保持着警觉。

一行人走了一段路程,都觉得口干舌燥的。

“哪里有水啊?”

“就是啊!好渴啊!”

正当大家都叫嚷着想要喝水的时候,他们越过一棵横在他们面前的一人高的原始树木,突然出现了一片湖水!

“哇!你们看,前面有水耶!”

一个选手首先看到了前面的湖水,兴奋地叫嚷着。

大家一时间兴奋地全都跑了过去,想要赶快跑过去捧起那湖水送入自己的口中,以解这口干舌燥的难题。

此时的大家全都忘记了比赛,同时也忘记了危险,争相恐后的吵着要喝水!

“汐月,你看!那真的有水可以喝啊!”

“我们也过去喝吧!”

迟雪飞看着前面的一汪沉静的湖水,拉着司徒汐月兴奋地说着,说完就要拉着司徒汐月一起去喝水。

“先不要去!”

司徒汐月拉住迟雪飞想要上前去喝水的身子,一脸的警觉。

“为什么?走了这么久好不容易有水了,当然是要去喝了解渴啊!”

迟雪飞一脸疑惑的看着司徒汐月,他想不通这个时候司徒汐月为什么会拦着他呢?

“我觉得这会有危险。”司徒汐月一脸担忧的说。

这湖水不是一般的沉静,就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让人忍不住的担心!

“你看那湖水,多么宁静、多么清澈,没事的,你别担心了!”

此时的迟雪飞完全是司徒汐月太过紧张想的太多了,这水这么好,他是一定要去喝的!

如果错过了这一次的湖水,不知道还要走多久的路才能喝上水!

迟雪飞完全不顾司徒汐月的劝阻,既然司徒汐月不去,那他就先去,到时候她自然就会过来喝的!

大家一个个全都跑去湖边,蹲下身来,或者是弯下腰,用手捧着湖水喝起水来。

突然之间池中的湖水形成一个慢慢的漩涡,水流在慢慢地聚集。

在河边喝水的众人根本完全感觉不到湖水的变化,也不会感到危险也正一步步向他们逼近!

由于司徒汐月站在离湖水远一点的地方,所以看到湖水产生的一些变化,立刻,她就想奔过去把迟雪飞拉回来,可是到底还是太晚了!

只见,自湖水中突然冲出一只只巨型的鳄鱼,向着湖边喝水的人们张开了血盆大口!

正在喝着水的人们,丝毫没有想到会遇到这样的异兽,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呢,就被那巨型的鳄鱼给咬着拖下了水!

一只只巨鳄,或是咬着人的手臂,或是咬着正要逃跑人的大腿,稍一用力依然拖进了湖水里,人们顿时成为了它们的一盘盘美味佳肴!

巨鳄将拖下水的人们三口两口就给吃掉了,顿时,原本清澈宁静的湖水就变成了一池血水,还散发着独属于血液的铜臭味!

一时间,尸横遍地,十分惨烈!

眼看着迟雪飞也要被那巨鳄给扯下去了,司徒汐月管不了太多,纵身一跃,一下子飞到了鳄鱼的背上!

司徒汐月抽出主持人发放的粗麻绳,用力一甩,用绳子精准的套住了迟雪飞的腰,使劲儿一提,便将迟雪飞从一只巨鳄的嘴里给提了上来!

迟雪飞被司徒汐月拉了一把,稳住了身形,可是还是明显的惊魂未定,瞪大了眼睛看着湖中。

“啊!汐月,刚才真是好险,差点就成了巨鳄的盘中餐了,真是多亏了你!”

反应过来的迟雪飞,衷心的感谢着司徒汐月,都怪他的贪婪,差点就送了性命!

“哼,叫你不听我的话!”司徒汐月冷哼一声,就将迟雪飞给扔在了地上。

“哎哟我的屁股!”迟雪飞一下子给墩了一个大屁墩儿,但是却不敢吭声,害怕再被司徒汐月揍。

“这么多的鳄鱼,到底要咋过呀。”看着满湖的鳄鱼,大家都发愁了。

司徒汐月安静的观察了一会儿,便微微一笑,伸手拎着迟雪飞,踏在巨鳄的背上,轻轻一点脚,用轻功踏着巨鳄的背,一步步跨过了湖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