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2章酒后失身/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了吧!看完了就还给我!”

看到司徒汐月要将笛子这么快就要回去,迟雪飞不依了,他才刚看而已。

“啪!”

迟雪飞躲闪着司徒汐月欲要伸过来的手,一个不小心,结果把笛子摔在了地上,打碎了!

“汐月,汐月,我不是故意的!”

迟雪飞垮着一张脸,他没想到刚才手一滑,笛子就应声而落了,他想去抢救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司徒汐月看着地上的笛子,两只眼睛直直的看着,一时间把迟雪飞给吓住了。

“汐月,我错了,不然你打我吧?”

迟雪飞过来拽着司徒汐月,可是却被司徒汐月一把抚开。

她快步走过去拿起了那个摔碎的笛子,却在里面发现了好像有两行字!

迟雪飞被司徒汐月这样的动作吓了一下,跟过去一看,却发现司徒汐月在看着碎裂的笛子,从里面找着什么。

原来笛子里面有两行情诗——雅兰不可折,楚老徒悲歌。落款是高老大。

“雅兰不可折,楚老徒悲歌?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谁叫雅兰吗?”迟雪飞赶紧凑上去看了看这句诗歌,“这是那个高老头送给你的笛子,落款还是他,难道这是他当年送给一个叫雅兰的姑娘的笛子?谁叫雅兰啊。”

“别胡说。”听到迟雪飞这样一说,司徒汐月这才明白,高老头之所以对自己这么好,原来是因为他喜欢着自己的母亲!

看起来,眼前这把笛子就是他送给母亲的!只是当年母亲没有收他的笛子,所以也就无从发现这笛子里面的这两行诗歌!

现在高老头把这笛子送给自己,恐怕也是想要弥补当年的遗憾吧!

看着眼前碎裂的笛子,司徒汐月渐渐把它们收起来放回了盒子里。

“汐月,你怎么了?”

迟雪飞懦懦的问着司徒汐月,可是司徒汐月来不及理他,一下冲出了房间。

司徒汐月终于在一个湖边找到了高老头。

“高老头,这个笛子是不是原本要送给我的母亲轩辕雅兰的?”

“你是不是喜欢着我的母亲,所以才对我这么好?”

面对司徒汐月的质问,高老头有一瞬间的晃神,这个丫头怎么知道的?

“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啊!”

“哎呀!我忘了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先走啦!”

面对高老头的装傻充愣,司徒汐月想要走上前去继续问他,可是他却瞬间就消失掉了!他落荒而逃的背影,司徒汐月知道,什么都不必说了,自己的猜测,果然是对的!可是为什么,母亲没有接受如此优秀的高老头,反而选择嫁给了司徒易那样的猥琐的男人呢?

司徒汐月站在湖边,眉头紧锁,陷入了沉思。

入夜了,沈曼倩去了慈悲城找妖孽,她原以为可以留在慈悲城当王妃的,没想到却被楼楠堵在了门口不让进。

“你凭什么拦着我?让开!我要是当上了王妃,第一个要你好看!”沈曼倩气势汹汹的威胁着楼楠。

“城主吩咐了,说是以后再也不想见到你!”楼楠根本不把沈曼倩的威胁放在眼里。

“为什么?”沈曼倩不明所以的问着。

“因为你连比赛都没有通过,根本没有资格当王妃!”

说完,楼楠就关起了大门。

任凭沈曼倩在外面喊叫了半天,也还是没有人回应她。

沈曼倩气的转身离开,在路上随便的找了一个小酒馆就进去喝起了酒!

酒馆的另一头同样在借酒消愁的陆逊,看到沈曼倩走了进来,独自一个人一杯杯猛地灌着酒,他摇摇晃晃的走了过去。

“呦!看你这样子也是心情不好吧?来,咱们一起喝!”

沈曼倩也不理他,自顾自的拿着酒壶猛灌,不一会儿白皙的脸庞就浮现出了一抹红晕!

其实陆逊也是刚刚从林月如那里碰了壁,正是一肚子的火无处发泄呢!

看到沈曼倩此时喝醉了,陆逊扶着她上了楼上的房间。

看着眼前的沈曼倩面如桃花,身子瘫软2C迷醉的陆逊却把她当成了林月如,趁着她喝醉了酒,强占了她,还把她当成了林月如使劲的泄愤!

已经烂醉如泥的沈曼倩根本分辨不出在她身上的人是谁,或者说她根本已经没有什么知觉了,根本不知道这件事。

“为什么我就是不行?”

陆逊对待她也没有一丝的怜悯,把她当做林月如,疯狂的发泄着内心的挫败与愤怒!

等到陆逊发泄完,已经累的瘫软在了沈曼倩的身上,睡了过去。

晨光扬扬洒洒的照射进了房间,照着这房间中的一室旖旎,凌乱的衣装被扔的屋内到处都是,床上的帷幔随着微风飘扬,别有一番妩媚之色!

床上一具白色的女性身体,身上能见到星星点点的红色,可想而知,昨天该是经历了一场怎样的狂风暴雨。一旁男子的身躯趴伏着,身上能看到精健的肌肉,在阳光下散发着小麦色的微光。两人身上只轻轻搭着一条窄窄的丝被,露出了大片美丽的躯体。这样的场景看起来倒是极其的暧昧!

阳光缓缓移动到了那暧昧的床幔上,床上的美丽女子浓密的睫毛微微颤动,似要转醒。

“唔”

沈曼倩忽然觉得身子如此的疲惫与酸软,顿时发出一声轻轻地娇喘,这一声娇喘却让这一室的旖旎风光更显暧昧!

沈曼倩缓缓睁开眼睛,却被这突然映入眼帘的一番场景吓了一跳,眼睛瞬时间瞪得大大的。

脑海里拼命地回想着昨天晚上的事情,可是却丝毫没有一点印象,只记得有个人过来要跟她一起喝酒,难道就是他?

看着身旁同样不着寸缕的健硕男子,显然她是被他给侵犯了!

她的身子只能是给娄的,怎么能让这个男人强占了去?

想到这,沈曼倩强忍着身体的不适,拉起一旁的男子,一巴掌扇了过去。

“啪!”

陆逊瞬间被这突如其来的掴掌给猛然打醒了,睁开眼就看见沈曼倩怒目瞪着他,那眼神仿佛就要扒了他的皮喝了他的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