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8章功败垂成/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一个疑难杂症病房的下人一大早就跑进了松风厅,一路的慌张引来了无数人的好奇,一时间大家全都集结在了松风厅。

“慌慌张张做什么?慢慢说。”

陆逊看着急匆匆跑来的人,冷着一张脸训斥道。

“昨天,昨天那个被司徒汐月治好的病人,今天,今天……”

“今天怎么了你快说!”

听到是有关于昨天的病人,薛治急忙催促道。

“今天早晨起来我去查房,突然发现那个病人死了!”

听到下人如此惊慌失措的模样,也不像在说假话,众人听到这个消息一时间全都震惊到了。

好端端的人,竟然被司徒汐月给治死了!

“什么?死了?怎么可能?”

薛治一把拽过刚来报信的人,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

“小的不敢乱说,可是那个人的确是断了气了。”

下人被薛治突然拽着也是被吓了一跳,可是还是坚定地陈述着事实,他在来之前的确仔细的查看过了,那人确实是死了!

“怎么会突然就死了呢?”

“就是呀,这不治病到还不会死的这样快,这刚医治好怎么就突然死了?”

人群里渐渐传来了怀疑的声音,而且明显的都对司徒汐月不利。

“一定是司徒汐月害死了他!”

突然人群里出现了一道肯定的话语,显然是肯定这件事跟司徒汐月有关系。

“马上把司徒汐月给我叫来!”

随着陆逊的一声怒喝,一个下人仓皇的跑了下去。

“好端端的人让她这么一治反倒死了,我看她昨天根本是瞎猫碰到死耗子,所以才除了那病患的积水,可现在还不是死了?”

“就是!她这么做只是加速了病患的死亡!”

司徒汐月走进来的时候正听到大家在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着她,无人不在怀疑她的医术。

“你们乱说什么!”

看见大家这么说司徒汐月,随司徒汐月来的迟雪飞不干了。

听他们说了个大概,隐约知道是昨天那个司徒汐月治过的病患死了,可是要说这根司徒汐月有关系,他绝对不相信!

“我们哪有乱说?这人明明是司徒汐月害死了他,她根本就没有资格成为我们风之谷的首席弟子!”

听了这个人的说辞,大家趁机全都在说司徒汐月根本没资格当首席弟子。

司徒汐月倒是淡定从容的看着这一切,仿佛丝毫不关她的事一样!

不过她现在更关心的却是那个病患,怎么会在一夜之间就死了呢?

事出蹊跷,只好先观察观察了。

“司徒汐月,这个人死在你手里了,你怎么说?”

陆逊一脸严厉的问着司徒汐月,现在他就是风之谷里最大的管事的人,出了这么大的纰漏,一定不能就这么轻易算了。

“我认为这个病患的死跟我的治疗没有关系,他的死一定是另有原因!”

司徒汐月冷静的回答着陆逊的问话。

“就是你害死了他,你还想狡辩?”

李嫣瞬间站出来指正着司徒汐月,那肯定的语气就像是她看见司徒汐月杀了人一样!

“我的医治方法绝对没有问题,叫人将那个人抬上来,我要当面对峙!”

司徒汐月现在能想到的也只有这一个办法了,她总得先看看那病患的情况,没准能发现什么!

面对大家这样对她盖棺定论,她也不能就这样听着!

总觉得这件事一定又是有什么人在搞鬼,只是她现在也没有什么头绪。

“好,既然你嘴这么硬,那就让你看的清楚明白!”

“来人呐!叫人把那死了的病患抬上来!”

面对司徒汐月的不认账,李嫣立刻叫人去将病患抬进来。

这件事情可是扳倒司徒汐月的好机会,她可不能错过!

不一会儿,几个下人就将盖着白布的病患抬了进来,那人一动不动,已经没了气息。

司徒汐月走上前去,伸出手轻轻将盖在死者身上的白布掀开,大家看到了早已死去的患者冰冷的躯体。

司徒汐月仔细的检查了一番,却真的没有什么发现,可是她可以确定她的治疗是真的没问题,那这病人怎么会莫名其妙的就死了呢?这问题到底是出在哪里呢?

看来这个想要诬陷她的人,这一票做的可真是漂亮!

看到司徒汐月看着死者,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只是皱着细眉似是在思考,大家都知道她也找不到死者的死因。

那么,她就是罪魁祸首!

“现在你看见了吧?你面前被你治疗过的这个人,死了!”

林月如此时也站出来,看着地上的死者,无限怜悯的说着。

一时间大家全都为地上的死者感到惋惜,顿时矛头就都指向了司徒汐月。

“就是你害死了他!你根本就不配做风之谷的首席弟子!”

“对!你白白害了一条性命,怎么能继续当首席弟子?”

面对着面前的铁证,司徒汐月也无法找出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又是谁干的?

她居然就这么被人摆了一道!

明明知道一定是被人陷害,却找不出破绽,显然这个诬陷她的人是好好做了一番手脚的!

“现在起,免除司徒汐月风之谷首席弟子的身份!”

陆逊一声令下,就决定了废除司徒汐月刚刚得到的尊贵身份。

“她这是害了一条活生生的性命,怎么能就这么简单地处罚她?”

“你们大家说是不是?”

李嫣不服对司徒汐月只是剥夺了身份这样简单的处罚,煽动大家一起为死者讨个公道。

“师姐说的对,她活活害死了一个人,一定要处罚!”

大家全都三言两语的应和着李嫣。

“司徒汐月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此时,陆逊叫大家安静下来,看着屋中央依然淡定自如的司徒汐月,表面上是问司徒汐月,可实际上却已经是定了她的罪!

现在面对着这铁证如山,无论司徒汐月怎么说,都像是在辩解!

“既然是这样,那我也无话可说!”

既然无法立刻找出是谁做的这件事,司徒汐月也只好认栽了。

“既然这样,你就是承认是你害死了他!”

陆逊指着地上的人,义正言辞的指责着司徒汐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