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6章余毒未清/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妖孽又赏给了她一栋房子,蓝凤凰欢快的谢了妖孽,就转身跑去看她的新房子了

被宫人带着来到了蓝心殿的跟前,蓝凤凰不禁驻足。

“哇,好大呀!”

蓝凤凰看着眼前那金碧辉煌的蓝心殿,一阵赞美。

“这个蓝心殿居然是蓝色的屋顶耶!”

蓝凤凰轻轻推开门,走了进去,里面的设施一应俱全,那梨花木雕花的大床上放了一层厚厚的鹅毛毯,可以想象躺在上面一定是非常的柔软!

那玉做的两阶清台,将那雕花的大床独自隔出了一小块空间。

下面那精致的梳妆台上,已然摆放了刚刚妖孽赏赐给她的那些个金银首饰!

蓝凤凰本是个天真无邪的少女,看到这样一个诺大的梦幻般的房间,十分高兴,在屋子里面转了一大圈,这屋子里的每一样东西她都喜欢得不得了!

“这里果真是很好玩!”

蓝凤凰摸着那厚厚的鹅毛毯,轻轻拍了拍。

她纯粹是因为好玩,才跟着哥哥秦玉书来这里的,没想到这地方还真是没让她失望!

当她看见妖孽的第一眼,就被妖孽那惑人的容貌所迷惑了,她从没见过比他更好看的男人了!

看到妖孽她觉得喜欢,也只是因为觉得她很好看而已。

并没有太多的男女之情!

“去回了话吧!说我很喜欢这里!”

蓝凤凰对着外面伺候着的宫人吩咐道。

那宫人立刻一路小跑的找到了妖孽,去回话了。

妖孽听到下人来报,说是蓝凤凰很喜欢自己赏赐给她的东西,纯真的笑容淡淡的浮现在了他那魅惑的脸上。

他喜欢蓝凤凰的感觉也是因为觉得她就好像是自己的一个小妹妹,让他忍不住的想要去呵护!

“为什么我在看着她的时候会有那么一点点的熟悉感?”

妖孽喃喃自语起来。

看着蓝凤凰的时候,他仿佛总是能从她的身上看到另外一个人似的。

而那另外的人,他却是如何也忆不起来!

只是那种熟悉感时时缠绕着他,让他挥之不去!

妖孽皱了皱眉,想不出为何自己会出现这样的感受。

“来人呐!去把秦玉书传来!”

宫人立刻奉旨意去找了秦玉书来,秦玉书翩翩然走进了大殿,动作不急不缓。

“少城主叫我来所为何事?”

当秦玉书缓缓走到梯阶之前的时候,妖孽抬头看着他。

“秦公子,为何我在看着令妹的时候总会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面对解除了自己身体的痛楚的秦玉书,妖孽居然将自己的感受告诉了他,因为他救了自己,那么妖孽也信任他。

“哦?什么感觉?”秦玉书不免好奇。

“每当看着令妹的时候,感觉总是能从她身上看到另外一个人似的!”

听到妖孽这么一说,秦玉书俊眉轻扬。

另外一个人?

难道他忆起了什么?

他说的另一个人不会是司徒汐月吧?

他的目的还未达到,怎么能让他现在发现什么!

“少城主,想必你这是体内还有金蟾香的毒的残留。”

“在下这里还有一记药丸,您吃了自会好起来!”

秦玉书轻轻抬起左臂,将右手轻轻伸进了衣袖,随后掏出了一个青色的药瓶递给了妖孽。

妖孽接过了秦玉书递过来的药,将瓶塞打开,里面只有一枚指甲大小的棕黄色药丸,妖孽将它倒出来,立刻放进口中,一下咽了进去!

看到妖孽将他的药丸毫不犹疑的吃了下去,秦玉书嘴角邪邪的上扬起来。

这个药丸可以叫他将之前的事情更加全部遗忘,这忘情丹的效力可是非同一般的!

妖孽本身就中了金蟾香的毒,再加上这忘情丹的药效,他的脾气也会变得更加的残暴!

“你们都下去吧,我这会儿乏了!”

果然,这药丸刚吃下不久,妖孽就烦躁的挥了挥手,叫大家全都退下。

“是!那少城主就歇下吧!”

秦玉书杉杉有礼的告辞后,就转身走了出去,那嘴角的邪魅顿时展露无遗!

这样的妖孽还能干什么?

“啪——”

秦玉书走出大殿还未两步,就听见从里面传来东西碎裂的声响。

看来这药效已经发作了……

另一边的风之谷,司徒汐月收拾了东西,带着司徒明月从风之谷搬了出来。

那两个臭女人她看着就心烦,眼不见为净!

司徒汐月从风之谷搬走,暂且搬回了先前的客栈居住,因为她准备带着青瑶一起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离开这云仙大陆,以后再也不回来了!

“小姐,收拾东西我们走!这样的地方我们也不比留在这里了!”

青瑶知道小姐受了委屈,快速的收拾着东西,想要听从司徒汐月的吩咐回去大陆。

回去惊云寨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总好过留在这里,继续让小姐伤心!

“汐月,不然你先到我们舒月国去作客一段时间吧?”

迟雪云诚挚的邀请司徒汐月,她的建议也是为了司徒汐月考虑,她现在的心情定是不好,不如先去散散心,好过一个人胡思乱想!

听到姐姐迟雪云发话了,迟雪飞马上走上前来。

“汐月,你就听姐姐的吧!去我们舒月国作客,我一定会亲自好好地招待你的!”

“去了我们舒月国,你就是我们舒月国的座上宾,舒月国最大的宫殿都给你住,好不好?”

“还有,我们舒月国的风景宜人,到时候我带你去逛遍大江南北!”

迟雪飞十分热情的邀请着司徒汐月,那表现也十分的积极。

一旁的司徒明月脸色却越来越不好。

瞧迟雪飞的那一番话,好像什么都得他陪着汐月一样!

司徒明月心里不舒服,嘴上也不会饶人。

“迟雪飞,汐月是我的妹妹,自然去哪里都是我陪着,哪里有你的份儿?”

“再说了,汐月要去哪里,她自己自然会决定,哪里要你多嘴!”

司徒明月看着迟雪飞那积极地表现,有些不爽,自然将气都出在迟雪飞的身上。

“汐月就要去我们舒月国,我也会一直陪着她的!”迟雪飞不顾司徒明月的嘲讽,坚定的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