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4章发狂伤人/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只是司徒明月正在气头,也没给过她好脸色。

只是没想到,第二天晚上妖孽却说要传见司徒明月!

“这刚抓来的美人儿,今儿晚上你给我带来,也该让她侍寝了!”

听到少城主的吩咐,一旁的宫人立刻跑下去通传。

“明月姑娘,少城主说要见你!”

当下人来传报的时候,司徒明月刚刚定下了的神儿,一下子又绷了起来!

她谨慎的看着那宫人,“大婚未到,为何要见我?”

这大晚上的他怎的要见我?

莫不是——

“明月姑娘,被我们少城主临幸那可是天大的荣幸啊,你还是快随了我走吧!”

那宫人们看司徒汐月并不动身,便想要捉了她去。

“慢着!不劳你们动手,我自己会走!”

司徒明月摸了摸衣袖,紧紧的攥着手,被几个宫人们领着去了合欢宫。

临幸?哼,大不了行动提前了吧!

雪飞,看来咱们只能来生再续这份情缘了!

当司徒明月走进了合欢宫时,正巧看到一群美女默默地退了出去。

心里不禁骂道,“哼——这的日子过得倒真是舒坦!”

看到司徒明月进来了,妖孽竟一抬手,一阵劲风刮过,那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这一声巨响,吓了司徒明月一大跳,本能的紧紧捂着心口和衣袖。

司徒明月就这样站在屋子的中央,进也不是退也不行!

“既然来了,赶快过来好好服侍!”

妖孽懒懒的坐起身,一双眼睛半眯着,却还能看到一丝调戏的神色。

“哼!我才不不会服侍你呢!”

“你这样做怎么对得起汐月?”

司徒明月摸到匕首的一刹那,反倒冷静了下来,她已经连死的准备都做好了,还有什么好怕的?

“让你过来服侍我,怎的这么多废话?!”

妖孽的眼神渐渐浑浊了起来,或许他已经分不清眼前的人是谁了。

他缓缓走下了台阶,绕到了司徒明月的身前。

看到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妖孽,司徒明月的身子绷得紧紧的,眼中充满了警戒之色!

不过她还是壮了壮胆子说道,“我警告你,快放了我!”

“哼哼——”

“放了你,你在说笑吗?”

妖孽毫不在意的笑了笑,反而步步逼近司徒明月,弄得她只得步步后退!

看着此时的妖孽,司徒明月倒是有些害怕了起来。

他那眼中的情yu已经渐渐的升了起来!

“啊——”

司徒明月已经退无可退,突然被那床榻下的梯阶绊到了,一下子坐倒在了那床上。

吓得司徒明月一下子瞪大了眼睛,直直的盯着妖孽渐渐欺压过来的身子!

“你,你离我远点!”

司徒明月的语气中有了掩饰不住的恐惧,她现在已经没得退了。

“哈哈哈,你这是欲擒故纵吗?还让我离远点,你这不是迫不及待的已经上了床?!”

妖孽毫不在乎司徒明月的威胁,步步紧逼,最后看到司徒明月一下子摔倒在了床上,立刻欺身上前。

“你快起来!救命啊!”

司徒明月胡乱挥舞着手臂想要推开他,可是哪里敌得过他的气力?

吓得她只能本能的呼救,“救命啊——”

可是妖孽却继续上前,眼看就要将她压在了身下,司徒明月突然从衣袖里抽出了一把明晃晃的匕首,直指自己的喉咙!

“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就自刎!”

还是走到了这一步,不过司徒明月就是誓死也要捍卫自己的清白!

听到了外面传来的司徒明月的呼救声,蓝凤凰就赶紧赶了过来。

没想到推门进来,就看到了司徒明月手中紧紧拿着匕首直指自己的脖子,那匕首马上就要划开她那白皙的脖颈。

而身前的妖孽听到了开门声,立刻扭转过了头,蓝凤凰从他的眼中分明看不出任何情绪。

不好!城主哥哥又犯了病,一定是失去了控制!

不然他怎么会不知道这司徒明月可是不能碰的,要不然他和汐月姐姐就再也回不去了!

“城主哥哥,你不能这么做!”

蓝凤凰立刻上前,想要一把推开妖孽。

“嘶——”

可是,却被妖孽一把夺过来的司徒明月的匕首狠狠的划伤了!

“不要多管闲事!”

司徒明月的手里一空,也吓到了,趁着妖孽的注意力在蓝凤凰的身上,立刻起身想要跑出去。

可是刚一站起来,就被那妖孽拉住了手,再次狠狠甩到了床上,就要侵犯了她!

关键时刻,蓝凤凰一把将妖孽拉扯了起来!

脱离了妖孽的魔抓,司徒明月一下子重重叹了一口气。

“你跟我去个地方!”

不顾妖孽的反抗,蓝凤凰强制性的将妖孽带回了他自己宫殿里的密室中。

“你给我清醒清醒,好好的看清楚你自己刻的东西!”

妖孽捂着额头,使劲儿摇晃了一下不甚清醒的脑子,在看到了墙上的那些个奇怪的符号之后,眼中渐渐地显现出了一丝的清明!

看着那些个奇奇怪怪的符号一样的文字,妖孽的眼中渐渐澄澈了起来。

尤其是在看到那个月亮标志的时候,妖孽眼中顿时一片清明!

终于找回了理智,控制住了自己!

“哎——总算是好了!”

蓝凤凰看到妖孽已经恢复了神智,立刻松了一口气。

刚才,真是差点就酿成了大祸!

“嘶——”

精神放松了下来,蓝凤凰才忽然感觉到了手臂上传来的疼痛。

刚才一心想着拦住妖孽,根本忘了身上有伤!

听到了蓝凤凰的声音,一下子就将妖孽从回忆中拉了回来,赶紧回头来看她。

立刻,就被蓝凤凰那手臂上一寸长短的划伤吸引住了眼球,那鲜血不深,却已经将蓝凤凰的衣袖染了大片的血红色!

“是我发狂的时候伤了你吧?”

妖孽看到蓝凤凰受伤,感到十分的愧疚,立刻走过来查看她的伤势。

“还好,不过就是有点疼!”

为了不让妖孽那么自责,蓝凤凰只是轻抹淡写地说,可是刚才那不经意发出的声音,已经让妖孽很是担心了。

妖孽自密实的大木箱里翻找出来一些医治的医药和包扎用的工具,赶紧让蓝凤凰坐在了椅子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