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3章忘记仇恨?/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司徒汐月顿时抽出了佩剑,用剑指着高老头。

“快说!当年都有谁跟我母亲一起考进了慈悲城?”

见到司徒汐月不仅回来了,此刻还用剑指着自己,高老头一阵诧异!

这丫头,怎么跟吃了枪药似得,一回来就这么冲,不过就是要把她送回去,这不至于让她此刻用剑指着我吧?

等等,刚说什么?

和轩辕雅兰有关的事情吗?她怎么会知道这些的?

高老头轻轻皱起了眉头,略带疑惑的看着司徒汐月,难道是……

“是不是谁跟你说了什么?”

哈,好你个高老头,看来那个人说的是真的了,你根本也是知道这件事情!

可是为什么一直不告诉我?

只为了我的性命吗?总觉得不完全是这样。

司徒汐月顿时将剑又逼近了高老头的喉咙一些,眼神犀利的看着自己剑下的高老头,现在只要高老头没有说出她想要的结果,她分分钟都可以割断高老头的脖子!

“你别管那么多,你就直接回答我都有谁!这刀剑可是不长眼的!”

看着司徒汐月这果决的凌厉目光,高老头知道了,如果不告诉这丫头他所知道的真相,那么今天她这是没完了,弄不好立刻就能让自己血溅三尺。

“你一定要知道吗?”

高老头看着司徒汐月又问了一遍,仿佛此刻他脖子上根本没有那极锋利的剑,他倒是极为镇定的盯着司徒汐月,仿佛想要从司徒汐月的眼中看出一点点的犹豫。

“哪那么多废话,你快说!都有谁?”

司徒汐月急了,她此刻的她就想知道那两个人的下落,她想要追查出当年母亲的真正死因,她还要为母亲报仇!

仇恨已蒙蔽了司徒汐月的双眼,她已经看不到此时高老头看向她的目光中满满的都是关切!

“哎,既然你执意要知道,那我就告诉你。”

看着司徒汐月那样急切的想要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高老头一时也不忍心再瞒下去,无奈的妥协了。

“你跟着我去一个地方。”

看到高老头终于肯说出真相了,司徒汐月那急迫的心情终于有所缓和,其实她也不愿意伤害高老头,这只是情势所迫,只要他说出了事情的真相那么大家都相安无事,不是更好吗?

终于要知道母亲的事情了,司徒汐月掩饰不住心里的那些激动,查了这么久的事情,今天终于要水落石出了,怎能让她不高兴?

司徒汐月跟着高老头在风之谷兜兜转转,终于在一处房子前停下了脚步。

这不正是高老头的房间吗?

难道母亲的秘密一直被他藏在了这里,怪不得我一直找到找不到!

司徒汐月有些迟疑的看着高老头,难道除了告诉我与母亲一同考入风之谷的另外两人,还有什么其他的秘密吗?

“进来吧!”

高老头对着站在门口一脸迷茫的司徒汐月说道,现在他马上就要将他所知道的事情全都告诉她!

有些事情,你越是想瞒,它就会越是瞒不住!

司徒汐月迈开步子走了过去,轻抬起腿迈进了高老头的房间。

高老头的房间倒是及其精简,只留下一些必备的家居而已,毕竟他已经有好久都没有回来风之谷了,所以一切还是照旧,房间里的设施还是他走之前留下来的,没有人动过,只是依旧能让人看出,这间房子里的摆设已经有些许的陈旧了。

可是即使高老头已经回来了,他却从来没有让人来换过他房间里的任何东西,难道就是因为他在里面藏了些什么?

高老头在房间里一阵翻找,终于在自已床上的一条暗格里翻找出了一个小巧的木质漆盒!

高老头拿着那个木质漆盒慢慢的重新走回了司徒汐月的面前,仿佛手中捧着的是尘封许久的往事,让他看着那木制漆盒怔怔出神。

“你看看这个。”

到了司徒汐月的面前,高老头缓缓将木制漆盒打开,里面只有两张泛黄的旧纸。

司徒汐月轻轻将那两张泛黄的旧纸拿在手里,仔细一看,原来这只是两个残缺的半张!

那纸立刻让她想到了资料室里母亲轩辕雅兰的档案,显然此刻手里的两张纸也是被人刻意毁了的!

“为什么会这样?”

司徒汐月诧异的看着高老头。

“当年的事情全都被人刻意的毁灭的所有的踪迹,包括知情者,只剩下你手中这些残缺的残片。”

高老头轻叹一声,眼中尽是无尽的惆怅。

“对于你的母亲轩辕雅兰的事情,就连我也都是一知半解的。”

面对高老头的说辞,司徒汐月充满了困惑,这件事情显然是有人刻意为之,目的就是不要让人找到任何关于轩辕雅兰的信息,这新的线索,显然又断了?

难道真的没有办法找出真相了吗?

司徒汐月一阵落寞,本以为终于要知道真相了,现在却又一时间断了所有的线索。

如果连高老头都不知道,那她还能去问谁?

“汐月丫头,过去就过去了,你就别放在心上了。”

高老头心疼的轻抚着司徒汐月的头,语气放软了一些。

看着此时无比失望的司徒汐月,高老头不断劝说着她。

这些事情连他都不知道,显然已经被有心人隐藏的相当好了,既然不想让人知道,那也自然有不想让人知道的道理!

更何况,如果让人知道司徒汐月是轩辕雅兰的女儿,那她的性命肯定不保!

与其要去报仇,不如先保住自己的性命!

轩辕雅兰应该也不希望自己的女儿每天只沉浸在自己的仇恨里!

“你的母亲肯定也是希望你能开开心心的过一辈子,肯定不希望你继续在仇恨里打滚了!”

面对高老头苦口婆心的劝说,司徒汐月此刻也冷静了下来。

想了想高老头的话,他说的却是是!

如果每天只陷在仇恨里,那么谈何而来的开开心心?

母亲真的会不顾自己的冤屈,而让她就像高老头说的,忘掉仇恨,开心的生活下去吗?

即使母亲真的这样想,不愿看着我只身犯险,那么,我就能安心了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