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6章密道/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刚才明显的看到自己和妖孽在一起,蓝凤凰吃醋了,很有可能把自己当做了介入他们之间的第三者!

这可怎么好?

自己先前还保证对妖孽没了感情,她才帮他们逃跑的,虽然逃跑没成功吧!

但是刚才那一幕,她会不会以为自己骗了她?

想到这,司徒汐月撇了撇嘴。

再一想,刚才的妖孽也很奇怪,怎么突然这么对待自己呀?

他不是失忆了吗?不是不记得自己了吗?

可是刚才那熟悉的关切语气,她怎么又会听到了妖孽的声音呢?

如果换做是从前的司徒汐月,她一定会立刻跑上去问问妖孽。可是现在的她不会了,他已经死心了不是吗?

可是,现下这气氛倒是真的有些奇怪!

赌气跑走的蓝凤凰,外加看了一眼蓝凤凰跑走的背影之后就一直盯着自己的妖孽,让司徒汐月怎么待着都不得劲儿。

这气氛,不是一般的尴尬呀!

司徒汐月正琢磨着要怎么打破僵局,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就溜出去呢,妖孽却忽然一步一步的走过来了。

随着妖孽越来越近的身影,司徒汐月倒有些紧张。

他难道是又想做那事?还是发现了自己冒充云姐姐,想要惩罚我?

“你,你别过来!”

司徒汐月觉得自己的声音都有些发抖,只能更加的镇定自己,总不能在气势上就输给了他!

妖孽却不听司徒汐月的话,仍然向她靠近。

他现在真想将她拥入怀中,好好地享受一下她才能带给他的温暖!

“汐月,我已经,已经——”

妖孽激动地话都快说不完整了,他多想立刻告诉她,他记得她了!记得了!

这个病痛折磨了他折磨久,连他最爱的女子都差点彻底的忘记了,他好不容易才想起来,多想立刻就告诉司徒汐月这个好消息!

司徒汐月也看出了妖孽有话要说的样子,而且好像还很是激动,便没有阻挡,想要听他将话说下去。

正在这时,宫殿的大门却“哐”的一声,被人推开来了!

没想到这个时候,秦玉书居然忽然闯了进来!

妖孽那未说出口的半句话,只得压了下去!

该死的,怎么这个时候来?

妖孽不知道在心里骂了多少遍秦玉书,恨不得把他八辈祖宗都请出来,挨个问候了一遍!

可是,表面上妖孽却在他闯进来的一刹那,将自己激动地情绪全都掩藏好了。

“这个时候秦爱卿怎么来了?这良辰美景,不是坏了我的好事?”

妖孽语气中有丝慵懒,还有些对于秦玉书此时进来的不满。

“少城主,臣有非常重要的事要禀报!”秦玉书倒也答得不卑不亢。

他也是听到了司徒汐月的声音才闯了进来,他还纳闷呢,这安排的明明是那迟雪云,怎的到了晚上这房间里却传出了司徒汐月的声音?

所以,他立刻闯了进来一探究竟!

妖孽看着眼前的秦玉书,只得暂时将告诉司徒汐月自己记得她的事情作罢。

这件事情当然不能让那秦玉书知道!

只是可惜了这样的机会,他多想第一时间跟她分享他的喜悦!

“好吧!既然是要事,那便先去听一听吧!”

妖孽不顾司徒汐月,直接走下了台阶,来到了秦玉书的面前,他倒是要看看这秦玉书又想干什么?

秦玉书立刻转过身,快步走出了妖孽的宫殿。妖孽便也跟着那秦玉书去了御书房。

妖孽和秦玉书都走了,留下了司徒汐月仍站在原地。

“呼——”

等他们都走远了,司徒汐月才重重舒出了一口气。

刚才的气氛压的她都快喘不过来气了,又要防备着妖孽,又要想办法逃走,真让她瞬间头都大了一圈!

刚才秦玉书忽然闯进来也牢实吓了她一跳,本该是云姐姐来侍寝,结果司徒汐月却冒充她进来了,想来这么下作的主意应该就是他出的,他会不会报复自己呢?

不过,他解了自己的围倒也是真的!

司徒汐月摇摇头,不再去想那许多。

不趁着这机会逃跑,更待何时啊?

司徒汐月立刻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地上,没有了那蟑螂了,她这才快步逃也似的走出了妖孽的宫殿。

想到那蟑螂她还心有余悸!

她好奇妖孽屋子里怎么会有一个密道,也好奇他下去做什么了?

而她又不能立刻下去一探究竟,只能趴在密道门口仔细的听着,想要找到点蛛丝马迹。

正当她为什么声音也听不到时懊恼的坐起了身来的时候,无意中却扫到了床下的台阶上竟然向着她慢慢的爬过来了一只蟑螂,吓得她大声惊叫了起来!

这一叫,果然就将那妖孽喊了上来!

司徒汐月后悔自己失声惊叫的时候,人已经慢慢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汐月,你没事吧?他没有把你怎么样吧?”

看到司徒汐月回来了,迟雪云立刻站起来跑到了司徒汐月的身边,伸手掺住她。

司徒汐月这样愣愣出神想事情的表情,此刻在迟雪云看来倒像是被妖孽欺负了的受惊表情,一时更加担心了。

“我就说你不要去吧!是不是那妖孽欺负你了?走,我给你报仇去!”

迟雪云立刻向着门外走,一副要替司徒汐月报仇的气愤面容。

司徒汐月这才回了神来,一把抓住了要往门外走的迟雪云。

“云姐姐,你别去!我没事!”

听到司徒汐月这么说,迟雪云一副犹疑的目光看着她,刚刚她的表情可不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的样子啊!

注意到了迟雪云的表情,司徒汐月探出门去,左右看了看没有人,随手就把大门关了起来,然后拉着迟雪云坐了下来。

“云姐姐,我替你去侍寝,那妖孽到没有把我怎么样,进来就要点住我的昏睡穴,我就装作被他点了穴,偷偷观察他,结果你猜我发现了什么?”

司徒汐月这时候竟然还卖起了关子,迟雪云果然竖着耳朵仔细倾听。

“什么?”

迟雪云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让司徒汐月这么小心翼翼说的会是什么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