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5章缺了一页/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其实李嫣并不在乎司徒汐月提出什么条件,因为她已经料定了司徒汐月不可能完成她给的任务,所以这条件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行了,快点背吧!也得等你背完了,才有资格可以跟我谈条件,背不完,呵呵,就等着受罚吧!”

李嫣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司徒汐月受谷规处罚的悲惨模样了,不禁催促着她。

迟雪飞在一旁为司徒汐月捏了一把汗,不免为她担心!

却见司徒汐月缓缓抬起脚步,绕着屋子慢慢走着,边走还边一条一条的背诵着谷规。

这一条条枯燥的谷规,就在司徒汐月的口中缓缓念出,就像两人对话一样简单!

众人看着这样的司徒汐月大吃一惊。

怪不得她刚才还能谈条件,敢情这谷规早就已经烂熟于心了!

李嫣看着司徒汐月在她面前几乎是倒背如流的背诵着谷规,显然是惊讶异常,。

这谷规连她们这些个一直呆在谷里的人都没有司徒汐月可以背的这么流利,这么短的时间她是怎么做到的?

李嫣在司徒汐月背诵的时候一直翻阅着谷规,竟然没有一处出现错误的!

众人都不免震惊于司徒汐月这惊人的记忆力!

“好啦!现在我已经背完了,你答应我的条件可别忘了!”

这点背诵换一个可以自由出入风之谷资料室的机会,划算!

司徒汐月得意的看了一眼李嫣,李嫣鼓着一张嘴,满是不情愿,但是这么多人都在看着呢,她也没办法。

“哼!知道啦!你可以去!”

反正她的条件是去风之谷的资料库,跟她又没关系,她也懒得管!

只是,就这样失去了一个整治司徒汐月的机会,她心里满满的的全都是不甘!

李嫣见这样也难不倒她,只能再想别的办法,一甩手,气哄哄的走了。

一时间大家觉得没什么可看的了,也纷纷四散了去。

“汐月,你为什么要去资料室?”

薛治慢慢走过来,看着司徒汐月疑惑的询问。

“对了,你快带我去吧!”

看着李嫣偷鸡不成蚀把米的样子,司徒汐月十分高兴,差点把正事儿忘了!

薛治带着司徒汐月一起走进了资料室。

资料室里林林总总全都是历届风之谷弟子们的档案,薛治不明白司徒汐月非要来这里找什么?

这里就只有档案,什么都没有啊!

司徒汐月搬了一把椅子,从下往上仔细的查找着档案,偌大的资料室司徒汐月可不会盲目的去找。

“薛治,我要找轩辕雅兰的档案,你也去帮我找找!”

听了司徒汐月的吩咐,薛治才知道她要来资料室干什么,原来是来找自己母亲的档案!

司徒汐月发现档案室的档案都是按年份和辈分排列的,很有秩序,她从母亲那个时代开始找,终于在第二排架子的中间位置找到了自己母亲轩辕雅兰的档案。

“呼,原来在这里,真是让我好找呀!”

司徒汐月大大的舒了一口气,终于让她给找着了!

整个资料室里出了司徒汐月和薛治就没有别人了,两个人只要不说话都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听到司徒汐月兴奋地说她找到了,薛治急忙跑了过来。

司徒汐月捧着轩辕雅兰的档案,珍视的看着,轻轻地翻看着母亲的档案,从这档案中能看出轩辕雅兰自从进了风之谷以后的所有大事小情,她仿佛跟着母亲的足迹重新走了一遍当时的岁月!

“怎么会少了一页?”

司徒汐月认真的翻看着轩辕雅兰的档案,但是却发现那档案缺少了的一页,而这所缺少的一页,还有一些残存的纸页,显然是被人撕去了!

这一页既然被人撕了去,说明这一页的内容一定很重要,这也说明一定是有人想要隐瞒什么!

“薛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薛治也是奇怪的看着司徒汐月手里的档案,资料室很少有人进来,而且入档案的纸张不能随意破坏,这样的事情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这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资料室是严格看管的,不能随便让人进来的,而看着个样子,这档案中的这一页显然是有人故意撕了去的,等等……”

薛治突然按住了司徒汐月手里的档案,汐月抬起头来奇怪的看着薛治这突然地举动,难道他发现了什么?

“虽然这件事我也不清楚,不过这档案上有一个四叶草的标志看起来倒是很熟悉,不知道在哪里见过!”

司徒汐月看着薛治若有所思的样子,着了急。

“你见过吗?在哪里?”

薛治为难的看着司徒汐月,“我也记不太清了,只是觉得很熟悉,一时间却也想不起来!”

司徒汐月看着薛治这个样子,只得作罢。

看来要么她自己去查,要么就得等薛治想起来了。

越是这样,越觉得一定要解开这个迷!

司徒汐月仔细认真的看完了轩辕雅兰的所有档案,然后和薛治一起走出了资料室。

回来的路上,司徒汐月一直在想着母亲轩辕雅兰档案缺少的那一页会是什么,为什么要刻意撕了去,这一定存在着一个相当大的秘密。

妖孽走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司徒汐月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好像被什么难题困扰着一样,眉头紧锁。

他好想走过去,轻轻抚平司徒汐月皱在一起的眉头,解决困扰着她的问题!

不过当他看到一旁的薛治也是一副同样的样子,顿时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样,难道他们是被同样的问题困扰着吗?

他多希望站在司徒汐月身边的人,是他!

“喂,司徒汐月,你在想什么呢?”

司徒汐月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抬头一看,居然是妖孽,吃惊的面色瞬间隐去,换上了一副冷淡的表情。

“你挡到我,请你让开!”

面对司徒汐月的不善,妖孽并没有退缩,反倒是依旧站在她的面前,细细的看着她。

终于在她的脸上看到的除去冷漠之外的表情,就像一只受到惊吓的小兔子,让妖孽觉得很可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