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8章送死/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汐月,你快让开,让我们杀了她给死去的那些人报仇!”

大家还是相当的气愤,不想听司徒汐月为她求情的话,只想赶快杀了眼前的罪魁祸首!

“大家冷静一下,先听我说!”

“我觉得这幕后黑手另有其人!”

司徒汐月这真是一语惊人啊!一时间大家疑惑的看着司徒汐月,就连沈曼倩也忘记了躲藏,犹疑的看着她。

“为什么这么说?难道你想为她开脱?”

有个人已经开始怀疑司徒汐月这样的做法了,依据他们刚才的推测,这幕后黑手就是沈曼倩的姑姑,申之芳!

“大家想一想,沈曼倩可是沈家唯一的指望,她申之芳还不敢如此的放肆!”

沈曼倩听着司徒汐月的话,频频点着头,不知是因为觉得汐月分析的有道理,还是因为只是单纯的想活命。

听了司徒汐月此时的分析,大家相互对望着,她说的确实有道理。

这沈曼倩在比赛里要是也有个三长两短的,那他们沈家不是就一点指望都没有了吗?那申之芳岂不是一点好处都得不到?

想一想司徒汐月刚才的分析,大家这才罢了手。

但是,这幕后黑手却终究想不出到底是谁?

既然想也想不出谁是幕后黑手,又是为什么会出这么有难度的考题,那不如继续往前走,最后一定会找出答案的!

“大家先原地休息一下吧!然后继续往前走,只要走出这个原始森林,就一定会找到我们要的答案!”

司徒汐月坚定地说着,建议大家休息一下,整理整理精神之后再往前接着走。

大家都刚经历了又一次的生死考验,精神处于高度的紧张和害怕中,如果这样继续往前走,身体得不到休息,就会极其容易疲乏和暴躁。

听了司徒汐月的建议,大家纷纷坐下休息。

看着那些截然两半的巨型花朵,仍然心有余悸!

趁着大家休息的空档,司徒汐月看了看四周,抬步想要去周围看看有没有可以利用的东西。

看着司徒汐月要走,迟雪飞走上前来。

“汐月,你在找什么?”

迟雪飞一阵疑惑,这一路走来汐月的鬼点子最多,莫不是又想到了什么?

“迟雪飞,正好,你来陪我一起找些枯木枝。”

不明白司徒汐月要找枯木枝做什么,但是打心里觉得她说的一定有她的道理,便跟着司徒汐月在四周围找了起来。

司徒汐月和迟雪飞一起拾捡了许多的枯木,两个人抱着枯木回来,大家一阵错愕,不明白司徒汐月想要干什么。

“汐月,你弄来这些枯木做什么?”

一个边垂国的皇子走过来,好奇的看着司徒汐月。

“对了,你去找些石头来,再叫上几个人弄些水来。”

司徒汐月虽然没有回答他的话,却说了几道吩咐。

看着司徒汐月认真的模样,他马上去照着司徒汐月所说的去准备了。

或许,她已经有了让他们安全的办法?

不多时,大家已经找齐了司徒汐月所要的东西。司徒汐月指导着大家将枯木用水打湿,然后推起了一个大大的小山的形状。之后司徒汐月用石头相互敲打,燃起了火来,将沾了水的枯木烧起来。

一时间,大家面前的一堆枯树枝就燃烧了起来,但却没有火焰,只是滚滚的浓烟!

原来,司徒汐月这样的做法是希望引来大家的注意。

如果这场比赛真的有人想致他们于死地,那么看到这浓烟的裁判们也大概知道他们的位置,还可以前来搭救!

“好了,咱们现在继续出发吧!”

大家一起又休息了片刻,就在司徒汐月的带领下继续出发向前进了。

大家此时已经一扫刚才的恐惧与疲惫,准备迎接接下来的挑战!

这个原始森林,他们已经走了大半,或许马上就可以走出去了,大家此时更加相信司徒汐月了,紧紧跟在司徒汐月的身后向前走去。

现在司徒汐月好似他们无形中的顶梁柱,大家都想要去依靠!

通过了森林,湖泊,峡谷和花海,不知道接下来迎接他们的会是什么?

司徒汐月只能加倍小心的往前走着,时刻注意周围环境的微妙变化。

就在他们走出花海,又走了半个时辰以后,周围的花草树木一时间全都消失了,只剩下眼前这一面悬崖。

这悬崖的四周围没有一条路,放眼望去,只有此刻映入眼帘的一大片云海!

这就是最后一道考验了吧?通过了这里是不是就可以出去了?

可是这里根本没有路,要怎么通过去呢?

“这怎么只有一座悬崖啊?”

“就是啊!这是出去的唯一的出口,很可能通过这里我们就能出去了,可是为什么都没有路?”

大家一个个提出了自己的迷惑,没有路,他们怎么过去呢?

正在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着的时候,云海中渐渐地浮现出了一道圆形的金光。

“看,那是什么!”

随着迟雪飞的一声惊语,大家纷纷停止了对话,齐齐的顺着迟雪飞的目光望去。

只见,那一片白茫茫的云海中出现了一道犹如彩虹般的圆形金光。

悬崖面前被一片白茫茫的云海包裹着,云海中忽然浮现出一道圆形的金色光芒,眼前真是一幅动人的画作!

如果现在不是关系到生死攸关的大事,那么这风景该是有多少人会为之惊叹啊!

可是,现在对于大家来讲,这可不是美丽风景的事,难道这金光就是通过悬崖和云海的唯一道路?

正在大家一片错愕的时候,空中忽然悠悠的飘来一句话。

“这就是最后一道考题,要从这个金光里钻过去。”

只要能钻过去,就意味着能胜利!

但是这明显的根本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这悬崖面前只有茫茫的云海,谁也不知道云海下面是什么,极有可能就是万丈深渊!

“疯了吗?这根本是不可能的!”

听到空中的声音渐渐没有了,大家转过头看着身边的人,三言两语开始说起来。

“这根本就是让咱们去送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