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1章高老头变帅了/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其实有了朋友衷心的祝福就好了,可以瞬间扫除刚才心里的阴霾!

“汐月,从今以后你可就是我的师妹了,可要好好听我的话呀!”

司徒明月一副认真说教的模样,顿时逗得大家一阵嬉笑。

司徒汐月挽着司徒明月和迟雪云走出了比赛场地,这场比赛她的收获也是颇多的,最起码一直困扰着她的往事,今后再也不会困扰她了!

人都是要往前看的,那些已经发生了的事,她不想再去计较,她只想好好过好每一个当下!

司徒汐月顺利考进了风之谷,大家一定要为她设宴庆祝。

从下午开始司徒明月等人就开始忙个不停,又是贴布告,又是选场地的。

到了晚上,司徒明月等人为了给司徒汐月设宴庆祝,命人摆了一百多桌的流水席,说是大家都可以来吃。

司徒明月把整个客栈的桌位都给包了下来办酒席。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客栈里的人越来越多,大家都是来吃司徒汐月的庆祝宴的。

和司徒汐月他们一起比赛的选手们也都来了,大家都来为司徒汐月庆祝,同时也都是来感谢她的!

这么大的排场仅仅是客栈里已经不够摆放了,只能在客栈外面又摆了几桌。

司徒汐月接受了大家的祝贺,谢过大家今天赏脸来她的庆祝宴。

司徒汐月等人看客栈里那个练功的竹林里面很清净,特意让老板在竹林里又摆了一桌。

几个人在竹林里小酌起来,也别有一番滋味!

“来来来,我代表风之谷,欢迎小师妹的加入啊!”司徒明月端着碧玉酒杯,站起身来,一张圆圆的脸蛋上全是盈盈的笑意。

“我也来,我也来,我也来祝贺祝贺汐月!”迟雪飞也赶紧捧起了酒杯,站在了她的身边。

“哎,你一边儿去,别占我的光!”司徒明月白了迟雪飞一眼,没好气的说。

不知道为什么,她现在好像越来越讨厌迟雪飞了似的!

“哼!谁要占你的光!”迟雪飞也冷哼一声,摆明不买司徒明月的帐!

“你!汐月,你看看他,欺负我!”司徒明月被迟雪飞一抢白,顿时不高兴了!嘟着红唇,跺着脚说。

司徒汐月跟迟雪云对视一眼,了然的笑了笑:“二姐,你既然如此在乎雪飞的话,那不如就跟他在一起吧。”

“谁,谁喜欢他?你,你不要瞎说!”司徒明月一下子变得结结巴巴了起来,一张圆圆的脸也红了起来。

“明月,不要不好意思,作为雪飞的姐姐,我很喜欢你当我的弟妹。当我的弟妹吧,我会对你的很好的哦,我们舒月国虽然不怎么富裕,但是足够你吃想的和辣的了!”迟雪云也笑笑,伸手握住了司徒明月的小手。

“姐,你们别胡说,我心里已经有人了!”迟雪飞不等司徒明月说什么,就赶紧来了这么一句,同时深深的看了司徒汐月一眼。

“什么,有人了?是不是又是那个羽鹤公子啊。弟弟,不是我说你,他是个男人,你怎么还这么执迷不悔的?甭说你们的性别差异我不会同意了,就算这个没问题,可是羽鹤公子他根本就不喜欢你!”迟雪云真的是要气死了,苦口婆心的劝说弟弟。

“不,姐姐,现在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羽鹤公子他根本不是男人,其实他的真实身份是——”眼看着迟雪飞就要揭穿这个巨大的秘密,忽然随着一声高亢的男声,从竹林里走出了一个英伟的男人:“呦,司徒丫头倒是蛮会选地方的!”

看到这个陌生的老头,大家都有点奇怪:“你是谁啊,怎么之前没见过你?”

司徒明月正好愁找不到人发火呢,猛然间闯进来一个陌生的家伙,她自然要上去刁难刁难。

没想到那个高大的老头却一下子把她拨拉到了一边,径自朝着司徒汐月走了过去:“徒弟,今天的表现不错,为师很高兴!”

“高老头?”听到这话,司徒汐月错愕的看了一眼眼前站着的这个高大的男人,“是你吗?”

“呵呵,怎么,几日不见就忘记师父了?”高老头笑了笑,居然还颇为英俊!

司徒汐月笑着摇了摇头,转了好几圈看了好几遍才终于点点头:“天啦,师父,你居然,居然这么帅!”

“呵呵,为师本来就很帅!怎么,不请我喝杯酒啊。”高老头笑着看了看司徒汐月。

“哦,差点儿忘了,来,师父,徒弟敬您一杯!”

高老头接过司徒汐月递过来的酒杯,一饮而尽。

“嗯,好酒!”高老头喝完还不忘称赞一番。

随后高老头自袖中掏出了一个狭长而又精致的盒子,递给了司徒汐月。

“这是什么?”

司徒汐月仰起头一脸天真的问,高老头看到这样的司徒汐月眼睛笑成了一道弯弯的月亮。

“你打开看看!”

司徒汐月轻轻地打开了木盒,里面用一块上好的天鹅绒的红色布幔装饰的,中间放着一把翠绿的翡翠笛子,看这雕刻的功夫还有那翡翠的料子,就知道这笛子价值不菲。

“嗯,这笛子好精致!”

司徒汐月毫不吝啬的夸奖着。

“这个就送给你当做是贺礼啦!”

既然是高老头送的,那她也不推诿:“既然是师父给的,徒儿就收下啦,师父,既然来了就坐下来一起喝酒吧。”

“好!”高老头向来都是酒菜的忠实拥趸,见状也不推辞,就坐下来跟大家一起吃吃喝喝。

因为他的加入,所以之前关于司徒明月跟迟雪飞的那个话题就暂且搁置了下来。

晚上等人都走了,司徒汐月拿着笛子回了房间,可是迟雪飞却跟着进来了。

从刚才他就一直好奇这究竟是一副什么样的笛子,真的有司徒汐月说的那么好吗?

“汐月,给我看看那个笛子吧!”

迟雪飞缠着司徒汐月,非要看看那个笛子,司徒汐月禁不住他磨,将手里的笛子递给了他。

“嗯,果真是好东西!”

迟雪飞将笛子拿在手中,摸着那温润如玉的翡翠笛子,连连称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