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8章又来比试/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笑容里的含义,却不是青瑶能看得透的。

只有迟雪云从司徒汐月那淡淡的苦笑里看得出来,这次,她是彻底的死心了!

也难怪,一进来就看到了那样一副旖旎画面,司徒汐月该是多么伤心啊?

还有后来,那妖孽差点就掐死了司徒汐月,那画面现在想来还有些后怕呢!

伤心绝望到了尽头,必定是死心了!

“汐月——”

迟雪云轻轻将司徒汐月的手拉过来,希望给她一点力量与安慰!

司徒汐月明白迟雪云的关心,轻轻摇了摇头,表示她没事。

收起自己的情绪,司徒汐月看了看牢里的众人。

这些都是自己关心的人,不能让大家有事。更何况,这件事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她,如果她先跟了蓝凤凰来,这会子会不会就不是这样了?

也不知道外面的情形,这么一大帮人来帮她,就是为了对众人负责,司徒汐月也只得自己振作起来!

“你们是不是都和妖孽交过手?”

众人不明白汐月为何问这个,但既然她问,就一定有她的道理。

或许,是想到了逃出去的办法?

迟雪云和青瑶同时点了点头,虽然是连妖孽的身都进不了,但怎么说也是交过手的。

司徒明月赌气的说着,“我根本就打不过他!”

要不是自己打不过妖孽,也不至于只能想到自杀这么个办法来!

“我的实力也不足已和他对抗……”连迟雪飞都垂头丧气的说着。

他的功力和妖孽比起来相差太多,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上的,恐怕也只有被打的份!

其实司徒汐月实在是很清楚,要论可以跟妖孽对抗的实力的话,除了她,这里再也没有其人有这个实力了。

司徒汐月现在顾不得那些儿女情长,现在唯一让她关心的就是如何将大家全都平安的带出去。

看着大家垂头丧气的模样,司徒汐月下定决心,一定要将大家全都带出去!

所以她只好强打起精神来,当大家的救世主!

“大家先别泄了气,虽然被关了起来,可是总归会有办法的!”

迟雪云看着神情坚定的司徒汐月,知道她或许有了些办法。

“既然这样,那我们就不能靠武力逃走了,我们要靠智慧!”

听了司徒汐月这个办法,倒是觉得极好,但是这就更需要缜密的谋划了。

“汐月妹妹,你说我们该怎么做呢?”

迟雪云认真的问着司徒汐月,现在只有她能将大家就出去了。

司徒汐月走到了牢房里的最外面,小心翼翼的看了看这幽暗的牢房,然后就又转身回去,坐了下来。

“云姐姐,青瑶,你们过来!”

司徒汐月将迟雪云和青瑶叫到身前,既然是要逃跑,那就必须细细谋划。

既然他们被送进了天牢,定然是有很多双眼睛盯着,难保不会隔墙有耳!

还是,小心为妙!

司徒汐月正在跟迟雪云和青瑶商量着,到底该如何逃跑,牢房的门却听见“咔嚓”一声被打了开来。

“有人来了!”

“嘘——”

司徒汐月将一根芊芊玉指放在嘴前,对着迟雪云和青瑶等人做了一个噤声了动作。

这档口谁会来?

众人警惕的看着牢房外,刚把他们刚起来,难道是这么快就来用刑折磨他们了?

当司徒汐月看到一抹青玉色衣衫的衣角时,就知道了来人是谁。

“将你们关在这里,看来你们在一起还挺舒坦的吗?”

这不正是秦玉书那祸害的声音吗!

这个时候,这祸害又来做什么?

明明可以当时死在妖孽的手下,结果他却突然跑了来救下了自己,还以为是他良心发现呢,没想到这斯倒是想了折磨她的法子!

真真是没安好心!

“你来干什么?”

司徒汐月机警的看着秦玉书,眼中充满了防备。

“哈哈哈,瞧你这话问的,我来大牢能干吗呀?这里可是天牢,看没看到那墙上的刑具,是不是得让你们全都尝尝那滋味?”

秦玉书环视了一下牢里的众人,极邪恶的笑了。

他就是要看看司徒汐月害怕的样子!

“你的目标不是我吗?放过其他人!”

司徒汐月看到秦玉书那种野兽见了食物的神色,顿时站出来,站在众人身前。

“哈哈,你这脾气还是那么硬啊!那就按你说的办!”

“来人呐!将那牢门打开,单独请汐月姑娘出来!”

秦玉书挥了挥手,那狱卒就来开了牢门。

“汐月,你别去!”迟雪云一下子拉住了司徒汐月,阻止她继续往外走。

本来迟雪云还觉得门外的男子将汐月从妖孽的手中救下来,会是个好人。没想到,他竟出了更馊的主意,要将她们关起来慢慢的折磨!

他可真真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现在他单独将司徒汐月叫出去,难道是要折磨她吗?

不行,当然不能让汐月自己去冒险!

“放心,没事的!”

司徒汐月拍了拍迟雪云按在她手臂上的手。

这祸害摆明是冲着自己来的,那肯定是去也的去,不去也的去!

干脆就出去,省的倒时候再连累了大家,大不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呗!

船到桥头自然直,我司徒汐月还能怕了他?!

秦玉书催促道,“快走吧!想要他们没事就快跟我来!”

其实秦玉书下令将司徒汐月单独请出来,就是为了好跟司徒汐月单独相处。

有些事情他不能让别人知道!

司徒汐月独自一人缓缓走出了牢房,腰板直直的,丝毫没有害怕了秦玉书的感觉。

待她走出了牢房,那狱卒又将牢门重重的关了起来,连同迟雪云等人的担心和忧虑一起关了起来。

秦玉书在前面走着,司徒汐月在他身后慢慢跟着。

他并没有对司徒汐月用刑,反而带着她慢慢出了牢房。

牢房外是一片漆黑的夜色,只有几颗星星闪着微光,连月亮都被云层遮住了大半。

这月黑风高的,他到底要干什么?为什么将我带出来?

当他们走到了牢房空旷的草地上时,秦玉书忽然停下了脚步。

司徒汐月警觉的看着秦玉书,却始终因为夜色看不真切他的神色,更不用说去猜测他的想法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