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4章刁难/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家不禁更加认真的辨别着这些药草。

有的草药叶片只有拇指大小,上面却毛茸茸的长着发白的小绒毛,看着如此可爱的草药,没想到却是带着剧毒的药草!

等到大家全部都区分清楚了自己手里的这些草药,司徒汐月将手里的毒草分别分发给了三个人。

“你们三个分别再带着两个人,三个人一组,拿着手里的毒草,去找一模一样的药草回来!”

司徒汐月分配完找草药的人员,特意剩下了四个人。

“你们三个留在这里,一方面看着这些武器,一方面将其他人采集回来的毒草像我刚才那个样子,仔细的涂在这些武器上。”

听着司徒汐月说完,剩下的三个人认真的点了点头。

这样原来的十五个人被司徒汐月分成了五组,每组三个人,大家也好都有个照应。

司徒汐月要保证他们去采集毒草的时候,这些武器不会被森林里面的小动物们给叼走丢失,还要尽量保证人员的安全,所以在人员的分配上也下了一些心思。

“迟雪飞,这些毒都见过了吧?等会你就跟着我,去多采集一些!”

迟雪飞看着此时认真的司徒汐月,散落下来的零星日光正照射在司徒汐月白皙的脸庞上,显得尤为白皙清透,认真的女人果然很漂亮!

“哦,好!没问题!”

这样的司徒汐月不禁让迟雪飞有一刹那的晃神,司徒汐月如此认真的模样,居然让他感觉有些似曾相识!

大家按着司徒汐月的分配,各自四散了开去,开始认真的找起了毒草。

司徒汐月首当其冲,率先走到了一旁的小山坡,认真的找起了毒草。

每找到一株毒草,司徒汐月都会左看看右看看,确保它是毒草才会去采集。

看着眼前的司徒汐月,迟雪飞忽然有些疑惑,为什么从前一直不知道汐月知道这么多草药的性质?

这样的司徒汐月和他认识的司徒汐月有些不一样,越了解越觉得这样的司徒汐月对于他来讲有些陌生。

感觉哪里有些不一样了,可是又感觉她还是她,又没有多大的变化!

看到司徒汐月对各种草药都十分了解似的,迟雪飞不由得暗暗起了怀疑!

迟雪飞故意找了一个和其中一只毒草极为相像的一株小草,拿过去找到了司徒汐月。

“汐月,你看我找到了一株!”

迟雪飞故意兴奋地说着。

司徒汐月将迟雪飞手中的一株小草拿过来看了看。

“迟雪飞,这可不是毒草哦,你看这个虽然和我手中的这株极为相似,可是叶片的下方不是红色,而是绿色,这不是毒草,而是这株毒草的解药!”

司徒汐月仔细的分析着,因为毒草和毒草解药的药草长得极其相似,如果辨识不够的话是很容易认错的。

司徒汐月只以为迟雪飞是不经意间认错了毒草,没有想到这是迟雪飞在试探她!

因为经过了这几天的相处,迟雪飞渐渐发现司徒汐月对各种草药都十分的了解。

这让他不禁怀疑,汐月和羽鹤公子是不是就是同一个人?

经过了刚才的试探,迟雪飞更加肯定了心中的想法。

“哦,这样啊,那我再去找!”

不过,迟雪飞却不动声色,因为他决定暗暗地考察一番,用事实来证明自己的猜想!

更何况,如果他问司徒汐月一定不会承认,还不如现在这样,等着他去慢慢发现。

看着司徒汐月的身影,迟雪飞静静地在她身后看了良久,现在看来,连身形也极为相似!

为什么我一开始没有察觉呢?如果我一直追随的羽鹤公子就一直在我身边,那么我就不用一直去找她了吧?

察觉到迟雪飞并没有跟上来,司徒汐月转过身,正看到迟雪飞愣愣的看着自己,司徒汐月顿时觉得有些诧异。

“迟雪飞,你站在那里做什么?”

看到司徒汐月突然转过头看着自己,迟雪飞瞬间收起了刚才脸上的表情,快步走了过去。

“我刚才只是在想这些草药还挺神奇,差别这么小,可是功效却相差这么大!”

迟雪飞随意找了个理由,来化解刚才一时间的尴尬。

看到依旧如此的迟雪飞,司徒汐月突然觉得是不是自己刚才看错了,刚才的迟雪飞眼睛里的那一抹情绪究竟是什么呢?难道她出现了错觉?

摇了摇头,司徒汐月甩走脑中的想法,面前的迟雪飞并没有什么不同不是吗?

现在更重要的是找毒草!

大家都认真的蹲在地上找着毒草,或是弯腰仔细看着小山坡上面奇形怪状的小草,分辨出哪些是可以用的毒草。

司徒汐月看到大家如此的认真,由衷的笑了,面对生命的时候,大家的态度都是一样的,谁都不会掉以轻心的!

大家都在仔细的寻找着草药,草丛里此时却出现了一抹不和谐的身影。

沈曼倩孤傲的站在小山坡上,颐指气使的指挥着同组的队员,这找找,那找找,却只有她自己不找!

同组的队员们根本不理会她的指挥,径自做着手里的事。

“咦好脏!”

沈曼倩露出了一副鄙夷之色,伸出手提了提裙子,此时裙子上染上了一滴带着泥土的露珠。

这个不和谐的声音立刻传到了司徒汐月的耳朵里。

司徒汐月走到了较高一些的地方,清了清嗓子,叫大家过来集合。

“给我看一下大家手里采集的毒草!”

司徒汐月的话音刚落,便有人迫不及待的举起了手里的毒草,让司徒汐月检验。

看着大家手里都或多或少的采集了一些,只有沈曼倩手里白白净净,什么都没有。

“沈曼倩你为什么没有?”

听到司徒汐月的质问,沈曼倩略微显得稍稍有一丝的窘迫,不过很快这一丝窘迫也一扫而光了,扬着下巴看着司徒汐月。

“这么多人在采集,又不差我一个!”

好个不知悔改的丫头!

“她就是嫌弃找毒草太脏,才不干活儿的!”

同组的队员早就看她不顺眼了,因为她他们这一组比其他组已经少采集了许多的毒草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