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9章精妙仪器/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来人呐!将她给我关起来,听候发落!”

虽然现在已经定了司徒汐月的罪,可是鉴于风之谷现在也没有掌事的,就这么轻易对她用刑,也是说不过去的,还是要慎重的处决。

随着陆逊的一声令下,上来了两个人要将司徒汐月带走。

“不劳两位大驾,我会自己走!”

看着要将自己扣押起来的人,司徒汐月冷冷的甩开了他们,高傲的走在了前面。

看到此时被押走的司徒汐月,李嫣和林月如别提有多高兴了,那么多办法都行不通,今天终于把她给抓起来了!

司徒汐月被关进了风之谷一处僻静的小屋里,虽然身陷囹圄,可是司徒汐月倒是像丝毫不担心自己的处境一样,淡然的走了进来。

反正他们也不敢私自对她用刑,她得尽快想办法找到凶手,为自己辩护!

她刚治疗完,这人隔了一晚就死了,这里面一定有什么问题!

可是她刚才已经仔仔细细的检查过死去病患的身体了,根本没有什么发现,如果是中毒,那她一定能查出一丝半点的余毒,可是却什么都没有。

死者身上所有的死因不约而同的全都指向了司徒汐月,这才是让她更加困惑的事情!

司徒汐月在房间里不停的踱着步子,想着这件事的前因后果,眉头紧紧的皱着,没想到的是这次她什么都找不到,只得认栽!

司徒汐月被关起来不足片刻,迟雪飞就赶过来看她了。

迟雪飞一脸焦急的看着里面的司徒汐月,他真恨自己现在什么忙都帮不上!

“汐月,你怎么样?”,迟雪飞关切的问。

“嗯,我很好,没事。”

司徒汐月看到此时心急如焚的来看她的迟雪飞,脸上露出了一个让人放心的笑容。

“我确定我的治疗方法没有问题。”

“不过,这件事恐怕没有那么简单,显然是冲着我来的!”

迟雪飞看着眼前依然很淡定的司徒汐月,他一直相信患者的死不会是因为司徒汐月!

“可是,现在所有的证据都是指向你的,我们要怎么办?”

迟雪飞看着司徒汐月询问,他也想赶快把司徒汐月给救出来。

“你暗暗地帮我查查,这幕后到底是谁搞的鬼!”

司徒汐月小声的对着迟雪飞说,他们这时候可不能打草惊蛇!

既然现在她们在明,有心人在暗,那她们这个时候就更要小心才行!

“好!那你自己要小心啊!”

迟雪飞又对司徒汐月叮嘱了一番,才匆匆离开了。

看着迟雪飞离去的身影,司徒汐月神色凝重的又回屋里坐下了。

看来这件事情只能先靠迟雪飞去暗中调查,她现在身陷囹圄,也没有其他的办法能更快的找到真凶!

夜深了,一个曼妙的黑影闪进了司徒汐月的屋中。

“到底在哪里呢?”

这个偷偷摸摸进来司徒汐月屋子里的人,在司徒汐月屋子里来回翻找,似再找什东西。

“哇,找到了!”

终于翻找到了她想要的东西,她又悄悄的出了司徒汐月的屋子。

在自己明亮的屋子里,林月如打开刚从司徒汐月屋子里面翻找到的东西,正是司徒汐月最新研制的那一套水晶针管!

原来她将司徒汐月的针具偷偷的给弄了出来,弄到了自己的手里!

“哇,这东西还真是神奇!”

“这晶莹璀璨的水晶针管,做工极好,针管也是从鹅毛般粗细到指甲般粗细的大小不一,怪不得她能准确的将肚子积水给治好了!”

林月如看到司徒汐月研制的水晶针管,不免惊叹这个东西的神奇。

“呵呵,那个笨蛋也能做出这么神奇的东西?”

林月如在嘲笑着司徒汐月,可是突然却收了那一副嘲笑的嘴脸,拧着眉似乎想到了什么。

难不成,这东西是有人教她做的?

林月如深深地觉得司徒汐月的脑子并没有这么聪明,这么神奇的东西她怎么可能想得出来?

一定是有人在背后指导她!

第二天一早,林月如就来到了陆逊的院子。

“师兄,我觉得司徒汐月这次考试一定是作弊了。”

“哦?怎么说?”

对于林月如此时的推断,陆逊一阵诧异。

“司徒汐月不过是个刚进来风之谷的人,怎么可能想得出制作这么精妙的针管?况且,现在这针管害死了人,她既然是风之谷的人,难道我们就不追究吗?”

林月如循循善诱的对陆逊说着,听起来她好像说的句句在理。

如果说,真的有人帮她制作了这个针管,那么他才是真凶!

陆逊顿时生了气,“难道她认罪就是在包庇幕后的人吗?”

林月如点了点头,十分肯定现在陆逊的推测。

“岂有此理!这幕后的人一定要揪出来!”

林月如指使陆逊就此冤枉司徒汐月,好逼迫她说出这针管是谁做的,她才不相信司徒汐月有那么聪明的脑袋!

“来人呐!”

“将司徒汐月带到松风厅,把大家全都聚集过来,我要重新审理这件事!”

很快,大家就全部来到了松风厅。

难道那个病患的死又有什么重大发现?

还是说,想到了处罚司徒汐月的办法?

司徒汐月也被带上来,站在了松风厅的中央,她倒是仍旧一副云淡风轻的表情。

看来这又是要折腾她啊!只是不知道这次有会以什么莫须有的罪名?

“司徒汐月,那个病患显然是因为你而死的,问题一定是出在你那个针管上。”

呵,难道想要因为这个治我的罪吗?

司徒汐月好整以暇的听着陆逊继续说。

“那个针管是你自己做的吗?”

大家的视线一下子全都聚集在司徒汐月的身上,这针管难道不是她做的?

司徒汐月略微皱了一下眉头,这针管她确实有参考母亲的笔记,可是这是万万不能说的!

如果说了,那不就相当于暴露了自己就是轩辕雅兰的女儿?

她以为,他们会在事情没查清楚的时候,先治了她的罪,这样不是更省了心折磨她?

没想到他们却打起了这针管的主意!

“是我自己做的!”

司徒汐月肯定的回答,让林月如皱了眉头,她刚才分明看到司徒汐月脸上那瞬间的变化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