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7章 明月的心思/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

司徒明月被迟雪飞一时气的说不出话来,气鼓鼓的一张脸上,那秀眉已经拧到了一起。

她突然将指着迟雪飞的芊芊玉指一甩,拿起包袱就跑出了客栈。

“雪飞,你还愣着干嘛?快去追呀!”

看到司徒明月跑了出去,迟雪云急了,催促着迟雪飞快去将司徒明月追回来。

“我不去!”

迟雪飞将头一扭,执拗的说。

他才不要去追那个坏脾气的女人呢!

“哎——”

“真是拿你们没办法!”

无可奈何,迟雪云只好自己跑去追司徒明月。

“迟雪飞你也太迟钝了吧?难道你不知道姐姐的心事吗?”

司徒汐月看着迟雪飞,忍不住责备。

姐姐的心思她们大家都看在眼里了,那么明显的在乎他怎么会感觉不到?

“我已经顾不上她了!”

迟雪飞说出这句话,然后突然欺身上前,抱住了司徒汐月。

“我知道了,你就是我一直在找的羽鹤公子!”

迟雪飞的声音里满满的都是掩饰不住的激动。

司徒汐月顿时瞪大了眼睛,迟雪飞的话让她震惊,他的行为更让她吃惊!

怔住了一刹那,司徒汐月猛然抬起头想要推开他。

可是,这个时候司徒汐月刚抬起头,就看到司徒明月站在门口,随后转身跑了出去。

“姐姐——”

司徒汐月猛然用力将迟雪飞推开来,想要追上去跟司徒明月解释清楚。

她知道姐姐司徒明月明月心里一定是喜欢迟雪飞的,她刚才看到迟雪飞抱着自己的一幕肯定非常伤心!

可是,迟雪飞却突然拉住要跑出房间的司徒汐月。

“我自己会去解释的!”

迟雪飞越过司徒汐月,立刻跑了出去。

迟雪飞在大街狂奔了起来。

这件事情要解释也应该他去解释,断没有让汐月去解释的道理,这一切的事情不过都是因他而起!

“明月——”

等他追上司徒明月的时候,两人已跑到了一处空旷的草地上。

没了街道上的喧闹之声,迟雪飞的声音仿佛离司徒明月很近,很近。

“别过来!”

司徒明月看着离自己不远处的迟雪飞,厉声喝止住了他的脚步。

“明月……”

司徒明月冷冷的抽出缠在腰间的软剑,直指迟雪飞。

“我们先打一架再说!”

不由迟雪飞多说什么,司徒明月欺身上前,一个漂亮的剑花翻转,直直的向着迟雪飞而去。

迟雪飞稍一闪身,躲过了司徒明月的攻击。

可是司徒明月却忽然蹲下身,来了个扫堂腿!

迟雪飞迅速地跳到了一旁。

“跟我打!”司徒明月看出迟雪飞再躲,催促到。

以司徒明月这一招一式来看,一直躲下去,根本就不可能,迟雪飞不还手她肯定不会放过他!

迟雪飞稳住了身形之后,倾翻手掌,迅速地对着司徒明月击出一掌。

司徒明月倒是不躲闪,伸出左手轻轻一抬,就将迟雪飞的那一掌接了过来,转而发力,将迟雪飞推出了老远!

迟雪飞连连后退,司徒明月却飞身上前,一脚将他踹倒在地!

迟雪飞摔在地上,那如雪般白色的衣袍上顿时满是灰尘。

他也不顾身上的凌乱,翻身而起,一阵腾空弹跳重新站在司徒明月的面前,连出两掌,向着司徒明月打去!

司徒没有稍一后退,抽出软剑,一下子打在了迟雪飞的臂膀上。

迟雪飞一阵吃痛,捂着左面臂膀,连连后退了两步。

司徒明月却顺势向前连跨两步,一个空中飞转下来,一脚扫向了迟雪飞的右面肩膀!

迟雪飞被司徒明月这猛地一踹,本就没稳住身形,又受了这个外力,立刻倾斜着身子滚下了草坡。

那早已凌乱不堪的衣装,又粘上了许多的草屑,那样的翩翩公子现在看起来倒是有些滑稽!

“咳——”

迟雪飞爬起来,咬了咬牙,将喉咙里的血腥感咽回去。

然后重新站到了司徒明月的面前。

这件事情都是因他而起,他不是不知道司徒明月的心思,只是他心里只有羽鹤公子,所以才会忽略了她!

现在她拿他出气也是应该的!

迟雪飞根本就不是司徒明月的对手,只有被打的份儿!

看到迟雪飞又回来站在自己面前,司徒明月一拳挥在了他的脸上,迟雪飞的嘴角顿时溢出了一丝鲜血。

司徒明月脸上闪过一抹浓浓的心疼!

可最后还是握了握拳头,抬起一腿,一脚将他踹倒在地。

迟雪飞被打得很是狼狈!

这倒不像是在打架,根本就是被打嘛!

可是他却不曾退缩,也不会求饶,这些本该就是他应得的!

迟雪飞猛出一掌,向司徒明月攻去,司徒明月不但不躲,还欺身上前,一把抓住了迟雪飞的胳膊,然后转过身,后撤一步,猛然一拉,迟雪飞就被司徒明月摔了个过肩摔。

捂着肩膀站起来,迟雪飞却仍旧坚持要打!

司徒明月眼中汇聚的水雾越来越多,渐渐迷蒙了她的双眼。

就在迟雪飞又要攻上来的时候,司徒明月眼中的泪水倾泻而下,让本要攻上来的迟雪飞一下子怔在了原地!

“我以后这一辈子都不想再理你了!”

司徒明月说完,转过身快速的跑开了,那泪水顺着脸颊不断流下来,像是断了线的的珠子,一颗接着一颗!

“明月——”

看到司徒明月流着泪跑开了,迟雪飞怔怔的愣在原地。

看到她就这样跑开,为什么心里竟然有一丝莫名的心疼?

听到她说再也不要理他的话,心里竟然这般不是滋味!

迟雪飞只能呆呆的看着司徒明月渐渐消失在他的视线中,然后看着她离开的方向久久不能回神。

他不知道那奇怪地感觉是什么,只是心里忽然难过了起来!

迟雪飞茫茫然的走回了客栈,然后径直走回了屋子。

“迟雪飞!”

司徒汐月在屋里很是担忧,站立不安的来回在屋子里走动,真不知道迟雪飞有没有跟姐姐司徒明月解释清楚!

在看到迟雪飞回来的时候,司徒汐月立刻站了起来,出口想要唤住他。

谁知他竟然像是没听见一样,径直推开门进了自己的房间,而且连门都没有关。

这是怎么回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