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9章师出同门?/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给你!”

秦玉书突然转过身来,扔给了司徒汐月一把剑。

“跟我打一场!”

看着秦玉书那挑衅的态度,仿佛他就一定能赢似的!

哼,竟然又来跟我比试,敢情救下了我就是为了这个?

不过也好,到省的担心大家会被他折磨了!

司徒汐月轻蔑的扔掉了秦玉书扔过了来的宝剑,看了一眼四周,随手捡起了一根掉在地上的细长树枝。

“对付你,只要一根树枝就可以收拾了你!”

司徒汐月在夜色下舞出一个剑花,立刻朝着秦玉书攻去!

“哈哈,你这话说的也太满了,那就试试吧!”

秦玉书闪身躲过了司徒汐月的攻击,一边还毫不在意的说着。

他来就是要试试司徒汐月的身手,上次在大殿之上的比试,虽然是他赢了,可是他也知道,司徒汐月并没有用尽全力的跟他打。

师傅那么器重你,我倒是要看看你何德何能!

对于师傅只传给她一个人“九问”,秦玉书心里始终是心存芥蒂,他可是连边儿都没摸到!

今天必须比赢了她,证明自己的实力远远在她之上!

竟然被一个后进师门的小丫头超过去了,秦玉书可是相当的不爽!

“看招!”

司徒汐月看到秦玉书那无所谓的态度,就很生气,上次输了可不代表她就打不过他!

被司徒汐月这么一提醒,秦玉书正色起来,一下子挡下了司徒汐月刺过来的剑招。

他只不过挡了一下,随即转身,长剑拨开司徒汐月刺过来的树枝,那长剑竟然像是会弯曲流转一样,竟顺着树枝曲曲长长的向着司徒汐月的手蔓延过来!

司徒汐月瞬间收手,树枝轻扬,一个飞身又将它握在了手中。

“还说要收拾我,现在怎的连树枝都拿不住?”

秦玉书轻蔑的说着,手上却丝毫没放弃任何一次进攻。

这瞬间,两人就过了不下十几次剑招,彼此都没有给对方喘息的机会!

司徒汐月并不在意秦玉书那刺激的话语,因为此时她还正在忙着躲避秦玉书刺过来的剑招。

虽然这开始的时候秦玉书稍稍占了上风,司徒汐月也不至于就输给他那么惨。

司徒汐月虽然吃了点亏,但是却在暗中偷偷观察着秦玉书的招式套路。

所谓,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她就是要观察出秦玉书招式套路中的突破口,这样才能一击即中,破了他的招式,让他输得心服口服!

“呵,才刚开始而已,你就说什么大话!受招吧——”

秦玉书一直用的招式虽然也是精良的套路,不过司徒汐月一下子就看出了路数,这种程度不过是雕虫小技!

司徒汐月抽出树枝,一下子“呯——”的一声敲在了秦玉书指向自己的剑上。

秦玉书只觉得虎口一震!

难道这才要认真比试了吗?哈哈,我秦玉书奉陪!

因为两个人只是单纯的在比试剑招,所以司徒汐月开始直接用更加精妙的剑法来教训秦玉书。

那一根枝条在她的手中,瞬间晃动出千变万化的姿态,精妙绝伦,简直是难以形容的美妙姿态!

师傅教的剑法都是精妙绝伦的剑法,刚才司徒汐月一直不敢用,就怕暴露了师门。

不过今天也一样,只要用一些师傅教的平常路数,教训这秦玉书就不成问题!

司徒汐月细长的枝条一阵挥舞,轻轻往前一送,竟然带动了一阵劲风狠狠抽向对面的秦玉书。

秦玉书只是接了剑招,却不曾躲得过这剑招带来的潜在威力硬生生吃了一记痛!

司徒汐月乘胜追击,手里的树枝连连打在秦玉书的身上!

接下来的一招一式中,秦玉书都只能被迫受招,完全不能再加进攻。

司徒汐月将那秦玉书教训的很惨,他看上去打的相当的狼狈。

“怎么?刚才还口出狂言,现在就连还手都不行了吗?”

可是,司徒汐月却在打斗的时候看的出来,秦玉书这是在刻意隐瞒自己的真正实力。

所以,才故意用话激他!

秦玉书虽然恶狠狠的瞪着司徒汐月,可还是没有透露出真正的实力。

只是承接着司徒汐月的剑法,不打算亮出实力,好像是害怕泄露了什么!

“苍生何辜!”

司徒汐月为了逼出秦玉书的真正实力,故意用了师门绝学里九问的其中一问。

她那剑法更为的精妙绝伦,本来是细弱的枝条,现在却呈现出了一些日月同辉的色彩,并且蕴含了极大的力量!

司徒汐月的剑招越舞越纯熟,其中蕴含着得以撼动天地的巨大力量!

这九问虽然没有连续用出,可是单单是用此一招,那力量也是巨大无比的。

如果连续用出整套剑法,恐怕那毁天灭地的力量会招来很多人!

这一下子,就将秦玉书所有的退路直接封锁了,退无可退,逼得他只能动用了真正的实力,来承接司徒汐月一波又一波的攻击。

“这招式好生眼熟!”

司徒汐月顿时震惊了,因为她发现秦玉书所用的招数居然跟她学的一模一样!

虽然秦玉书不会这“九问”,但是师傅教的其他招式也可以化解和抵挡住来势汹汹的攻击。

况且,若是同一师门的话,招式路数上面总会有些相似点的。

这秦玉书怎么会木先生教的招数?

而跟自己对招的秦玉书,这一招一式不正好都是得了师傅的真传?

难道,这秦玉书和自己竟然是师出同门吗?

他到底是何来历?

一系列的问题,瞬间紧紧缠绕住了司徒汐月。

竟然想不到结果,不如直接逼他说出来!

司徒汐月顿时用树枝挽出一个剑花,直指秦玉书的咽喉。

“说!你跟木先生是什么关系?”

对于司徒汐月突然而来的逼问,秦玉书在听到“木先生”三个字的时候,明显身子一震。

该死,还是让她给发现了!

但是,他却趁着夜色瞬间掩饰掉了自己眼中的慌乱。

不过秦玉书对于司徒汐月的逼问,却决定装傻充愣的混过去。

“你在说什么?木先生是谁?我根本就不知道啊!”

他这样说,司徒汐月当然不会相信!

想跟我打哈哈,那你倒是掩饰的再好点!

虽然秦玉书掩饰得很好,不过司徒汐月还是敏锐的发现了他刚才那一刹那的惊慌。

还有那剑法,是只有木先生的门徒才会的,这他要怎么解释?

司徒汐月将手中的树枝有往前送了些,那秦玉书的脖子上立刻被树枝顶着,随时都有直接插进去,结束了他的生命的危险!

殊不知,这无害的枝条,也能立刻要了人性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